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恨随梦去 (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荣臻神情微变,作为王家的族叔,他对王天荣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起初对于王天荣为求苟活放弃尊严感到气愤,现在被凌飞斩杀,心中又有些悲痛。

    愤怒的不只是王荣臻,同样还有墨家,墨海心底不甘,由于凌族大长老的插手,使他失去了战力。

    满头的白发散开,随风飘荡,配合着他有些疯癫的笑容,让他看上去像是如同疯子一般。

    墨家原本抱着必胜之心倾巢出动,为的就是大败凌族后,以免有漏网之鱼,这才全然出动。

    其次,墨海也是为了对日霞城的人来个下马威,告诉他们招惹墨家的后果,只是世事难料,他只想到美好的结局,却没考虑会成这样。

    墨家数位强者,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便剩墨海和墨熊阳父子俩,任谁心里都难以接受。

    “哈哈!”墨海突然放声狂笑,仰天呐喊一声,眼角竟有些湿润。

    凌飞沉默片刻,他仿佛能感受到墨海笑容中隐藏的几分沧桑与落寞。

    直至许久,凌飞终是开口,冷漠道:“墨海,来之前你可曾想过会是这样?”

    闻言,墨海嘴角一抽,脸上的笑容就那样凝滞,悲声道:“结局已定,现在问这些不觉得有些废话吗?”

    凌飞没有理会,继续问道:“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来过,你还会不会选择和凌族为敌?”

    身体微微一顿,双手都有些颤抖,如果一切能够重来,他不会和凌族发生任何冲突,更不会听信囬熵的谗言,害得整个墨家都蹚入浑水,可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墨海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哼道:“事已至此,何必废那么多话,直接动手便是。”

    凌飞一字一句的道:“墨海,你后悔了,只是不想承认,我说的可对?”

    一旁,墨熊阳反驳道:“为何要怕,即便一切重新来过,我也会这样做。正如你所说那样,生亦何欢,死亦何惧,人生在世,自该有番作为,死也要精彩一生。”

    “愚昧!”凌飞低声大骂,有些恼怒,瞪了墨熊阳一眼。

    墨海有些癫狂,狰狞道:“不错,死又如何,有你凌族四长老作伴,这一切都值了。”

    听到四长老,凌飞脸色顿时一变,一掌拍在墨海身上,顿时将他打倒在地。

    墨海本就虚弱至极,即便凌飞这一掌很普通,没有动用一丝元力,那也不是他所能挡下的。

    大长老和二长老等四位长老沉默不言,都被墨海说到痛处,六长老眼圈红润,墨海的话就像一根毒刺,深深的扎在他的心里,一切只因为凌玉枫的举动。

    凌飞神情冷酷,一把抓住墨海衣服,厉声怒吼,道:“住嘴,不准你提四长老,廉烌固然是主凶,可你墨家也有极大责任,本少要杀了你,为四长老报仇!”

    “反正凌玉枫也会陪葬,他的资质虽不如你,想来在凌族也算是天赋异禀的族小吧。”就在凌飞手掌即将拍在墨海头上时,他却盯着凌飞,冷笑道。

    墨海的一句话硬生生的阻止了凌飞的动作,他突然想起凌玉枫,之前是他用惊罡弩对自己发起的攻击。

    这件事恐怕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凌族小辈怎么会知道王墨两家会围剿凌族?惊罡弩为何又会出现在凌玉枫手中?凌玉枫又为何会对凌飞出手?一切的一切,都疑点重重。

    想到这里,凌飞脸色大变,质问道:“老东西,你把玉枫表弟怎么样了?”

    墨海冷笑道:“实话告诉你吧,凌玉枫早就中了噬心毒,那个家伙贪生怕死,不得不听从我的命令,才会对你出手。包括凌族的很多事情我都知道,可笑我自认为掌握你凌族一举一动,没想到的是他还有所隐瞒,并未透露你这佣兵团的事迹。

    噬心毒一开始毒素并不强,每隔几天我就会给他加点毒料,那傻子还当做解药吃,噬心毒一直隐藏在他体内没有发作。我特意在惊钢弩中做了手脚,方才他催动惊钢弩时,药性爆发出来,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死的。”

    听完,凌飞神色冰冷,厉声道:“解药在哪里?快交出来!”

    “想要解药么?”墨海颠笑道:“哈哈,做梦去吧!”

    “找死!”凌飞气急,掌心凝聚出一颗两寸大小的能量球,散发着微弱光芒,灌注在墨海体内。

    “啊!”

    一声嘶吼自墨海口中发出,听上去十分凄惨,令人有些不忍。

    墨海被大黑击败时,后者将风煞珠内蕴含着的腐蚀能量摧毁着他的四肢百骸,破坏着他五脏六腑。

    此刻又遭到凌飞火属性元力的侵蚀,整个人体内像是燃起了烈焰,格外痛苦。

    “住手!”一旁,墨熊阳惊骇,便欲出手阻止凌飞,可石破天却不给他机会。

    挡在凌飞身前,石破天手心光华流转,一股狂暴的能量自其掌中疯狂掠出,迎上了墨熊阳的攻击。

    砰!

    一声闷响传出,耀眼的光华将两人笼罩,石破天地宗之境的强横实力在此刻完美的展现出来,可怕的余波自四面八方荡漾开来,刮起一阵狂暴的飓风。

    光幕还未消散,只见墨熊阳身体飞射出去,面容苍白,脸上露出几分惊骇,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

    石破天的实力墨熊阳有所目睹,可亲身体验后还是不免感到震惊,他还是小看了石破天。

    石破天一掌之力让墨熊阳有如被万斤重的玄铁击中一般,让他仿佛遭受电击,瞬间重伤。

    倒在地上,墨熊阳顾不得站起,大声喊道:“凌飞,要救凌玉枫我知道一个办法,你快住手,我告诉你,停手啊!”看着父亲墨海被折磨,他这个当儿子也不好受。

    松开墨海,转身看向墨熊阳,凌飞沉声道:“有什么办法,快说!”

    墨熊阳答道:“凌玉枫中毒太深,想要救他只有一法,必须得有六品解毒丹才行。”

    “什么?六品解毒丹?”凌飞闻言,顿时勃然大怒,斥道:“那你告诉我,如何去寻到六品丹药?”

    “这……”他墨熊阳又岂会知道,那必须有六品以上的丹师炼制,凭他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认识的。

    见凌飞情绪激动,张巍赶忙走到其身旁,示意他冷静一些,毕竟他现在伤势过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情况发生。

    附在其耳边,张巍低声道:“少爷不必担忧,兵器阁那位前辈不正是丹师吗,解决了眼前一事,再去请他炼制一颗就好了。”

    凌飞情绪稍缓,是啊,还有邋遢前辈呢,就他感觉,兵器阁二层的那位老者对他破有好感,想来炼制一颗丹药也不是难事,故而就把思绪就放在这里。

    冷眼看着墨海,凌飞冷声道:“墨海,念你也算一代枭雄,本少就让你死的有些尊严。”说着,走到墨海身前,一掌拍在他胸口,结束了他的性命。

    带着无尽的不甘与憎恨,墨海缓缓倒地,至死都未曾能合眼,死都不能瞑目!

    “父亲!”墨熊阳低声轻念,这一刻他眼眶有些发红,毕竟血浓于水,何况老者还是他的亲人。

    “墨熊阳,你呢?”凌飞缓缓问起。

    墨熊阳有些苦涩,许久,放声大笑道:“凌飞,我是不甘,可你同样没机会杀我,这一生你都没有机会!”说着,便朝自己天灵盖拍去,打算自戕。

    凌飞眼中露出一丝嘲讽,血饮剑凌空翻转,斩在墨熊阳胳臂之上,当即断他一臂。鲜血飞溅,血腥味弥漫开来,使得凌族众小辈有些不适应,一个个面色惨白。

    一声惨叫传出,墨熊阳捂着伤口,怒骂道:“凌飞,你好卑鄙!”

    “我卑鄙?”凌飞冷笑,质问道:“那你就不卑鄙吗?当初墨振天和我约定的生死之战,他败于我手,最终呢?还不是你墨家不顾颜面,你墨熊阳活了这么久,亲自带领人手,要置我于死地。和你相比,我这算小巫见大巫了。”

    狠狠咬牙,墨熊阳不语,脸色阴沉,死死的盯着凌飞,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恐怕凌飞早已死了一万次吧。

    凌飞冷冷的道:“墨熊阳,你我之仇不共戴天,此生不会改变,当初若非是因为你,连爷也不会死去,现在我就为连爷报仇!”

    说罢,血饮剑上红光爆闪,凌飞用尽全力凝结出的庞大一击,瞬间刺穿墨熊阳的身体,后者逐渐倒下身躯。

    时至今日,墨家,也终于完了!

    “连爷,飞儿终于为您报仇了,您安息吧!”斩杀了墨熊阳,凌飞没有感到开心,脸上露出几分悲痛,心中默默念着。

    这一刻,他不禁再次想起老管家陈连死的那副画面,当时的他是那么无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