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冰糖葫芦
    听到周青关心初夏,梦夫人更是一脸的幸福。女儿能得到这么一位如意郎君,即便吃了再多苦,那也是值得的。

    “吃了吃了,先前娘和初夏来看过你,见你睡得香甜,便没有打扰。”梦夫人高兴的不亦乐乎。

    “那就好,正好小婿也饿了,那就失礼了。”周青说完,便大口吃了起来。

    香、甜、软,饿了吃什么都香,三两口便是一只粽子。

    “咳咳,咳咳。。。。”

    吃的太猛,忽然噎住了,周青两眼冒金星,咳的泪水都出来了。

    梦夫人赶紧的给周青倒了一杯水,周青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喝完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着:“呛死我了。”

    梦夫人拍了拍周青后背,嘱咐着:“慢点儿吃,没人给你抢,傻孩子。”

    正说着,梦老爷来了,只见他迈着流星大步,边走边说道:“贤婿,药材都备齐了,你看该怎么服用?”

    看到梦老爷过来,周青忙放下粽子作揖道:“不知岳父来了,小婿失礼了。”

    梦老爷挥了挥手,示意周青坐下继续吃,只听他说道:“贤婿啊,在家自然一些便好,那些繁琐的礼仪当省则省去,不用如此客套。”

    “好的,岳父。”周青说完便继续吃了起来。

    其实周青是想称呼他爹来着,但是一想到周老爷子磨磨唧唧,一天到晚讲不完的道理,他就有了阴影。

    每次喊梦老爷爹的时候总会想到周老爷一嘴的生意经,做人处事道理什么的,所以干脆,就称呼梦老爷岳父大人的好。

    虽说这个时代岳父这个词儿还没普及,但是经过周青科普以后,大家也就能理解岳父岳母的含义了,反而这样称呼觉得更加亲近了些。

    吃了几个粽子,周青有些撑得慌,便跟随梦老爷来到了前厅。

    周青伸手蘸了一下麦芽糖,一股甜甜的味道刺激着味蕾。

    糖这东西在唐朝可是稀罕物,人们能吃的起的便是麦芽糖了。虽说没有咱们现在红白糖那般甜,却也有些味道。

    还有一种糖是用甘蔗熬制的,俗称蔗糖,才是真正的甜糖。

    平常人家吃不起甘蔗熬制的糖,只好用麦芽糖来代替。

    “嗯,就是这个味道,除了山楂果和竹签还有麦芽糖以外,其它的药材切碎放砂锅里熬,直到熬成糊状为止。”周青交代的说道。

    “好,那这山楂果该如何处理呢?”梦老爷问道。

    “拿到厨房,我来调制,岳父只需要保持良好心态就行,医治期间千万千万不许生气。”

    “好,听子青的,爹这段时间一定会保持好心情的。”梦老爷打包票的说道。

    冬儿耸拉着脑袋,拿着根小棍,低着头走了过来。

    “冬儿,来帮姐夫拿这些东西,咱们去给爹做冰糖葫芦去。”

    冬儿抬起头看了周青一眼,虽有不悦,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拿着东西来到了厨房。

    初夏无事,便也跟着来到了厨房,她很好奇冰糖葫芦究竟是什么样子。

    “夫人,冬儿,咱们分工合作可好?”

    “好,一切听夫君的。”

    “嗯。”

    初夏察觉了冬儿的异样,便关心的问道:“冬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冬儿摇摇头,不肯言语。

    周青则走过来,对着初夏讲道:“都是我不好,冬儿让我教他练习书法,我却因为劳累而拖延,现在弄得小冬儿还在生我的气。”

    初夏一笑,摸着冬儿的小脑袋道:“原来是这件事情,放心吧冬儿,姐姐和姐夫在家会住上几日。等姐夫休息好了,会好好教冬儿学习书法的。”

    “嗯!”冬儿点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周青保证道:“对,你姐姐说的没错,冬儿要相信姐夫。等姐夫忙了这日,便全心全意教冬儿学习书法。你忘了姐夫说过的话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安慰的话说了不少,鼓励的话也没少说,可是这冬儿就是打不起精神来。

    算了算了,周青心想着,小孩子嘛,可能这会儿心情不好,说不定一会儿就没事儿了。

    想到这里,周青继续交代着:“夫人,咱们分工合作开始吧?”

    “好,冬儿要加入吗?”初夏还是不忍心看到冬儿沮丧的样子。

    冬儿点点头,道:“嗯,冬儿也加入。”

    还好还好,这孩子总算肯多说话了,要不然非得把周青憋死。

    好端端伶牙俐齿的冬儿变得愁容满面,这让周青很不习惯。

    好了,既然风雨已过,那就迎接彩虹的到来吧。

    周青想着便交代道:“夫人负责洗净山楂果,冬儿负责将山楂果串在竹签上,按照均匀的串法,一根竹签最少放六至八颗山楂果。”

    “我负责熬制麦芽糖,最后咱们一起制作冰糖葫芦。”说完,大家开始忙活了起来。

    端阳节骄阳似火,被称作五毒日是有道理的。

    厨房有些闷热,周青围着火炉,早已热的有些头晕。

    看到初夏和冬儿认真的模样,周青便又继续熬制起来。

    这麦芽糖不够纯,里面水分也不少,甜度更是达不到做糖葫芦的标准。

    周青只好用细火熬制,慢慢熬制成糖浆,留下最纯最纯的糖份。

    “姐夫,都串好了。”冬儿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略有成就感的说道。

    “好,我这也快好了。”周青汗如雨下,守着火炉就是这般煎熬。

    初夏端来清水,给周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周青一脸幸福的模样。

    冰糖葫芦的雏形已经做好,周青拿起竹篮里串好的山楂果开始了上浆。

    绵绵的黏糖裹在了山楂果上,晶莹剔透的糖浆闪烁着古铜色光芒。

    “来,放好,这是咱们大唐第一串冰糖葫芦。”周青将滴答着糖浆的山楂果放在了盘子上。

    “哇,看上去好好吃啊!”冬儿小馋猫一样对着冰糖葫芦流口水。

    周青笑笑,初夏则细细端详着冰糖葫芦,道:“夫君,这就是冰糖葫芦啊?”

    周青点点头,道:“没错,而且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唐朝第一串冰糖葫芦。让我想想,一会儿先让谁尝尝?”

    “我!”冬儿举起小手,生怕错过了什么。

    俩人噗嗤一笑,看着冬儿馋嘴的模样,初夏道:“好,一会儿就让我们的冬儿先吃。冬儿以后可就成了唐朝第一名吃冰糖葫芦的人了,传出去可是厉害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