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中暑后
    牛二身为周青的左膀右臂,自然对周青很是关心。

    自从周青住进了梦府,牛家就没有消停过,有事儿没事儿就爱串个门儿,打听点儿周青的小道消息。

    这都是牛二交代他家里人做的,为的是保证周青的人身安全。

    毕竟周家和梦家结过梁子,牛二生怕周青遇到什么不利。

    作为千里马的牛二,自从被周青这个伯乐发掘之后,那是铁了心的要效忠于他,这种知遇之恩可不是谁都能遇到的。

    何况牛二之前只是一个寻花问柳,没事儿就调戏良家妇女的小混混。

    这样的人周青都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可以看出周青是如何包容和大度。

    同样,真心换真心,四两得千金。周青对他赏识有加,牛二自会肝脑涂地的帮助周青,顾全周青的安危。

    当牛家发现梦府异常后,试图走进梦府一探究竟,却被梦老爷请了出来。

    好像说什么身体不适,不能见客,但是对于梦府这种消费水平的家庭,他是不可能用的上昂贵的冰块儿的。

    这让牛家人多了个心眼儿,很快便通知了牛二。

    牛二得到消息后吃了一惊,他第一直觉就是周青出了事情。

    可是,牛二毕竟作为周青的手下,不能贸然闯进梦府一探究竟,生怕扰了周青和梦家的关系。

    “文哥武哥,老板出事儿了。”牛二深夜拜访周文两兄弟。

    两兄弟一听这话,惊的忙问缘由。

    牛二细细讲起了梦府这两日的异常,以及他自己的推测,听得两兄弟连连点头。

    “你说的没错,大哥可能真的出事情了。以他的脾气,住进梦府两三日不见出门,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周文分析着说道。

    没错,周青自由散漫惯了,从来不会受到任何约束,一向是天高任鸟飞的性格,他这帮兄弟都懂。

    要让他待在梦府两三日不出门,可能性几乎很小。

    “明天一早我去梦府一趟,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周武有些不安的说道。

    牛二摇摇头,道:“要是容易进去,小弟就不来找你们商量办法了。”

    “什么?你是说梦府不让进人?”周文惊讶的问道。

    “是的,自从昨日内人去看过后,梦家便大门紧闭,学堂也放了假,门口挂着牌子,写的是谢绝所有来客。”牛二无奈的说着。

    “这可怎么办?梦府总不能就这样隐瞒咱们大家伙儿吧。”周文在地上来回踱着步,心中很是不安。

    “是啊,如果我们强行闯进梦府,定会给梦家留下一个非常不好的印象,到时候大哥这个女婿更不好做了。”周武犯愁的说道。

    三人陷入了沉思,却没有太好的办法,最后只得商议着请个大夫,明日一早便去梦府一探究竟。

    深夜,初夏趴在床边,泪流满面的看着周青,嘴里还喃喃自语着。

    “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吓了初夏一跳,当他看到周青缓缓睁开双眼的时候,激动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咳咳,夫人,你轻点儿,为夫快上不来气儿了。”周青咳嗽着,有气无力的喊道。

    初夏忙放开周青,害怕的问道:“妾身一时高兴,没有压坏夫君吧?”

    “说的哪里话,为夫又不是纸糊的。”

    听到周青开玩笑的话,初夏将冰凉的玉指放在了周青的额头上,点点头道:“夫君终于退热了,已经昏迷一天一夜,真是吓死妾身了。”

    “什么?昏迷了一天一夜?”周青惊呼,心想着周三公子的身体也太差劲儿了。

    想当初周青三伏天儿的去军训,那可是太阳底下一站就是一整天,也没有像这般晕倒过去。

    如今倒好,换了副身躯,这点儿炎热就把他打倒了,最丢人的是竟然昏迷了一天一夜。

    这要传出去,别人又该说他是纸糊的了,之前周雄总是话里有话的讥讽着周青孱弱的身体。

    “夫君,你总算醒过来了,吓死妾身了都要。”初夏握着周青的手,流着眼泪的说道。

    周青使出浑身力气坐了起来,斜着身子倚在床边,他虚弱的很。

    可是看到初夏伤心难过的样子,他只好故作没事儿的样子。

    伸手拭去初夏脸庞的泪水,看着她越发清瘦的面庞,心中不觉一阵酸楚。

    心想着自己真该死,又让夫人跟着伤心了。

    “没事儿了夫人,乖,不要难过了。只是中暑而已,不碍事的。”周青用干裂的嘴唇说道,脸上还抹着一丝笑容。

    听到周青这么说,初夏点点头,站起身倒了一杯白水端了过来。

    “夫君,大夫说你要多喝些水。”

    周青摇摇头,道:“为夫不渴,等天亮了麻烦夫人将水里放些青盐进去,为夫要喝盐水。”

    “盐水?夫君莫不是又伤了脑袋,怎么会喜欢喝些咸水呢?”初夏不解的问道。

    “夫人不懂,那日为夫伤了热,出了不少汗,若是醒来就喝这白水,很容易再次昏迷的。”周青解释着。

    “喝盐水就没事儿了吗夫君?”初夏仍然不解的追问着。

    “嗯,是的夫人,这是常识。这个原理呢现在给你讲你也很难明白。但是你只需知道,天越热,我们越不能喝太多白水。”

    周青只有这么讲了,若是直接给初夏讲解钠元素什么的,就是讲到天亮,恐怕她也不会明白的。

    初夏点点头,似懂非懂的对着周青笑了笑,道:“夫君的话总是高深莫测,妾身记着便是。”

    “嗯,真乖,来,让为夫抱抱。”周青说着便张开了双臂。

    初夏将水杯放到桌子上,脱了鞋子上了床,拥入了周青的怀抱。

    周青轻吻着初夏的额头,道:“又让夫人担忧了,为夫真的过意不去。”

    初夏抬头看着周青,紧紧抱着他,道:“夫君说的哪里话,只要夫君没事儿,妾身就是流再多眼泪,伤再多心,那也是值得的。”

    “傻夫人,早些睡吧,天快亮了。”

    说完,俩人躺了下来,周青抱着初夏,看着她闭上了双眼,便欣慰的笑了笑。

    唐朝什么都好,夫人好、父母好、朋友好,不管做什么都觉得开心快乐。

    来到大唐也有数月了,不知道现代的父母过得怎么样?周青想到这里,心中不觉有些难过起来。

    周老爷再不济也有三个儿子,即便都不争气,那也可以在他百年之后披麻戴孝,继承家业。

    可现代的父母呢,就生了他这么一个儿子,还是非常不争气的主。可不管周青怎样不争气,现代老爹每每和人谈起,那也是自豪的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