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舌乃心之苗
    秋霜疯了一样上前扯周青额头上的白布,却被初夏拉了住。

    只见秋霜狠狠的将初夏推开,一个踉跄,眼看着初夏摔倒了下去。

    “夫人。”周青飞快的将初夏抱住。

    “夫人,你不要管了,既然二妹想看个究竟,你就让她看个够就行。”周青说完,拉着初夏坐在了椅子上。

    冬儿气愤的走上前,指着秋霜喊道:“二姐,你太过分了。”

    周青走过去,摘掉额头上的白布,对着秋霜说道:“二妹,不要再闹下去了,我是真心对你姐姐的。之前虽说周家对不起府上,却也过去了,就由我好好补偿你姐吧。”

    “哼,说的简单,你就是个骗子。”秋霜很是不屑的说道。

    “够了,姑娘家成何体统?还不下去!”岳父发飙了,秋霜的怒气也被压制了下去。

    秋霜生气的走了出去,梦府暂时恢复了平静。

    为了不使周青露馅,初夏又帮他包扎了额头,俩人对视一笑,散发着爱的味道。

    眼瞅着天快要黑了,周青饿的肚子呼噜呼噜的叫。

    梦夫人不舍女儿,便让初夏在府上小住几日。

    周青闲来无事,便也留了下来,正好可以传授一下冬儿书法的精髓。

    周青从小酷爱书法,可以说看到冬儿就看到了自己年少时的样子。

    可俩人不同的是,冬儿只有梦老爷在传授学问,而周青当年为了学书法,那可是各路高手一起上,光补习班就报了不下七八家。

    贫穷限制了人们的想象,富二代的成才路又有谁会懂。

    虽然周青有些半途而废,可书法的精髓,他可是还印在了心里。

    正好小舅子冬儿喜欢,那就传授一下,也不枉当年各路高手老师的栽培,周青这么想的。

    晚饭做的还算丰盛,虽然比不上周家的家宴,却也有荤有素,八菜一汤。

    看得出,岳母费心了,周青心里很是感谢。

    梦老爷不喝酒,自然也就省去了觥筹交错的繁琐礼仪。大家默不作声,偶尔互相夹夹菜,相视一笑。

    果真是书香门第,吃个饭还讲究食不语的规矩,周青钦服。

    一桌子菜,大家都大口吃着饭,却看到梦老爷只是低头喝着汤,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

    像是病了的样子,面庞还夹杂着厌倦的模样。

    对了,周青想起来那封信,这次就是梦老爷生病,才让初夏回家探望的。

    起初大家都以为是梦老爷的诡计,想以病为借口,将初夏留在府上。

    可看他煞白的脸色,还有痛苦的表情,周青相信了梦老爷生病的事实。

    “爹!”周青叫了一声。

    梦老爷抬起头,众人唰的一下,目光齐聚在了周青身上。

    “何事?”梦老爷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吃的这般少?”周青试探的问着。

    “哎!老毛病了。”梦老爷有些难过的样子。

    “老毛病?”周青不解的问道。

    “吃饭吧,这病不碍事儿,多少郎中都无能为力,只能熬着,忍着。”

    说完,便看到梦老爷坐在一旁,喝了几口茶水。

    周青吃的也差不多了,这时候也该对岳父献献殷勤了。

    “不知爹如何难受,孩儿拜得神医,多少懂些医术。”周青颇为自信的说道。

    上次孙老伯送他的医书还没看完,教他学习把脉又学的一知半解。如今来到老丈人跟前,竟然吹嘘起来。

    听到周青这么说,梦老爷顿时眼前一亮,道:“你还懂得些医术?”

    周青点点头:“那是自然。”

    说完,便走到梦老爷面前,拿着凳子坐了下来。

    “等孩儿望闻问切之后,再行对症下药。”

    周青说着,便让老丈人张嘴,并且让他伸出舌头。

    周青首先要检查一下梦老爷的舌苔,一个人的舌苔最能说明身体的一切问题。

    常言道,舌乃心之苗。心主神明是五脏六腑的大主,生命活动的根本,居首要位置。

    心主血脉,开窍于舌。舌为心之苗,所以心通气于舌。心在正常情况下,舌能辨别五味,舌为心之窍,质红为心火,淡红为心血不足。

    当梦老爷张口的一刹那,一股呛人的浊气扑鼻而来。

    周青忍着浊气,屏住呼吸,仔细看着他的舌头。

    只见梦老爷舌苔白厚,两边有齿痕,舌尖泛黄有些发黑。

    周青有一丝不详的预感,不觉脸色有些凝重起来。

    “岳父,您这病多长时间了?”周青脸上少了笑容,多了一丝踌躇。

    听到周青改了称呼,又叫起了岳父,众人不觉心中一惊,顿时大家也有不详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此病折磨了老夫十余载,每每犯病,便痛不欲生。”梦老爷一脸的痛苦,他似乎也知道病情的严重性。

    初夏扶着梦夫人,紧张的走到周青面前:“孩子,你岳父这病是不是没得救了?”

    刚说完,周青便看到梦夫人拿出手绢擦拭着泪水。

    初夏此时眼角也沁出了泪水,却又不敢流出来,假装着我很坚强的样子。

    “岳父,岳母,夫人,你们都不要伤心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周青赶紧安慰着,生怕他们难过。

    “别说了孩子,我们都知道,之前找了不少大夫看过,都说没有办法医治,只能听天由命。

    想着也就是老毛病,挺挺就过去了。谁知这次病了许久不见好,反而越发严重起来。

    这才写信让初夏回家,见上最后一面。”梦夫人说完,竟嚎啕大哭起来。

    初夏终于忍不住,也哭了起来,整个房间弥漫着伤痛的氛围。

    周青无语,这又不是没得治,至于哭成这样吗?

    只听周青说道:“这病可以医治,大家不要再哭了。”

    话音刚落,哭声戛然而止,只是有细小的抽泣声,此起彼伏的回荡在安静的房间里。

    “如何医治?”众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周青四下看了看,目光落在了冬儿的身上。

    冬儿确认了眼神儿,飞快的从袖子中掏出了纸笔。

    “姐夫,可要研墨?”

    “自然需要。”

    周青说完,便将纸张平铺在桌子上。

    冬儿很快取来了砚台,放在了桌子上。

    周青看着一旁的冬儿,心想着是时候露两手书法给他瞧瞧了。

    只见纸上龙飞凤舞,字体清秀工整,惊的冬儿张大了嘴巴。

    “姐夫,你的字写的好漂亮啊!”冬儿称赞着,眼神儿中流露着钦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