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尽释前嫌
    众人都在求情,唯独初夏妹妹秋霜站在一旁不吭不响。

    秋霜是梦老爷的二女儿,长得一副尖酸刻薄样,虽说年龄比初夏还小两岁,但是看上去却是很有心机和城府的人。

    还好,还好当初周老爷没有将此女带回家,要不然万一被周母看上,估计周青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这时,秋霜走了过来,漫不经心的说道:“娘,弟弟,你们都怎么了?竟然给咱们的仇人求情,你们忘了当初他们是怎么带走姐姐的?”

    正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梦老爷本来已经有些放下了,却被秋霜的话再次给激怒了。

    或许当初周老爷带走初夏有些鲁莽,让他记忆犹新,刚才秋霜的一番话,让梦老爷彻底回到了过去。

    只见他气愤的青筋都要爆出来,手上的戒尺也被紧紧攥着,好像分分钟要攥成粉末似的。

    梦夫人推了秋霜一下,生气的说道:“你这孩子,你姐姐都不计较当年的事情,你翻什么旧账。”

    “姐姐不翻,那是她傻,谁知道这两年她在周家过得什么猪狗不如的日子。”秋霜不断的用言语刺激着梦老爷。

    周青无语,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秋霜来,刚刚梦老爷已经释怀了,她却再次激怒于他。

    “这顿打你是躲不过的,伸手!”梦老爷生气的说着。

    周青伸出手,等待着戒尺打在手上,却看到梦老爷此时有些纠结起来。

    只听啪的一声,戒尺被梦老爷折成两半:“算了,你走吧。”

    “走?往哪里走?”周青不解的问道。

    “带上你的东西,你的人,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吧。”梦老爷说完这句话,便挥手让周青离去,好像多看他一眼,都觉得生气。

    “岳父说的是带上我的人?”

    “嗯。”

    “那初夏也是小婿带来的人,还请岳父让小婿一起带走。”

    “不可能的,我女儿不可能再让你们带走的。”

    “岳父大人,你为何不问问初夏的意见。她若是同意不肯离去,小婿自当不再勉强。若是初夏执意要跟小婿回周府,还请岳父大人开恩,放过我们夫妇二人。”

    周青恳求的说着,他长这么大没有求过谁,但是面对梦老爷,他却是心甘情愿的恳求着。

    “不可能的,不管老夫女儿愿不愿意,都不会让你们带走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除非。。”梦老爷铁了心扣留初夏,但是话语中却留了出路。

    “那岳父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放了初夏,还请明示?”

    周青听了出来,猜想着梦老爷肯定是有气没撒出来,心里正堵得慌。

    看样子要想让他彻底放下过去,那些历历在目的屈辱与可耻,就得想办法让他出了这口气。

    气乃人之根本,身体血液全赖胸中五气所带动。灵魂之精神,也全靠气息所滋养。

    气顺者为正,视为正气,万邪难侵。气逆者为阴,视为戾气,邪魔丛生。

    正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君子于小人总在一念之间,这一念便是正气于戾气之间的互换,称之为正与邪的交替。

    人本无好坏,天生的除外。像梦老爷这种人,怎么看也不属于天生的坏人,他只是在心中憋了这么一口气,久而久之,滋生成阴暗的一面。

    正气进不去,戾气出不来,便形成了邪恶的灵魂。当然,这只是针对周家的人。

    周青正在想着,却听到梦老爷狠狠的说道:“除非你死了,初夏才可以有权利选择留或者去。”

    这话一出,梦夫人不干了,心想着有这样当爹的没有,非得让女儿守活寡才肯罢休。

    “老爷,你不能这样,难道要让我们女儿守寡你才甘心吗?”梦夫人哭着说道。

    “没错,周家若不为此付出代价,老夫死不瞑目。”梦老爷生气的说着,整个人变得非常邪恶。

    周青计上心来,只见他缓缓站了起来,归心似箭的说道:“既然要这样才能解了岳父心中的怒气,那小婿自当听从岳父教导。只是希望在场众人做个证明,我死之后好让初夏决定是去是留。”

    冬儿看到周青准备赴死,便偷偷跑到后堂,将屋门打开放出了被关的初夏。

    “姐,你快去吧,姐夫要听爹的话去死了。”

    初夏一听这话,疯狂的跑了过去,却还是晚了一步。

    “夫君!”

    喊声落下,周青头撞柱子,轰然倒下。

    看着满头是血的周青,梦老爷这口戾气算是发了出来。

    “快,快叫大夫。”梦老爷害怕的说道。

    初夏跑了过去,看到为了自己而撞柱牺牲的周青,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周文吓坏了,瘫坐在地上,他没想过周青竟然会为一句话而去自杀。

    梦夫人走到初夏身旁,抱着初夏痛哭流涕。

    “爹,既然周家人已经付出代价,那你问问我姐,看她怎么想的?”秋霜面无表情的说道。

    其实她并不是那么好心,她只是好奇初夏怎么想的。

    在坐梦家长辈纷纷主持公道,让初夏选择留下还是带着生死不明的周青回去。

    初夏擦了擦眼泪,毅然决然的要带着周青回去。

    梦老爷挥挥手,叹了一口气:“哎!”

    大夫被叫了过来,正要把脉,却看到周青睁开了眼。

    “不好了,诈尸了。”大夫大喊道。

    “诈你妹,老子没死,看不出来啊!”周青大骂道。

    看到周青醒过来,初夏一把抱住了周青,伤心欲绝的痛哭起来。

    周青拍拍初夏,安慰道:“好了好了,夫人不要伤心了。”

    梦老爷走过去,面露愠色的说道:“你小子敢耍老夫。”

    “岳父,小婿并没有要戏耍您。只是老天都不想要小婿的命,您看小婿这头上的血,哪有流这么多血安然无事的?”

    周青辩解着,他可不想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周文看到周青没事儿,高兴的爬了过去,刚才把他吓的现在腿还哆嗦,软的都站不起来了。

    “大哥,太好了,你没死,刚才差点儿吓死我。”

    周青笑笑,表示已经没事了。

    这时,只听梦老爷说道:“罢了罢了,既然老天都不让你死,那老夫再强逼下去,岂不有违天意,你快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