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极致享受
    周青早就料到自己三把刀的书法会吓到人,不过他还是装了一把。

    冬儿太需要找个书法师傅了,要不然也不会钦佩周青这种业余的书法家。

    只见纸上写了黄连、陈皮、莱菔子、山楂、麦芽糖以及竹签。

    洋洋洒洒写完后,将药方交给了梦老爷,道:“岳父,您要放宽心,这方子虽好,却还缺一味引子。若得不到引子,即便大罗金仙也救不了您。”

    “快快讲来,究竟缺何引子?”梦老爷迫不及待的问道。

    周青思衬片刻,道:“那引子便是一两笑容,二两大度,三两容忍,四两宽心,缺一味都解决不了问题。”

    “这。。”

    梦老爷有些为难,平日里脾气火爆习惯了,猛一下子又让容忍又让大度的,可让他着实有些为难。

    梦夫人看到犹豫的梦老爷,便走上前说道:“你就听子青的吧,难道让你退一步就这么难吗?年轻时就这般强硬,老了老了还要为自己的强硬付出代价吗?”

    “是啊爹,娘说的很有道理,您不为自己,也要为这个家着想啊。若您真有个三长两短,娘该怎么办?弟弟妹妹又该怎么办?”初夏劝解着说道。

    周老爷紧蹙眉头,道:“退一步何尝不可以,只是这老脾气,多年养成的怎么能一时半会儿改了?”

    “这个好办,就让大家监督您。不过事先说好,治疗期间不许对我们发火儿,不管什么事情,即便冬儿将房子点了也不能发火儿。”周青打比方的说道。

    冬儿撅着小嘴,看着周青不解的问道:“姐夫,冬儿怎么会把家里房子点了呢?”

    周青冲他笑笑,拍了拍冬儿的头,道:“姐夫只是打个比方,要不然爹不肯配合治疗。”

    “奥,这样啊!”冬儿听话的点了点头。

    梦老爷思衬片刻,啪的拍了一下桌子,信心十足的说道:“好,就听子青的,爹的命就攥在你的手上了。”

    周青咽了一口吐沫,无语的说道:“说什么呢岳父大人,您的命自然在您自己手上握着。”

    说完,大家开心的笑了笑。

    吃完饭后,梦夫人非要拉着初夏一起睡。两年多没见女儿了,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周青则被梦老爷拽着一起睡,可他哪里愿意,还好冬儿及时救场,这才找了个理由离开了梦老爷的监视范围。

    女婿跟老丈人一起睡,多尴尬,周青想想都浑身不自在。

    还好有个小舅子,岁数不大也不小,既不尴尬又有的聊。

    不过周青太累了,这一天所经历的事情简直比他一年经历的还要多。

    出门先是遇到皇子,机缘巧合结拜成八拜之交。还没等他喘口气儿,这又遇到了怨气大的老丈人。

    又是一番开解,一番生死博弈。到最后若不是周青用计撞柱子,恐怕赔了夫人又折兵,就是今天的定数了。

    还好,还好,圆满结局,总算让老丈人化解了戾气,又让岳母另眼相看。虽然秋霜这丫头还是一副咬牙切齿痛恨的模样,但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来了。

    周青累的躺在了床上,困得睁不开眼睛。可冬儿却很兴致盎然,依旧缠着周青索取书法的精髓。

    “姐夫,你先别睡,你给冬儿讲讲,这个字该怎么写就漂亮了?”冬儿拿着一张宣纸,上面歪七扭八写了两个字。

    这不就是黄连的黄,黄连的连吗?周青斜着眼看了一下,心想着肯定是刚才写药方的时候冬儿记下的。

    不过天都这么晚了,周青又累又困的,哪里还有心思教他怎么写这两个字。

    “姐夫,你快看看。”

    周青被冬儿吵的心烦,便坐了起来,对着冬儿恳求的说道:“小祖宗,明天咱们再学习怎么写字吧,你姐夫我今天都快累死了。”

    “姐夫,你就告诉我这个字怎么写就行?”冬儿指着宣纸上的黄字。

    周青白了他一眼,心想这孩子怎么跟李泰一个脾气,没完没了让人好生厌烦。

    “明天昂,明天绝对教冬儿练习书法。冬儿不知道,姐夫今天遇到了皇子,跟你一般大小的年龄,他缠了姐夫半天,现在实在没有力气再指导冬儿学习书法了。”

    不管周青此时心情如何烦躁,可他还是尽量压低声音,用柔和的语气和冬儿说话,毕竟他还是个孩子,最关键还是亲的小舅子,爱屋及乌嘛。

    刚说完,周青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时不时还打着呼噜。

    “皇子?姐夫,你先别睡,快给冬儿讲讲怎么回事儿?”冬儿好奇的问道。

    周青早已进入了黄粱美梦,哪里还听得见冬儿的呼喊声。

    冬儿无趣,本想去梦夫人房间和姐姐聊聊,却看着天色已晚,只好倒下也睡了起来。

    梦夫人多年不见女儿,有着说不完的话。母女二人时而开心,时而难过。

    梦夫人是位明理的人,初夏也就没有隐瞒这几年的遭遇,如实的讲了出来。

    梦夫人心中很是难过,没想到女儿吃了这么多苦头。不过现在好了,这个傻女婿周青变成了好男人,让梦夫人心中有了安慰。

    初夏是有福的,这是梦夫人常说的话。

    俩人就这样聊了一宿,天亮的时候才各自睡去。

    一大早,冬儿就开始了各种折腾,又是研墨又是铺纸,将文房四宝如数搬到了桌子上。

    准备完毕,冬儿倒了一杯茶水,走到了床前,小声喊到:“姐夫,姐夫,醒醒。。。。”

    ……

    这句话重复了不下二十遍,终于将睡梦中的周青给唤醒过来。

    周青流着哈喇子睁开了双眼,看到了床边端着茶水,毕恭毕敬喊着姐夫的小舅子冬儿,周青一脸茫然。

    “额,你还没睡呢?”周青揉了揉迷糊的双眼,不解的问道。

    冬儿一笑,道:“姐夫,你是不是睡傻了?”

    周青给他个白眼儿,又闭上了双眼,爱答不理的说道:“你小子端个茶杯,献什么殷勤呢?”

    冬儿仍就笑笑道:“姐夫,你起来喝口水吧,睡了一宿,你看嘴都干了。”

    冬儿不说,周青还真没发现,原来自己嘴唇已经干裂的翘白皮儿了。

    蹭的一下,周青坐了起来,看着笑咪咪的冬儿,周青来了一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说完,周青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痛快至极。

    吃喝拉撒睡,才是人们最极致的享受。话虽平庸,却经得起去细细推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