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如实相告
    冬儿很听话的要学习,他不怕苦不怕累,就怕周青不好好教他。

    周青坐下给冬儿讲了一个故事,就是当年王献之学习书法的故事,让冬儿很受鼓舞。

    所有事情,只要有人按照这个方法做了,到最后成了,那就有迹可循,那就可以有机会成功。

    毕竟第一个尝试的才是最没底气的那个,一旦成功了,办法可行,那么后来模仿的人会层出不穷,但是能坚持到最后的却没有几个。

    要不然中华几千年,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超过二王的书法,这其中只能说明,懒惰便是人们成功路上的荆棘。

    坚持就是胜利,这话谁都能说出口,但是能做到的,却寥寥无几。

    除了要凭借一腔热血沸腾,还要有坚持不懈勇敢上进的心。

    冬儿有这个上进心,也具备成为书法家的天分,只是需要时间勤加练习,将来成就定不会低于任何人。

    “姐夫,冬儿已经做好了准备,这就去恳求父亲,让他也给冬儿准备八大缸墨水,争取早日练得书法精髓。”

    说完,冬儿跑了出去,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成功了,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毅力,着实让周青有些汗颜。

    “呼啦啦。”

    “呼啦啦。”

    周青倒了两杯茶水,伸手递给初夏一杯。

    “夫人,天热儿,多喝点儿水。”

    “嗯,谢谢夫君。”

    周青一口干了那杯茶水,却发现初夏端着茶杯,正在发呆。

    “夫人,想什么呢?”

    初夏放下手中茶杯,起身将屋门关了住。

    周青心里多少已经明白一些初夏的想法,她这是对周青的身份起了疑心。

    还记得那晚坐在荷塘边,周青向初夏讲了自己的来历,本以为她听了进去,谁知道她却当做顽笑。

    今天的四个大字让他彻底信服,周青所讲的一切都是真话,他真的不是周三公子。

    不,只能说他的灵魂已经不是周三公子,因为这副身躯,还是和周三公子一模一样的。

    “夫人,你坐下,听为夫将实情告诉你。”周青紧拽着初夏的手,心里有些紧张起来。

    他在害怕,他害怕初夏不能接受他的身份,更害怕从此就要失去夫人。

    初夏坐了下来,平静的问道:“夫君,你真的不是周三公子?”

    周青点点头,道:“你终于相信了,那晚在荷塘边,为夫已经讲的很明白,本以为你已经相信了,却没有想到你只是当做顽笑话而已。”

    初夏紧攥着周青的手,道:“那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成为周三公子,真正的周三公子又去了哪里?”

    看到初夏紧张的样子,周青便缓缓道来:“夫人,这件事儿说出来恐怕你不会相信。为夫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大唐相隔了一千多年。本来为夫是个游手好闲的富家少爷,却因为一场流星雨,因缘巧合的来到了唐朝。真正的周三公子为夫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更加不明白这穿越怎么就在为夫身上发生了。”

    周青一脸无辜的说着,这事儿真的不怨他,要不是那场流星雨,或许灯红酒绿,花前月下,才是他一生的归宿。

    如今倒好,一场流星雨,让他成为了悲催的穿越者,欲哭无泪便是他此时此刻真正的心情。

    “夫人,为夫恳求你,不要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包括爹娘和岳父岳母,因为为夫不想让他们伤心难过。”周青内心五味杂陈,翻江倒海不是滋味。

    “那你为何要告诉妾身,你明白吗?妾身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和夫君相处,夫君是未来人,这是一件多么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初夏有些迷茫,忽然间她不知要如何面对周青了。

    初夏陪伴周三公子已经两年了,嫁夫随夫的观念已经深入她的潜意识。如今周青告诉她,眼前陪伴的夫君竟然是来自一千多年后,这让初夏如何能接受的了。

    本来以为大病初愈的周青还是有些痴傻,没想到他的那些痴傻疯话,全都是发自未来人的心声。

    周青紧紧拉着初夏的手,看着她脸上复杂而又不知所措的表情。

    “夏,不要离开我好吗?”周青一把抱住初夏,眼泪在眼角打着转转。

    “夫君,妾身真正喜欢的人是大病初愈后的周三公子,只是暂时难以接受这件荒唐事情罢了。”

    “夏,为夫还是周三公子,除了有未来人的思维,其它的什么都没有变。”

    可是不管周青怎么说,初夏就是迈不过去这道坎儿。

    封建制度,女人深受三从四德的迫害。在初夏心里,充满了很深很深的自责,就好像自己不遵守妇道、移情别恋一样的感觉。

    但是仔细想一下,周青还是周青,只是灵魂变了而已。

    但是初夏的心里却不这么认为,她的内心充满着不安,虽然是同一个人,但是会让她觉得同时和两个男人在过日子。

    好吧,周青也知道穿越这事儿很荒唐,他可以给初夏时间去消化,让她心甘情愿的接受现实,接受来自未来的周青。

    现在就让初夏静一静,谁都不要打扰她。

    “夫人,为夫去看看冬儿,你要累了,就先回屋休息一下。”周青心里也不是滋味。

    好端端的,教冬儿学什么书法,这下好了,小舅子算是巴结了,却又和夫人产生了隔阂。

    周青打开屋门走了出去,低着头不想言语,忽然间觉得生活失去了色彩,日子变得有些乏味。

    “爹,你就给冬儿弄八大缸墨水吧,冬儿要和姐夫一样,写出一手好字来。”冬儿此时此刻正在恳求梦老爷,不时的撒个娇,谁让他还小呢?

    “不行,这么做成何体统?这件事情是你姐夫怂恿你的吗?”梦老爷看上去有些生气,却不敢发太大的火气,毕竟他还想按药方治好自己身上的顽疾。

    周青躲在门旁,他不敢进去,生怕里头父子俩的战火蔓延到他的身上。

    周青心情坏透了,索性转身离开了是非之地。

    沉默着走了不知有多遥远,抬起头蓦然间才发现,眼前正是初夏的闺房,昨日周青养病的地方。

    伸出手轻轻的将门打开,屋内空无一人。

    初夏还没回来,或许还在冬儿的房间发呆。

    周青脱下鞋子,爬到了床上去,万念俱灰的睡了起来。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