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不要害羞
    ,精彩小说免费!

    梦老爷听到周青这么说,便笑了笑,张嘴咬了下去。

    周青嘴里的酸水流了出来,虽说冰糖葫芦用糖浆裹了之后就成甜的了,但是周青的脑海里老是有挥之不去的酸味儿。

    这应该就是和他之前吃山楂果有关,望楂止渴(正确成语是望梅止渴,不去诱导各位犯错。)就是这么来的。

    冬儿两手托着下巴,眨着眼睛看着梦老爷的变化。这次他突然发现了不一样,梦老爷并没有和上次周青吃山楂果的表情相同。

    周青拿起一根冰糖葫芦递给冬儿,让他不要再盯着梦老爷流口水了。

    冬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了笑说道:“姐夫,如此珍贵的药材,冬儿看看就行,还是不吃了。”

    周青白了他一眼,心想着臭小子学会装蒜了,明明一副恨不得全吃了的模样,非得装出孝顺的假象。

    “得了,吃吧,看你哈喇子都流地上了。”周青说着,将糖葫芦塞到了冬儿手里。

    冬儿仍就有些不好意思,只是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风干的糖浆。

    “好甜啊!”

    梦老爷这会儿已经吃完了一根,胡子上沾满了糖渣。

    “确实是甜,不过又有些酸,如此中和之后酸酸甜甜,真是好吃极了。”

    梦老爷夸赞着冰糖葫芦,看着冬儿舍不得吃的样子,便说道:“吃吧孩子,吃完让你姐夫再做些。”

    好家伙,还要做,周青想起来围着火炉熬制糖浆的过程,就觉得浑身难受。

    这梦老爷要是吃上瘾,那还不把周青热死才怪。就这天气,出门五分钟,流汗两小时。

    虽说大冰块儿可以降温,却经不住梦夫人的勤俭节约,看着铜钱哗啦啦的送给冰窖的人,她早就心疼的要命。

    冬儿终于下了决心咬上一口,只看他那表情,妥妥的享受。

    “太好吃了,从来没有吃过这般酸甜可口的药。”

    听到冬儿这么说,周青讲解道:“这冰糖葫芦算不得药,在我们那里满大街都是卖这个的,特别是到了夏季的夜晚,吃上一串冰糖葫芦,既开胃又解暑,棒极了!”

    周青沉浸在现代生活中,回忆着夏季小吃街的点点滴滴。

    虽然嘴里在讲冰糖葫芦,却忍不住想到了麻辣烫,酸梅汤,十元小火锅。。。。

    ……

    周青微闭双眼,神游在回忆的长河中,想着想着,突然觉得现代的日子过得太爽了。

    如今,却在唐朝,美食稀缺不说,就连烂大街的零食都难以吃到。

    想到这里,不觉叹了一口气,想家的滋味儿油然而生。

    听到周青叹气,梦老爷关心的问道:“贤婿为何叹气?”

    周青回过神儿,伤感的说道:“没事儿,没事儿,就是想的有些远了。”

    冬儿吃完了手中的糖葫芦,舔着手指夸赞着好吃。

    “姐夫,你说周家庄的糖葫芦满大街都是?”

    周青刚才的话,冬儿全听耳朵里了。以至于让他误会了周青所说在他家那里,满大街都是卖冰糖葫芦的。

    周青无语的看了冬儿一眼,本想解释,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后果,若是堂而皇之说他家在现代,遥远的二十一世纪,那指定又被当做神经病或傻小子看待了。

    想到这里,周青只好撒谎道:“没错,等姐夫回去,满大街都会有冰糖葫芦卖的。”

    既然冰糖葫芦既好吃又能治病,为何不将他发明出来,让大唐的人民提前几百年享受冰糖葫芦的美味。

    正在想着,却听到冬儿兴奋的拍手道:“下次冬儿去给姐夫送粟米皮的时候,姐夫一定要带冬儿吃好吃的。”

    周青微微一笑,答了声好的。

    黄连熬制好后,周青将剩余糖浆倒进了苦涩的黄连里头,这样喝起来苦中带甜,竟然有股咖啡的味道。

    周青告诉梦老爷每日服用的剂量,梦老爷怕记不住,便让冬儿写在了纸上。

    “姐夫,你是不是可以教冬儿学习书法了?”冬儿用祈求的眼神儿看着周青。

    周青这次可不想伤了冬儿的心,忙应承道:“教,现在就去教冬儿。”

    冬儿高兴的站在周青面前,道:“好嘞,冬儿先走一步,去给姐夫把墨研好。”

    周青笑笑,冬儿兴致勃勃的跑了出去。

    周青拜别岳父,慢悠悠的走出了前厅。

    “夫君,你要去哪里?”刚走出门,迎面碰到了初夏。

    初夏挽着梦夫人的胳膊,母女俩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

    “给岳母请安。”

    不管什么时候,礼仪千万不能失的,周母来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就怕周青失了礼仪,到时候人家嫌弃起来,那才是无须有的罪名。

    梦夫人略带责罚的说道:“子青啊,娘不是都说过了,在府上随意一些,不用这班拘谨。以后见面不许再行礼了,要不然娘可就生气了。”

    一听这话,周青正心情大好,他正巴不得岳母这么说呢。

    每天这么请安那么告别的,跟古装剧里的宫廷戏一样,周青简直受够了。

    “听岳母的话,子青尽量省掉繁琐的礼仪。”周青作揖说道。

    “好,听话就好。”梦夫人笑着说道。

    “夫人,我正要去教冬儿学习书法,你就好好陪陪岳母。”

    “好!夫君,冬儿这小鬼不生你气了是吧?”

    周青点点头,道:“早就不生气了,这孩子上进心强,早上是我怠慢他了。”

    周青和初夏站在门口你一句我一句聊着,梦母喜上眉梢,这女婿她是越看越欢喜。

    “得得得,老身再不走就碍眼了,你们去教冬儿学习书法吧,娘去让你爹陪着唠会嗑儿。”

    听到梦夫人这么说,初夏红着脸,晃着梦夫人的胳膊:“娘,你说什么呢,怎么就碍眼了?”

    梦夫人笑笑,看着女儿说道:“快去吧,嫁人两年了,还这么脸皮儿薄。”

    “娘。”初夏低着头,越发不好意思起来。

    “夫人,娘说的很对,走吧,咱们去教冬儿学习书法,不要让他等急了。”

    周青说着,便作揖告辞道:“孩儿带初夏去了。”

    “去吧去吧,除了教那个小的学书法之外,子青也教教初夏,嫁人两年了还是这般羞涩,秋霜比她小都没有像她这个样子。”梦夫人眼睛里流露出慈祥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