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泼出去的水
    初夏和梦夫人将周青拉了起来,看到梦老爷尽释前嫌,心中自是很开心。

    倒是秋霜,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还没怎么着,就已经成了外人。”

    梦老爷作揖叩谢了来看热闹,顺带主持公道的亲戚长辈。

    众人散去,周青被初夏带到她的闺房包扎伤口。

    冬儿端来一盆温水,将毛巾湿透拧干后递给初夏。

    “姐,快给姐夫擦擦吧,你看姐夫流了那么多血。”冬儿小小年纪,便是一个有爱心的暖男。

    周青摸着冬儿的头,小声说道:“不碍事的,冬儿不要担心。”

    初夏满脸都是伤心的泪水,拿着毛巾轻轻擦拭着周青额头上的血迹。

    冬儿站在一旁,帮着初夏清洗毛巾,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秋霜趴在门口,静静偷听着屋内的说话声。

    初夏拿着毛巾擦拭完血迹,惊讶的看着周青,好像发现什么似的。

    冬儿也有些吃惊,张大嘴巴、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姐夫,你,你。。”

    “夫君,这是怎么回事儿?”

    周青心里明白,他们肯定是看到流了这么多血,却没有看到额头上的伤口。

    周青可是狠狠的朝柱子上撞的,即便没撞死,那也不会连伤口都没有吧?

    看着盆子里紫红色的血水,俩人有些疑惑起来。

    没有伤口哪里来的血,这怎么也解释不通啊,难道伤了其它地方。

    初夏疑惑的在周青身上找起了伤口,可仔仔细细检查一番,却发现周青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他哪里像个受伤的人?

    “夫人,别找了,为夫根本就没有受伤,更没有流血。”

    这句话不但让初夏和冬儿听了进去,更让在门口磕着瓜子,偷听的秋霜听见了耳朵里。

    听到这句话,秋霜将耳朵贴在了门上,瓜子皮被她顺手扔在了地上。

    “夫君,你快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初夏好奇的问着。

    冬儿眨巴着眼睛,忙接初夏的话问道:“是啊,姐夫,你快讲讲,让冬儿也增加一些见识。”

    周青看了一眼面前的两姐弟,心想着有什么可好奇的,不就是从孙老伯那里带来的一包鸡血,准备让初夏补身子用的。

    这孙老伯平时很是大方,但是对于杀生的事情,却变得很小气。

    周青那日去给初夏买果品,顺便买了些吃的给孙老伯带去。

    出门的时候看到了孙老伯喂养的乌鸡,想着上次初夏受伤便是服用的乌鸡血。

    如今初夏身子有些羸弱,正好跟孙老伯讨一只,却被他拒绝了。

    用他的话来讲,只要不涉及人命关天,一命换一命的地步,他这些乌鸡就不会让人去残害。

    不过念在周青爱妻心切,便放了些鸡血给他带走,虽然只给了周青荔枝大小的一包鸡血,却也可以有大补的功效。

    毕竟人家孙老伯养的乌鸡,都是吃草药长大的,身上流的血具备了所食草药之功效。

    还好那日在门口遇到周伟,这才忘了拿出来给初夏,以至于今天在老丈人家里,用鸡血化解了一场危机。

    看来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有许多事情,都是安排好的,就像今日此事一般。

    这梦老爷经此一事,恐怕是彻底吐出了心中的戾气,往后周青或许还会接受几个小的考验,但是大致上已经可以说的过去,他已经成为了梦家承认的女婿。

    毕竟两年多过去了,生米也早已煮成了熟饭,况且周青又逢场做了这么一出精彩的戏,梦老爷还有什么道理为难于他。

    周青讲完后陷入了沉思,冬儿则夸奖着他的精明,好像小冬儿学到什么新技能似得。

    初夏越来越看不懂眼前的周青,他这聪明也太不寻常了,竟然连岳父都耍的团团转。

    收了大家那么多担心和泪水,周青却跟没事儿人一样说笑着。

    “夫君,你这都跟谁学的?”初夏有些好奇的问道,她要听听是谁在给周青出谋划策。

    惊讶之余,还不忘刨根问底,一探究竟。

    周青嘿嘿一笑:“自学成才,无师自通。”

    秋霜像是抓了把柄一样,悄悄的迈着小碎步走了过去。朝着前厅走去,梦老爷还在招呼着周文喝茶。

    不管两家有多大矛盾,周青撞柱之后,自然也就化解了。

    大唐礼仪之邦,书香门第对于礼节更为注重。

    周文作为领队来的周府人,自然要给予最高的礼遇。

    宿怨化解之后,他便和梦老爷在前厅喝着茶水,有一句没一句的客套着闲聊。

    聊天这种事情周文很在行,给他一杯茶水,他能从早聊到晚上。

    而且幽默风趣,也是周文最大的特点。虽说看上去有些呆萌的感觉,可总体周文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这么说,那名动山西的新型枕头,是老夫女婿所发明的?”梦老爷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周文喝了一口茶水,将杯子轻轻放了下来:“那是当然,这新型枕头根本不算什么,那无毒无烟蚊香才是独一无二。”

    说完,周文拿着点燃的蚊香,走到了梦老爷面前。

    “伯父您看,这新型蚊香跟咱们传统香比起来,您觉得有什么不同?”

    梦老爷凑上去,深吸一口气,道:“不呛人,还有一股淡淡的青草香,闻着让人很舒服。”

    “嗯,老伯不愧是书香世家,这新型蚊香完全是用中草药做成的,不仅无毒无烟,更加可以达到驱蚊驱虫的效果。”

    “难道这也是老夫女婿发明的?”

    周文点点头,道:“没错,这次来看您老人家,我大哥还让我们连夜赶制了驱蚊香囊,这样一来,在伯父学堂求学的孩子们,就不用忍受蚊虫叮咬的苦了。”

    一听这话,梦老爷有些激动,没想到周青还会为他学堂考虑,有些后悔刚才那般对他。

    其实周青让周文连夜赶制的是驱蚊手环,他是想模拟现代驱蚊手环,做出可以驱赶蚊虫而又携带方便的产品。

    可是想法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虽说要求的量很小,却也难坏了这些高薪聘请的技术流。

    无奈,在第三次失败后,周文失去了耐心。

    打着哈欠爬到了床上,手里还攥着驱蚊草。只听得蚊虫嗡嗡叫了一宿,身上却没有被咬到一个红疙瘩。

    醒来后,周文有些惊讶,看着手中的驱蚊草,他突然有了新的想法。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