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收网
    听到周老爷严厉的喊声,周青则是不屑的一笑。

    “爹,大晚上的发这么大火儿做什么,孩儿准备了晚宴,还请爹和大娘一起来品尝。”周青说着便要带路。

    “不用了,你快把老身的两个儿子放出来,少摆这种鸿门宴。”大娘语气有些不悦,明明很生气的样子,却在周老爷面前不敢放肆。

    周青瞬间就能看透她的小心思,若不是周老爷今晚陪同,估摸着大娘见到周青第一件事就是甩一耳光,她说话的语气已经深深出卖了她的本意。

    咬牙切齿的恨,便是此刻大娘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你知道我们要来?”周老爷听到周青说准备了晚宴,便不解的问道。

    周青点了点头,道:“儿行千里母担忧,大哥二哥留恋我周家研究基地,不肯离去。大娘肯定会担心,所以孩儿斗胆猜到,爹和大娘会来这里,而且还没用膳。既然如此,孩儿便准备了饭菜,还给二老收拾了房间。”

    看到周青有恃无恐的样子,周老爷将紧张的心放了下来。他的直觉告诉他,两个儿子都没事儿,子青还是善良的好孩子。

    初夏惊讶的看着周青,眼神儿中透露着崇拜的表情,心想着眼前智勇双全的周青,还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夫君吗?

    “请!”

    周老爷走上前,周文周武两旁打着灯笼带路。

    开开门,眼前的一幕让众人惊呆了,只见周雄和周伟坐在餐桌前,高兴的谈笑风生。牛二则在一旁时不时给他们倒着酒,毕恭毕敬的伺候着。

    “雄儿,伟儿!”大娘跑了过去。

    “娘!”俩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你们不是被周青软禁了吗?怎么在这里喝酒呢?”大娘不解的问着。

    “哪有的事儿,你看三弟对我们两个哥哥多好,在这里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我们都不想离开这里了,娘可不要冤枉了三弟。”周伟眼神儿闪烁,但是还是说出了事先交代好的台词儿。

    周青走上前,对着大娘作揖,道:“孩儿一向恭恭敬敬,不敢有半点儿怠慢大哥二哥,不知大娘从哪里听得谣言,竟然这般诋毁孩儿?”

    大娘信以为真,便将周雄身边的小厮揭举了出来,周老爷听到后,便下令将乱嚼舌根的小厮重打五十大板,然后赶出周家永不再用。

    “爹,娘,孩儿已经准备好饭菜,你们大晚上风尘仆仆来访,不如吃完饭再回家吧。”周青邀请道。

    虽说收拾好房间这种老套的客气话说出来,可周青并没有打算让他们真的住下。

    包括吃饭,这确实是场鸿门宴,不过不是针对他们老两口儿,而是针对周雄和周伟。

    房间四周潜伏了两个弓箭手,若是周雄和周伟敢多说一句话,那就不要怪周青心狠手辣了。

    毕竟这两个祸害他早就想铲除了,只是碍于老爷子的管束,不好下手罢了。

    周老爷欣慰的看着其乐融融一家人的假象,抚着花白的胡须开心的笑了起来。

    “好,子青啊,爹果真没有看错你的品行。”周老爷夸奖的说着,不过他还想说什么,却看了一眼大娘便不再说下去。

    “不吃饭了,你们兄弟慢慢吃吧,我们暂且回家了。看到你们相处融洽,爹就放心了。”周老爷说完,便带着众人离去。

    周管家临走的时候对着周青竖起了大拇指,一脸骄傲自豪的样子。

    周管家明白,自己的俩儿子跟对了人,将来周青又是山西省数一数二的人物,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送走周老爷一行人,牛二将解药放进了他们的酒杯中。

    “喝吧,喝了早点回柴房睡觉。”牛二一脸嫌弃的表情。

    俩人喝完解药,便被两壮汉带到了柴房,依旧是往里面扔了几张炊饼。

    初夏小迷妹一般看着周青,他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周青笑了笑,将她一把抱在了床上。

    “夫君,你快讲讲,到底怎么回事儿?”初夏扭动着被周青压在下面的身子。

    周青笑笑,亲了初夏一口,小声说道:“秘密,夫人要想知道,就把为夫伺候好了,明天为夫自会告诉你。”

    “讨厌,夫君。”初夏娇羞的说着。

    原来,当周伟被牛二绑了的时候,周青就猜到了周老爷会来要人,便吩咐牛二将炊饼扔进了柴房里。

    饿了几天的周雄吃了炊饼,并没有如他们所想一样中毒身亡,便放下了对食物的戒备心。

    随后牛二送来了烤鸭和美酒,没有戒备心的俩人狼吞虎咽吃了下去。

    当然,里面多少放了点儿药粉,虽说是毒药,却也不能要命。

    只是告诉他们要按照周青交代的去做,事成以后,解药自会给他们服用。

    房门外埋伏的弓箭手他们也清楚,这是牛二故意让他们知道的,所以俩人吓的不敢不听周青的指挥。

    刚才的一出戏,表演的可谓是天衣无缝,这让周青很是满意。

    第二天一大早,周青便带领着周家三虎将来到了周记万货行,枕头也被他们拉了过来。

    装修升级,停业三天的告示牌还在门口挂着,周记早已没有前几日那般热闹火爆。

    订购枕头的男子如约来到了周记,拉着满满两箱子铜钱,放到了周记大门口。

    男子作揖,将怀中纸张拿了出来,这便是当日订购写的合同。

    周文也拿着纸张走了过去,两张纸被放在了桌子上。

    “钱一分不少的带到,不知你们枕头可曾按照约定做好?”男子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枕头我们早已备好,只是你这钱,恐怕不够吧?”周文指着桌上的合同说道。

    男子冷笑,道:“不可能,当日定的四文钱一只枕头,我这两箱铜钱,正好够买你一万只枕头。”

    周文哈哈笑了出来,道:“这位大爷,您还是看清楚了再说,当日白纸黑字,咱们可是摁了手印的,哪里是四文钱一只枕头,你看这合同上分明是四百文一只枕头。”

    一听周文这么说,男子有些慌张,赶紧看了看他拿来的合同,又跟周文放到桌上的合同做了比较。

    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双眼:“这,这是怎么回事儿,明明是四文钱一只枕头,怎么变成四百文一只枕头?”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白纸黑字,你若赖账,咱们只好衙门讲理了。”周文冷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