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来日方长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冬儿这么问,周青正要开口,却看到周文拍着冬儿的小脑袋道:“小孩子家不要打听那么多,等你长大了,娶了夫人你就明白了。”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再等几年你就明白了,不要可是了。”牛二一句话结束了冬儿的所有问题。

    冬儿没有再问下去,既然他们都说了,等长大了什么都明白了,那就等长大了再知道也不迟,反正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姐夫去说服爹爹,让他同意冬儿用八缸墨水练习书法。

    周青留大家吃个晚饭再走,可大家都推脱说有事情。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并不是有事情,而是不好意思留在梦府用晚饭。

    毕竟周青来到梦府还是客人,如果贸然将他们全部都留下吃晚饭,也不知道梦老爷究竟会怎么想。万一人家要是不高兴起来,那周青岂不又要遭殃了?

    周青也理解兄弟们的苦心,既然不吃也就算了,反正来日方长,聚的机会多的是。

    送走了周文两兄弟,牛二也回了家,他反正住在牛家庄也没有多远,便走了回去。

    本来周青想和初夏好好聊聊呢但是被冬儿给打断了。

    “姐夫,爹不同意我用水缸练习书法,请您去说服一下他可以吗?”

    周青摇摇头:“我可不去,万一爹要是发脾气,那还不把我吃了才怪。”

    “不会的不会的,你忘了你给爹开的药方吗?他现在不敢生气了。”

    周青思忖片刻,想着还是不妥,他可是记得白天的时候听梦老爷说过的话,什么是不是你姐夫怂恿的?怂恿这个词儿用起来也太难听了些。

    所以今天是无论如何不能再摸老虎屁股了,冬儿如果非要让他去的话,那只好推到明天了,明天不行再推到后天,反正只有这样推下去了。

    毕竟不是在周家,如果在周家的话,别说八大缸墨水了,就是八十缸墨水,周青也会给他办到的。

    但是现在不同了,这是在梦府,周青说出去的话,那还不如别人放一个屁有分量呢。

    再说了,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周青可不想去趟这个地雷。

    想到这里,只见周青对着冬儿说道:“冬儿乖,明天姐夫再去给你求情,今日你已经提过,现在爹爹肯定还在气头上,你让姐夫现在去,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初夏非常肯定的说道:“求情也是白求情,爹爹是不会同意的。”

    听到初夏这么说,周青心想,看来还是这个大女儿比较了解梦老爷的脾气。

    “不会的姐姐,今天若是姐夫去,肯定会说服爹爹的。”冬儿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初夏笑着说道:“那好啊,咱们打个赌,今天天色已经晚了,再说你已经求过爹爹了。明天吧,明天让你姐夫去,若是冬儿输了,以后就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等什么时候去周府了,让你姐夫给你准备。”

    周青点点头,保证的说道:“没错,你姐姐说的很对,冬儿什么时候去姐夫那里?姐夫给你准备八大缸墨水。”

    这句话说到冬儿的心坎儿里去了,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姐姐、姐夫什么时候回家?

    本来一开始他还舍不得姐姐和姐夫离开,但是听到姐姐、姐夫这样打包票的说道,冬儿迫不及待的等他们回家,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周府小住几日,最重要的是可以用八大缸墨水练习书法。

    这小孩子的如意算盘,打的就是简单,周青这么想着。

    吃完饭三个人各自回了屋,今天晚上梦夫人没有和初夏一起睡,周青便和初夏回到了她的闺房。

    本来冬儿还想让周青陪他一起睡,但是想想姐姐今天特别不高兴,冬儿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正所谓床头打架床尾和,这夫妻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周青和初夏亦是如此。

    俩人脱去衣服,爬到了床上,周青揽着初夏的腰,附在她耳边,喃喃地说着情话。

    “夫人你还讨厌为夫吗?”

    “妾身什么时候讨厌过夫君?”

    “没有就好,为夫特别害怕失去夫人。”

    “夫君这一天去了哪里,怎么到处找不到夫君呢?”

    “哦,为夫就是四处走走,这不是听说牛家庄有周家的产业吗?便去看了看,是一个很小很小的药铺。”

    “对了,为夫答应掌柜的,明日要过去帮两天忙,顺便要研究一款新的产品。”

    听到周青又要研究出新的产品,初夏忙贴近他的脸庞问道:“夫君又有了什么新的发明?”

    周青神秘的一笑,轻轻地亲了初夏一口。

    “这件事现在还只是个想法,告诉夫人,夫人也不会理解的太多,不如等作出了实际的东西,再让夫人明白也不迟。”

    “也好,反正今儿晚上也没事,不如夫君给妾身讲一讲未来的事情吧,妾身有些好奇。”

    听到出现这么说,周青撅着嘴,不解的看着初夏。

    “怎么了夫君?妾身脸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脸上没有,只是心上。谁说今儿晚上没有事情,今儿晚上忙得很那。”

    初夏比较单纯,没有听出周青的言外之意,便问到究竟是什么事情?

    周青坏坏一笑,便趴在了初夏的身上,对着初夏小声说道:“当然是“国家大事”了。”

    “你坏,夫君。”

    “哪里坏?”

    ……

    天亮的时候,周青穿好了衣服,初夏还熟睡在梦中。

    周青上前轻轻吻了吻她,然后便要出门。

    “夫君,你要去哪里?”

    初夏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看到周青要离去,忙问道他去哪里?

    周青告诉初夏,今天要去药铺帮忙。

    初夏让周青吃了饭再走不迟,可周青说天色已经不早了,今天早上起的有些晚,他到路上买些吃的吧。

    初夏点点头,没有再说些什么,而是嘱咐周青路上注意安全。

    刚出大门,便看到秋霜也走了出来。

    周青向他打声招呼,却没有得到回应,感觉挺尴尬的。

    这姑娘哪里都好,就是这脾气,还有这个性格,让人说不出的反感。

    不过还好啊,这几天遇到她的次数比较少,今天也不知走的什么“狗屎运”,竟然一出门就能遇上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