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哑巴吃黄连
    男子听到周文这么说,吓的尿了一裤子,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他明明记得当时签订合同的内容,一只枕头单价是四文钱。

    可如今怎么变成四百文,这个百字是怎么出现在纸上的?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出来,男子不停的擦拭着。

    “我说您还是回家换身衣服再来吧,这两箱钱我们就先收下了,告诉你们东家,少一文咱们官府见。”周文说完,便命令伙计将两箱铜钱抬进后堂。

    男子擦了擦冷汗,慌忙的跑了出去,直奔王记杂货铺。

    没多久,王记掌柜的过来了,听到周文得理不饶人的说话,便老奸巨猾要求请来官府文案人员鉴定字迹。

    古人也是非常聪慧的,有很多本领都是我们现代人望尘莫及的。

    虽然他们没有高科技仪器检测,却也有资深的文案人员来鉴定。

    这些人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能诗会赋,写的一手好字,吃的是衙门的饭,长得是一对儿火眼金睛。

    他们资历都很老,凭借着多年文案经验,便可以用肉眼判断纸上的字迹是否出自同一天。

    不过周青可不怕他们检测,因为周武早已花重金买通了文案人员。

    周青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那晚做假成功之后,周青便派遣周武重金贿赂了官府的文案人员。

    今天,正好派上用场。

    没多久,文案人员便被王记请了过来。

    他们见到周青毕恭毕敬的,这让王记掌柜很是惊讶。

    周青笑笑回礼,他不光猜到会有鉴定文字时间的这一天,更加猜到王记会在今日贿赂文案人员。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周青岂是他们能斗得过的。

    他不但吩咐周武重金贿赂,更告诉他们若是有天起了官司,不管对手贿赂多少钱,他都双倍补偿。

    这样一来,周武送的重金便成了定金,好戏也就在争执中开始了。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两个文案人员,先是假装认真校对了一番字迹,然后俩人互相看了看,便非常肯定的说道这是同一天的字迹,而且没有任何做假成分。

    这句话让本以为稳操胜券的王记掌柜大吃一惊,扭头就对当日订货的男子甩了重重一个耳光。

    “混账东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王记掌柜一言不合就开打,这让订货男子瞬间呆住了。

    只见他砰的一声跪在地上,朝着自己甩了两个耳光,求饶的说道:“掌柜的饶命,掌柜的饶命,那天合同您也看了,确实是四文钱一只枕头,今日分明是他们做假,怨不得小的办事不利。”

    “胡说八道,这分明就是你,勾结周记,这才出现了今日的一幕。”王记掌柜将事情推在了订货男子身上。

    说完,他便要气冲冲的离去,临走还丢下一句:“此事老夫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处理吧!”

    正要离去,却被周青喊了住:“掌柜的留步,此事说不清,休想离开我周记。”

    话音刚落,周记一行伙计手拿木棍,便出现在王记掌柜面前。

    这叫先礼后兵,是他们王记先找上门儿来,怨不得周青用一些卑鄙的手段来对付他们。

    “你们想怎么样?”王记掌柜看着面前凶神恶煞的伙计们,有些害怕的问道。

    他能不怕吗?一下子订了那么多枕头,而且每个枕头都以天价采购。这买卖,不管怎么做那都是赔到姥姥家了。

    这还不算什么,东家王行要是知道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那还不活剐了他。

    平时王记掌柜已经很不受王行待见了,要不是仗着自己在王家是三朝元老,估计早就打发回家种地了。

    一串串豆大的汗珠从王记掌柜的额头上流了下来,他两条腿不听使唤的瘫坐在地上。

    周青走上前,冷笑道:“掌柜的,想跟我周青玩儿套路,你还差几千年呢。这次要是少了一文钱,你就等着和你们东家坐牢去吧!”

    周青的一番话,吓得王记掌柜赶紧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晚了,早干嘛了,当初谁让你打我们周记的主意了。

    看你下次长不长记性,还敢不敢出这馊主意。

    不过周青还会给他们安排下一次机会,那就是等他们王记产生恨意之后,再来报复的那日便是他们垮台的时间。

    毕竟这次坑他们的钱太少,不会对王记产生致命一击,不过下次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保准让他们王家把店铺乖乖交出手。

    至于下次怎么玩儿,周青早就想好了,就等着收了这次的网,再撒大网,争取下次一网打尽。

    不管王记掌柜怎么磕头求饶,周青根本就不理他,倒是那句少一文都不行的话被周青说了两遍。

    看着求饶没有用,王记掌柜站了起来,指着周青的鼻子大骂道:“你这黄毛小儿,老夫三番两次求你,你都不给面子,将来你最好不要落到老夫的手里。”

    周青听到他这么说,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说大哥,你先把这次搞定再说将来把。”

    只见掌柜的对着订货男子嘱咐了几句,便对周青说道:“你让他去叫我们东家过来,这不是小钱儿,老夫做不了主。”

    “行啊,随便!”周青不屑的说道。

    随后周青命令牛二取出一盘儿蚊香,将他点燃,对着王记掌柜和订货男子说道:“我周青不是不仁不义的人,现在给你们足够时间去叫你们东家过来,若是我这蚊香燃完,还要见不到你们东家和钱,那就等着官府去王家拿人吧!”

    周青说完,便转身坐了下来,招呼着两名文案人员喝着茶水。

    “两位请!”周青端起茶杯,邀请着大家一起用茶。

    王记掌柜则坐在地上,大声叹着气,样子看上去很是可怜。

    是啊,人家都一把年纪了,周青这么折磨人家,围观的人们根本就看不下去。

    围观的人群低头窃窃私语,指责周青欺负老人家,可他们哪里知道,这个老人家居心不良。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周青虽然心软却也是非分明。

    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让他不放过一个坏人,但是也不去冤枉一个好人。

    “什么,你说周记抓了咱们掌柜的?”王行大喊着,顿时火冒三丈。

    “没错东家,他们改了合同内容,将四文钱的枕头改成了四百文钱,他们还说。。还说。。”

    啪的一巴掌打在订货男子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还说什么,快说,你们这帮愚蠢的东西,我王行怎么用了你们这些蠢材。”王行暴怒指数瞬间报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