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发疯的‘豹子’
    眼看着周青交代的事情完不成,周文自作主张的召集了人。

    很快,便缝制出了一些外观漂亮的香囊,将驱蚊草切成碎末放进去,用密密麻麻的针线缝住了袋口。

    这就完成了,周文很有满足感的将香囊放进了送礼的箱子中,带到了梦府。

    吱呀一声,冬儿端着盆子里的水走了出去,却无意间看到了门口的瓜子皮。

    咣当一声,盆子掉在了地上,血水也被洒了一地。

    “姐,姐夫,不好了。”冬儿喊道。

    听到冬儿的呼喊,周青和初夏忙跑了过去,担心的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情。

    冬儿指着地上的瓜子皮,害怕的说道:“是二姐,二姐肯定偷听到咱们刚才说的话了,她会不会去爹那里告状了?”

    “有可能。”周青说着。

    果不其然,正当周文向梦老爷介绍那几款卫生纸的时候,秋霜便跑了过来。

    “爹,不好了,周家人竟敢欺骗您。”秋霜大喊着。

    周文一头雾水,心想着又怎么了,他这里可是刚刚给周青树立了良好的形象。

    梦老爷听到秋霜这么说,并没有说些什么,而是交代着周文继续讲下去。

    “这新型卫生纸,质地柔软。。”

    “爹,周青他刚才骗了您。他根本没有撞柱子,头上的血也是他用鸡血来骗您的。”

    秋霜有些着急,她觉得欺骗这种事情根本不能饶恕。

    可梦老爷这次却一反常态,交代着让梦夫人将秋霜带下去,不要在客人面前丢了颜面。

    可这秋霜哪里肯,暴跳如雷的夺过了梦老爷手里拿着的卫生纸,砰的一下子扔在了地上。

    “爹,您是怎么了?人家周家都欺骗到咱们头上了,你还跟这个下人有什么聊的。”

    “住嘴,你看你哪里有点儿女孩子的样子,难道爹平时没有教育你们吗?有客人在的时候你该做些什么?”

    梦老爷的气场很强大,秋霜上一秒还气冲冲的耍横,下一秒就开始了装怂。

    “客人来了要端茶倒水,不可在客人面前无端发火。。。。”秋霜像是背课本一样念叨着梦家规矩。

    初夏紧张的看着周青,嘴里念叨着:“难不成真要给夫君弄道口子在额头?”

    周青有些无语,心想着他这夫人成天都在想些什么。

    只听周青说道:“夫人,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岳父已经原谅我了,不会再因为这次欺骗为难我的。”

    “可你终究欺骗了他,这在我们家是不可饶恕的。”初夏担忧的说道。

    “是啊姐夫,姐姐说的很对,爹不允许我们撒谎骗人,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冬儿紧蹙着眉头说道。

    周青笑笑:“好办,夫人去找块儿白布,冬儿去找些朱砂过来。”

    周青吩咐着,俩人虽说不解,却也照着做了。

    周青对着铜镜坐了下来,很快,冬儿拿着朱砂跑了过来。

    “姐夫,朱砂拿来了。”

    “去找个器皿,用水将朱砂研化。”

    “好嘞,姐夫。”

    “夫君,这样真的可以吗?”

    “可以,朱砂最不容易落色了,抹上去你就用布给为夫包裹了。”

    冬儿很快研了朱砂,一路踉跄的拿到周青面前。

    只见周青用指尖划了朱砂,照着青铜镜抹在了额头上,初夏用白布包扎了周青的额头。

    周青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初夏和冬儿说道:“像不像,三分样,走,去前厅见爹去。”

    这女婿是亲的,一会儿功夫就改了称呼,似乎叫爹比岳父或岳丈更加亲切些。

    俩人假装搀扶着周青,来到了前厅,周青装作虚软无力的样子对着长辈作揖行礼。

    礼节这东西,他是万万不能忽略的,来的时候周父和周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说啥也不能在这书香门第失了礼仪。

    “爹,娘,小婿有礼了。”周青说完,还假装咳嗽了两声,捂着头表现出头晕站不稳的姿态。

    岳母赶紧走过去,扶起了弯腰行礼的周青,心疼的说道:“受了伤就不要行礼了,咱家虽说是书香门第,却也不用行如此繁琐礼仪,随便一些便好。”

    “多谢娘体谅孩儿。”周青心里暗喜,岳母这关算是过去了。

    老话怎么说来着,心好没人见,嘴甜才招人待见。

    周青这又是爹又是娘的喊着,动不动装出一副弱小模样。还称自己为孩儿,这怎么能不讨喜欢呢?

    “坐吧。”梦老爷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虽然还是不待搭理周青,但是脸色上已经好看多了,没有刚才那般重的戾气了。

    初夏搀扶着周青,正要坐了下来,却见到秋霜跑到周青面前,指着他的额头说道:“爹,娘,你们都被他骗了。刚刚女儿听得仔细,他根本就没有受伤,那块儿白布根本就是为了掩盖事实的。”

    “霜儿,你不要胡说。”初夏有些生气,走到秋霜面前,想把她带到后堂,不想让她再说下去。

    可秋霜哪里肯,一把推开了初夏。

    “姐,你为什么不敢说真话,为什么要向着外人?”秋霜眼角儿噙着泪水,指着周青大喊道。

    “霜儿,你不要再闹下去了。”初夏安慰着走上前。

    周文走到周青一旁,小声说道:“大哥,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不用担心。”周青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下去。

    这茶水味道很不错,比周府那些名贵茶叶泡出来的水还要好喝。

    “爹,请!”周青端着茶杯,装出一副没事儿人一样,和岳父喝着茶。

    初夏安慰着秋霜,可秋霜眼神儿却闪烁着狠毒的目光。

    “姐,我在最后问你一遍,你告诉大家,就说姓周的是个骗子,他根本没有受伤。”

    “霜儿,姐求你了,不要再闹下去了。”

    “我闹?你忘了当初他们周家是怎么从咱们家把你带走的吗?难道你都忘了,我的亲姐姐。”

    秋霜眼角的泪水滴落在地上,初夏伤心的看着她,道:“以前的事情姐姐没忘,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爹和娘都原谅了周家,你怎么就不能原谅呢?”

    “好,妹妹明白了。”

    秋霜说完,疯了一样上前就要扯掉周青额头上包裹的白布,却被初夏阻止了,周文也站了出来。

    岳父岳母大声呵斥着秋霜没有礼貌,可她就像一只发疯的豹子,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