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凌飞的信念
    走到大长老身旁,凌飞低声道:“大长老,凌飞有一事求您,希望您能答应我。”

    微微一叹,大长老问道:“你说吧。”

    凌飞悲伤道:“我想把四长老葬在凌家,和连爷挨着。”

    闻言,众老议论不止,二长老犹豫道:“凌飞,这有些…有些不妥,四长老毕竟是长老院的人,理应葬在凌族。”

    五长老开口道:“二长老此言差矣,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些太死板的规矩是可以适当调整。况且,我相信四长老在天之灵也会同意凌飞这样做的。”

    三长老迟疑道:“可长老院毕竟是四长老的根,这……”

    唯一没有开口的就是六长老,在这件事上,他没有任何的发言资格,

    “好了,不要说了。”一声呵斥,大长老愠声道:“我同意四长老安葬凌族,这样,和凌飞在一起的时间会多一些。”

    “是……”

    众长老赶忙停止议论,谁也不敢反对。

    随后,大长老轻声道:“凌飞,四长老可以在你凌族,切记好生安置,事不宜迟,你就先回凌家吧。”语气中有着淡淡的忧伤,虽然平静,可也掩盖不了大长老的悲痛,毕竟一同生活多年。

    “凌飞告退了。”说完,凌飞抱起四长老的尸体,神情悲恸,朝凌家方向缓缓走去。

    经过杨沥时,凌飞停顿少许,说道:“杨沥,让凌云的人把这里收拾一下吧,张巍,你五兄弟从旁协助。”

    之后便自顾自走向凌家,凌飞很难过,和他一同回去的大黑和石破天都知道凌飞的痛楚,识趣的并没有打扰。

    回到凌家后,凌飞直接来到后院,挖土葬人。

    凌威夫妇由于担心凌飞,故而一直在门口等着,见凌飞平安回来,心头先是一喜,正欲上前问候,却看到后者怀中的四长老,一种不祥预感浮现在两人心头,彼此对视一眼,便要开口询问。

    石破天为人虽说莽撞托大,却也有心细的一面,赶忙拦住二人,将凌族发生的事情大致讲述一番,当然有些危险却没有说出,只是稍微提及了一下四长老为救凌飞被杀一事。

    一番劝说下,凌威夫妇没有去打扰凌飞,而是回房做饭,毕竟现在天色渐晚。

    石破天和大黑各找了一处地方,各自修炼。

    后院中。

    凌飞跪在两座坟前,轻声道:“连爷,墨熊阳那个老匹夫死了,被我亲手杀了,您在天上可以安息了。往后的日子您也不会孤独,四…四长老陪着您呢。”眼眶通红,眼睛布满了红血丝,泪水在眼角打转,好在被凌飞强行忍着,没有落下。

    “四长老。”凌飞低落道:“您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帮飞儿挡下廉烌的攻击,不值得啊!”

    突然的一刹,凌飞略带几分沉沦的目光竟变得凌厉起来,冷酷道:“四长老您放心,飞儿此刻立誓:今后的日子里,飞儿一定刻苦努力修炼,走遍中域也定要让廉烌付出代价,一定会的!”目光如炬,凌飞紧紧的攥着拳头,朝天边望去。

    这一刻,凌飞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气质,霸气外露,有如王者之风。

    这一刻,复仇的信念化为一股生生不息的动力,贯穿凌飞心间,迟迟不散。

    这一刻,所立的誓言随着凌飞的目光直射九天,凌厉的气势随风飘荡,散落在整片后院。

    时空仿佛在此刻凝固,凌飞定格在原处,丝毫没有动弹。

    “说得好!不管前路如何凶险,都有我陪着你度过!”就在这时,一道豪迈话语自远处传来,在凌飞耳边响起。

    朝声源处望去,凌飞不由一怔,问道:“张巍,你怎么来了?”

    走到凌飞身旁,张巍轻声道:“我怕少爷又想不开,嘱咐了一下杨沥,便回来了。我一猜少爷就在这里。”虽然张巍语气略带少许玩笑,但凌飞能听出其中的关怀。

    知道他是因为曾经凌飞险些因陈连堕落,怕自己重蹈覆辙,郑重说道:“放心,不管任何什么时候,本少都不会颓废的,你忘了吗,我们不是还约定一起闯荡中域的吗?”

    “是啊,我记着呢。”张巍眼中露出几丝回忆。

    凌飞道:“墨家的仇也报了,等忙完凌族的事情,我们就去中域。”

    微微点头,随后,张巍从怀中取出两壶好酒,递到凌飞面前,笑道:“少爷,要不要干了。”

    一把接过,凌飞道:“这是自然,来,干!”说着,大口喝了起来,没有停歇,一口饮尽。

    一股温热自凌飞肚里扩散,酒劲发作起来,使得他神智都有些模糊,有了些许醉意。

    “四长老……”凌飞脑海中又浮现出四长老惨死的画面,几许忧伤缠绕在其四周,气氛顿时有些压抑。

    张巍轻叹,他来之前专程给凌飞带着酒,希望凌飞睡上一觉,这样心里的痛苦就能减少很多,轻声道:“少爷,你醉了。”

    “张巍,本少知道你的心意,我没醉,你不用担心。”运转着元力,凌飞挥发掉这股醉意。

    见状,张巍也不好在说什么。

    凌飞道:“先回去吧,爹娘想必已经做好饭菜等着我们呢。”说着就朝大厅走去。

    看着凌飞有些消瘦的背影,张巍露出几分沉思,最终跟上凌飞,一同离开。

    离厅堂还有些距离,一股香味便扑鼻而来,凌飞心里十分温暖,父母的关怀永远是无微不至的。

    走进厅堂,凌威夫妇已经在等候,除此之外,旁边还坐着两人,是杨玉儿和文羽。

    经过多日的相处,文羽心性受凌香影响,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原本冷漠的小脸此刻倒也有些温和。

    见凌飞回来,文羽率先开口,轻声道:“大哥哥,你没事吧?”

    凌威夫妇和杨玉儿的目光停留在凌飞身上,文羽的问题也正是他们想问的,故而都看着凌飞,等的他回答。

    见众人的关切,凌飞沉痛一笑,强行收起心里的负面情绪,笑道:“我没事,大家先吃饭吧。”绝地成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