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孺子可教也
    ,精彩小说免费!

    周青和初夏向冬儿房间走去,他们各走各的,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走了几步,周青看到梦夫人进了房间,便伸手拉着初夏,俩人十指紧扣,开心的说笑着。

    这样做可不是拘谨,自家夫人没必要拘谨。只不过在封建制度的约束下,在别人的屋檐下,尽量不去落下轻浮的话柄。

    在唐朝,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拉拉扯扯那可是有伤风化。

    即便是牵个手,说两句肉麻话,那也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在别处周青可以不去顾忌,但是在梦府,岳父岳母家,必须时时刻刻遵守大唐礼仪。

    来的时候周母把该交代的交代了,把不该交代的也交代了,毕竟周青这是第一次去丈人家做客。

    什么床上夫妇床下君子,听的周青面红耳赤。

    不过他都记在心里了,孺子可教也,周青是个可塑性很强的人。

    别看来到唐朝的时间不足半年,可是学到的知识,那可是比大学四年还要多。

    当然,此多非彼多,主要是规矩礼仪什么学的多。周青这辈子要是还能有幸回到现代,那妥妥的可以去清华北大当个教授。中文系、历史系都可以,在怎么说他也是混过大唐的人了。

    “冬儿,姐夫来了。”周青声到人未到。

    冬儿早已研好墨汁,准备好文房四宝,静候周青大驾光临。

    “姐姐,你怎么也来了?”

    “嗯,还不是担心冬儿又闹脾气,姐姐只好跟着来了。”

    听到初夏这么说,冬儿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道:“冬儿怎么会发脾气呢?”

    这话说出口,他自己都觉得心虚。

    初夏指着冬儿,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冬儿只管笑笑来敷衍姐姐的指责。

    周青走到宣纸前,拿起毛笔,轻轻沾了墨汁,道:“冬儿看好了,姐夫只给你演示一遍,你要留意姐夫手指和腕关节的活动,看好哪里需要用轻笔,哪里需要下重笔。”

    “嗯嗯,冬儿准备好了。”

    初夏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冬儿则把眼睛瞪得很大,连眨眼也不敢多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

    周青用笔尖在砚台上点去多余墨汁,便写下四个大字:“我爱我家。”

    “我爱我家。”冬儿念了出来。

    周青对着字迹轻轻吹了吹,墨迹很快便干了,只见他拿起这张宣纸,放在眼前看了又看,满意的点了点头。

    周青不是自恋,不过这次写下的繁体楷书,字迹工整清晰,就像是临摹书法家的字体一般,字体漂亮的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竟然是他刚刚写下的。

    “哇,姐夫,你这字写的简直棒极了,冬儿啥时候才能跟姐夫一样,写出这么漂亮的字呢?”小冬儿一脸的期许。

    周青放下宣纸,摸着他的小脑袋说道:“只要冬儿肯学,姐夫保证,不出三个月,冬儿的书法定会直追二王。”

    吹,牛皮都被周青给吹上天了,那二王也是谁都能追的?

    “真的吗?太好了,冬儿一定听姐夫的话,好好练习书法。”冬儿拍着小手,一脸的幸福。

    周青还是很有信心的,听闻二王之一王献之,从小便跟随父亲王羲之学习书法,却不得书法之精髓。

    那一日,王献之灰心丧气的来到了父亲书房,询问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把书法写成父亲这般样子,却见王羲之摇了摇头。

    这练书法除了讲究天分,还要讲究火候,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必须要忍常人不能忍,做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王献之听闻父亲所言,深受启发,下定决心要超越父亲当年的书法。

    从此,院子里多了八大缸墨水,王献之日日夜夜练习着书法的精髓。

    不过这个故事对周青也有启发,他忽然觉得可以用此法让冬儿一试,说不定将来冬儿的书法也会名扬天下。

    天分这东西不是人人都有的,比如王羲之,此人虽然没有他儿子下的功夫大,但是人家的书法那绝对是旷世第一。

    再比如说周青,虽说受过高师指点书法精髓,却也随随便便就能写出一手好字,他更加没有下多大功夫。

    倒是这冬儿,自幼喜欢书法,梦老爷又是夫子,从小到大练了不知多少字,可就是字迹平平。

    初夏拿着宣纸,仔细端详着每一个字体。她从小也酷爱书法,只是身为女子,便没有过多深究书法的精髓。

    “夫君,你何时学的书法,妾身虽然没有过多学习过,却也能看的出夫君写的不俗,好似有十几年苦练一般。”

    初夏有些惊讶,周青才十六岁,初夏嫁给他也有两年多。即便周青幼年不是痴傻之人,那也不可能写出如此工整清晰又完美的字体来。

    初夏看着周青的眼神儿有些奇怪,心想着前些日子周青的那句顽话,竟是真的不成,他真的不是周三公子吗?

    周青察觉到初夏眼神儿的异样,猜出了他心中所想,却没有过多解释什么,而是相视一笑。

    “姐,你不知道姐夫这么厉害吗?”冬儿耸拉着小脑袋,看着初夏不解的问道。

    初夏为了不让冬儿生疑,便说道:“知道,姐姐怎么会不知道呢!”

    “那你还问姐夫做什么?你刚才的语气里分明透露着不知道。”冬儿继续说道。

    这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这孩子哪哪都好,就是成天跟个十万个为什么似的,问个没完没了。

    初夏猛然不知该如何回答冬儿,支支吾吾的正在想着该找个什么理由让他信服。

    周青看出了初夏的惆怅,忙解围道:“冬儿,你姐故意考姐夫呢,看看姐夫的记忆怎么样。”

    小孩子嘛,虽说从小要教他做人诚实,不可以撒谎骗人。但是对于十万个为什么的小孩儿,偶尔还得采取些战略骗一骗。

    比如就跟周青刚才的那句话一样,善意的谎言既可以解围,又可以了结一个尴尬话题,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啊,姐夫你快说说,冬儿该怎么学习书法?”

    听到冬儿这么问,周青装出大文豪的样子道:“俗语有云: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冬儿要想学好书法,必须牢记一个字。”

    “勤?”冬儿悟性还算不错,张口便说出了周青要讲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