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有苦说不出
    订货男子被王行这巴掌打的不敢说话,眼角噙着泪水,想哭又不敢哭的悲催样子。

    “说啊,你这是要急死老夫不成?”

    “他们说,他们说少一文钱就抓咱们见官。”订货男子说出这话,只觉得更加害怕起来。

    “见官就见官,怕他们不成,你去拿银子官府打点去,一会儿就拉他们见官,告他们做假。”王行霸气回应着,丝毫不胆怯见官。

    订货男子捂着被打的那半边脸,含着泪水小声说道:“东家,官府使银子也不顶事儿,他们根本就是向着周家的人,根本不会站出来给咱们说句公道话。”

    听到男子这么说,王行惊住了,心想着这周记新上任的少东家可真不简单,小小年纪官府都让他玩儿转了。

    既然如此,只好看看情况再说了,实在不行只能认栽了。

    “多带些人,跟老夫前往周记万货行!”王行说完,便领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朝着周记赶来。

    周青喝着茶水恭候着王行的到来,他到要看看,能和周家匹敌的山西富豪,究竟有什么本事。

    这事儿惊动了老爷子,估计是哪个多事儿的跑去传的话,看样子周记万货行不缺周老爷派来的卧底和眼线。

    不过那都不重要,即便周老爷派卧底在周记,也不会对周青产生什么影响。

    老子派人做卧底监督儿子,说明是对儿子的重视,周青很是乐观的想着。

    “爹!”周青忙站起身喊道。

    周老爷看到两名官府人员,忙上前作揖行礼,客气说道:“没想到小儿把两位大人也惊扰了,实在是抱歉。”

    两名文案人员回礼,道:“周老爷客气了,您这儿子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颇有周老爷当年的雄风啊。”

    周老爷笑笑,满脸的自豪表情。

    落座,又是一番看茶行礼,大唐礼仪之邦,规矩一个也不能少。

    吃茶吃到一半的时候,王行带着浩浩荡荡的王家队伍前来讨说法。

    周青只是觉得好笑,这又不是上山打老虎,用得着领这么多人来吗?

    看到此阵仗,周老爷心里有些发慌,便吩咐周管家,让他去把能赶来的店伙计通通叫过来,家丁仆人能来多少算多少。

    这是要群殴的节奏啊,周青赶忙阻止道:“爹,您这是做什么?又不是要打架,不用叫那么多人。”

    “子青不懂,若是王家霸道,一会儿真的动起手来,还是人多才能占领上风,这样不至于吃亏。”周老爷无时无刻都想高王家一等,即便是打个架,也想在人数上多于他。

    周青倒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王家就是再蛮横,他也不敢动手。再怎么说官府的文案人员还在这里坐着喝茶呢,他有这个胆量得罪官府的人吗?

    得罪了他们基本就得罪了衙门,王行应该不会这么傻,干出此等愚蠢事来。

    不过他叫这么多人过来,真心搞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正在想着的时候,周管家已经离开了万货行,王行带着他的浩浩荡荡的队伍已经来到了万货行门口。

    “东家,老奴该死啊!”王记管家看到王行,忙跪在他面前磕头认错。

    王行一脚踢开了他,恶狠狠的指着他说道:“滚开,你们这群废物。”

    随后,他扫了一眼屋内坐着喝茶的几人,忙换个脸色,对着文案人员作揖行礼,恭顺有加,不敢有丝毫怠慢。

    “看茶。”周老爷吩咐着。

    周青一脸懵逼,刚才老爷子不是还嫌人少,唤了周管家回去喊人,怎么这会儿对着王行他倒客气起来。

    奥,莫非是想先礼后兵。没错没错,老爷子不愧是老江湖了。

    周青作为小辈儿,自是也要行礼,虽说对方是周家的大敌,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总不能让人觉得他有失礼节。

    只见周青走上前,对着王行作揖行礼,道:“侄儿给王叔行礼。”

    王行听到身后传来这么一句话,忙伸手阻拦道:“慢,老夫承受不起三公子的大礼。”

    周青冷笑,心里一万句尼玛币响起,真是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心中不管怎么想,脸上还是挂着那般清纯可爱的笑容。

    周老爷听到王行这么说,哈哈大笑了起来,只听他说道:“小辈儿行礼,王贤弟岂有承受不起的道理呢?子青,还不给你王叔敬茶!”

    周青端起茶杯,走到王行面前,将茶杯举过头顶一般高,道:“王叔请用茶。”

    有些生气的王行接过茶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顿时摔得粉碎。

    “真是虎父无犬子啊,您周老爷教子有方,竟然公然欺负到王某头上。若是此事不给王某一个合理的解释,王某定不会善罢甘休。”王行贼喊捉贼,在气场上绝对高过再坐的每一位。

    周老爷正要辩解,却见周青拿着两张合同走了过去。

    “王叔,您老还是先看了这个再发表言论吧。依小侄愚见,该给解释的是你们王家,而不是我们周家。”

    周青说完,啪的将两张纸合同拍到了桌子上,白纸黑字,岂容他王行狡辩。

    “这又能说明什么?上面哪一句写着是我王行订的你们货物,还有手印,这分明就是栽赃陷害。”王行生气的冲周青喊到。

    周青没想到这老家伙如此狡赖,怪不得老爷子跟他斗智斗勇这么多年不分上下,果然有一套临危不乱的强大内心。

    “我说王叔,您也不瞅瞅跪在地上的掌柜,他可是什么都招了。你以为请来官府的文案人员只是来鉴别字迹,顺道喝喝茶的吗?他们早已将老掌柜口供备案,容不得你强词狡辩。”

    周青冷冷的说道,对付王行这种人根本就不用心软,有什么手段尽管用出来便是。

    听到周青这么说,王行笑了笑,拿起桌上的合同塞进了嘴里。

    周青静静看着他吃了下去,边吃边听他说道:“跟我斗,你还嫩点儿,无凭无据,看你怎么诬陷。”

    周青竖起大拇指,对着王行说了句:“王叔,墙都不服就服你,真爷们!”

    听到周青的‘夸奖’,王行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心想着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评价老夫。

    心高气傲顶什么用,周青都说过了,姜虽是老的辣,但是长江后浪还推前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