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软禁
    周青看他没完没了的样子,心中便下定了主意,可规劝还是要进行的。谁让他是周三公子的大哥,不到万不得已,周青是不会对他下手的,这是原则问题。

    只听周青问道:“就算是我干的,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当然是去县衙揭发你了,这么龌龊小人的事情你都能做得出来,老爷子知道了肯定会被你气死的。”周雄威胁着说道。

    周青假装很害怕的样子说道:“大哥,咱们可是亲兄弟,你要是揭发我,那周记岂不就要被你毁了?你让兄弟坐牢,兄弟好害怕啊。”

    “哼,你也知道害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小算盘儿,你想把周记弄的有模有样,好顺理成章的接替老爷子的位置,成为周家的继承人。”周雄不屑的说道。

    周雄仍然得理不饶人,可周青却对他没了耐心。大晚上的谁不想早点儿回家休息,谁愿意跟他在这儿费半天口舌,关键还讲不通道理。

    “好了,不跟你废话了,油盐不进的东西,周文周武,收拾一间柴房,送周大公子进去歇息,三日之内不许他接近任何人。当然,吃的你们还是要送的,不能把他给我饿死,明白了吗?”周青命令着。

    他知道周雄已经无可救药了,为了争夺家产,这家伙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周青不会心软,虽说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对他下手。但是软禁这个词儿,还是新鲜呢,就在周雄身上暂时用一用。

    “是,大哥。”两兄弟说完,便走向了周雄。

    “好你个周青,竟然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你别等我出去,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的。”周雄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

    这也就是周青,念及手足之情,就冲他刚才的这句话,完全可以喂他点儿鹤顶红尝尝了。

    可周青没有这么做,而是吩咐两兄弟将他带下去,并且派人严密看守,三日内不管出现什么事情,不许周雄踏出房门半步,否则必将重罚看守之人。

    在骂骂咧咧声中,周雄被带到了柴房,这里是放柴火用的,环境自然艰苦。

    这或许就是周家基地唯一的简陋地方了,就连厕所都设计的高大上,贴近于现代社会,贴近于人性化生活。

    唯独柴房,周青没有去管它,毕竟放个柴火,还不值当周青去下功夫设计。

    送走了周雄,周青担心眼前的男子会害怕,为了不节外生枝,便应允道:“你放心去做吧,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离开这里。刚才那个疯子你也不用担心,本公子向你保证,他绝对不会将今日的事情说出去半句。”

    听到周青保证,男子磕头跪谢着。

    离开周家基地的时候已经深夜了,本来大家都想让周青住一晚上的,但是周青放心不下初夏,便独自驾着马车回去了。

    唐朝的夜晚安静的可怕,若不是轻车熟路,周青早就迷失在这荒郊野地了。

    还好不是在长安,要不然禁夜令一下,晚上想回家也不行。

    “驾,驾!”一阵马鞭声响彻天宇。

    “铛铛铛,开门!”周青使劲儿拍打着大门。

    看门头儿老李睡得太香甜,竟然没有听到周青急促的敲门声。

    “开门啊,我是周青。”周青在门外大声喊着,却没有半点儿声音回应。

    “嗡嗡嗡!”

    “奶奶的,怎么这么多蚊子。”

    “啪啪”周青一顿乱拍,身上的蚊子被他啪死不少。

    周青有些后悔回来,更后悔自己没有带蚊香出门。照这个速度被蚊子咬下去,明天基本就贫血了。

    没想到大唐的蚊子这般蛮横,落到身上狠劲儿吸血,生怕自己吃不饱。

    “夫人,你睡了没有,夫君回来了,开开门啊!”周青大声喊着,他知道初夏听不到,可他自己也不知道抽的什么疯,就想大喊一声。

    就当无比绝望的时候,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夫君,你回来了?”初夏小声问道。

    “嗯嗯,回来了夫人,走走,赶紧回屋,咬死了快。”周青说完便将大门关了住,催促着初夏赶紧回屋,外面蚊子能咬死人。

    “夫君,你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初夏边给周青更衣边说道。

    “当然是放心不下夫人独自空守闺房,不过为夫得问你,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出去做什么?”周青张开双臂,初夏给他穿上了睡衣。

    “还不是担心夫君,这么晚了,夫君也不回来,妾身每隔半个时辰都会打开门去看看,免得夫君没办法进门。”

    周青听到初夏这么说,鼻子有些发酸,他就是太容易感动了。

    在现代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真正关心过他,更没有一个人担忧他晚上回不回家。

    如今,他在唐朝这个家,得到了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关心和爱护。

    周青想到这里,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这是幸福的样子。

    “夏,谢谢你!”周青将初夏搂在了怀里。

    初夏被这突如其来的谢谢惊住了,不解的问道:“夫君怎么了,为何要说声谢谢?”

    周青将她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在了床上:“为夫没事儿,这么晚了还让夫人为我担心,实在是对不起夫人。”

    初夏将手放在了周青的嘴上,道:“不许夫君说对不起,夫君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你我夫妻本是一体,没有什么事情是对不起的。”

    周青点了点头:“没错,夫人说的有道理。”

    周青脱掉刚刚穿好的睡衣上了床,他突然觉得浑身有些燥热难耐。

    “夫人,为夫替你宽衣吧?”周青坏坏的说道。

    初夏有些害羞,道:“夫君又要使什么坏了?”

    “你我老夫老妻了,夫人怎么还如此害羞呢?”周青说着,便轻轻退去初夏身上薄薄的纱衣。

    “夫君,妾身自己来。”初夏羞红着脸说道。

    周青将床帘扯了下来,俩人恩爱的融为一体,一夜说不完的悄悄话。

    清晨太阳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周青的房门又被敲响了。

    “三公子,你睡醒没有,老爷传你书房问话呢。”周管家铛铛铛的敲着门。

    这把周青气的,他可是刚睡着没多久,浑身酸痛无力的,哪里有力气去书房回话。

    “周管家,你告诉老爷,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晚点儿过去回话,让他先不要等我了。”周青喊道,生怕他听不见。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