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恨随梦去 (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拖着沉重的身体,凌飞艰难的往起站,刚站到一半就又倒在地上,身体连番多次遭受重创,他已经没有力气,即便是个从未修炼过的人,现在都能轻易杀了凌飞。

    在众人疑惑的神色中,黑衣大汉石破天快步走到凌飞身前,为其输送了一股精纯的元力,这时,凌飞才有所好转。

    持续片刻,凌飞苍白的脸上多出少许红润,在石破天的搀扶下,才颤颤巍巍的勉强稳住身形,虚弱的说道:“谢谢你。”

    石破天一摆手,满不在乎的道:“和我还说什么谢,你别说话,赶紧调息,我先帮你恢复伤势。”

    就这样,石破天一直给凌飞体内注入着元力,除了抵挡的王墨两家,四周一片安静,足足过了一个时辰,石破天没有停歇一下,此刻他也是有些吃不消。

    感受着凌飞的情况,石破天面色凝重,为凌飞输送元力的同时,他能很清楚的察觉到凌飞此刻的身体状况。

    若是正常人,一个时辰的时间,再不济也能恢复六成以上的伤势,可凌飞恢复了不到一成。

    这一切都是因为凌飞逆转经脉的缘故,方才他抱着必死之心和廉烌出手一战,重伤之躯接连受到极大伤害,此刻还能活着,已经算是运气,更别提难以恢复元力。

    凡事皆有利弊,逆转经脉固然可以拥有强大能量,可也会对根基留下隐晦,现在或许察觉不出什么,日后极有可能会止步于某个境界,终身不能精进。

    凌飞道:“不要再输送元力了,我的身体情况我最了解,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恢复的,还是先解决了眼前一事吧。”

    收回元力,石破天身体轻微一颤,看得出他也不好受。稍稍缓解,石破天一拍胸膛,傲然道:“放心好了,没有你的命令,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全都住手!”

    走到前面,凌飞的大喝一声,他的话很普通,可在众人耳边响起就像是具有魔力,所有人都停止了打斗。

    看着王墨两家的手下,凌飞高声道:“这件事情相信很多人都是被迫来此,毕竟你们不是主要元凶,本少现在网开一面,离开家族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不然就把命也留下吧。”

    看着满地尸体,鲜红的血迹溅射各处都是,凌飞心里也十分不忍,先前只是被仇恨掩盖住内心深处的一面,随着战斗逐渐落幕,凌飞心态缓和很多,故而才有此决定。

    这些人纷纷对视,窃窃私语着,从众人神色中可以看出他们正处于犹豫,凌飞也不打扰,只是在静静地等着。

    “我要离开这里,凌少爷,你放过我吧。”

    不知何时,有人率先开口服软,紧接着场上一片躁动。

    “还有我,我也要离开。”

    “我也是!”

    “算我一个!”

    “凌少爷,我是被逼的,也放我离开吧。”

    “……”

    凌飞道:“愿活命的站在我左边,想留下的就站在原地吧。”

    听到凌飞的话,所有人都快速站在凌飞左边,至于留在原地不动的,却是没有一人。

    所有人都怕死,这是人类的天性,在生命选择中,这些人果断抛弃了自己的家主,也许,这就是人心丑恶的一面吧。

    “还不快谢谢少爷不杀之恩!”杨沥冲这些人吼了一声。

    “多谢凌少爷饶命。”所有人基本都是异口同声的说出。

    凌飞道:“趁本少还没有改变主意,赶紧走吧!”

    听到凌飞的话,所有人都不敢停留片刻,怕凌飞这个煞星真会改变想法。

    “滚蛋!”见自己手下离开,王天荣和墨熊阳几乎同时大骂,这些狗奴才,果然是靠不住,气愤之余不免为自己处境担忧。

    随着这些手下离开,整片地方变得宽松起来,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人。都是王墨两家重要的人。至于先前元桀派出的那一百手下,则是随着元桀离开,凌飞本想拦截,可没有那份实力,只能放走。

    此刻,王家还活着的只有王天荣、王荣臻和王汉云;墨家只剩墨熊阳和墨海;外加囬熵和垚政那两个地宗之境的‘强者’。

    凌飞走到囬熵面前,冷笑道:“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结局吧。”

    囬熵不甘道:“我好恨啊!当初就该直接杀了你,现在根本不会有这么多事。”

    凌飞哼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

    一旁,垚政道:“凌飞,今日栽在你手里,我二人认倒霉,要杀要剐随你怎样,绝不含糊!”

    沧桑一笑,凌飞拿起血饮剑,低声道:“放心去吧,他们会陪着你们的,黄泉路上依旧有照应,不会孤单的。”说罢,凌飞划出两道剑痕,终是将两位地宗强者斩杀。

    见这一幕,王天荣身体不由一颤,垚政两人是他的底气所在,看着凌飞的目光,他心头多出几分惧意。

    当即说道:“凌飞,我王家已经被你杀了那么多人,你也该停手了,放了我,我保证以后绝不会找你麻烦。”

    “哦?”凌飞轻笑道:“不找我麻烦?哈哈,王天荣,当初若非凡老出面,本少险些命丧你手,要说起来,你我之间的恩怨可谓是极大,现在要我放过你,可能么?”

    王天荣脸色一沉,还是不敢发作,求饶道:“凌飞,以前是我鬼迷心窍,我可以带着王家归附凌族,只求你放了我。”

    重伤之躯的王荣臻低声大骂,王天荣这般没有骨气,让他心底有些羞愧。

    墨家活着的几人也是心头一怒,纷纷转过头去,似乎是不想多看他一眼。

    凌飞毫不理会,冷哼道:“如果你和我的立场转变,你会放过凌族么?在你心里恐怕恨不得将我万刀凌迟,收起你那副虚伪的嘴脸吧,没用的。”

    “你如何才肯放过我?”王天荣沉声道。

    凌飞道:“若是今天你没有来攻打凌族,本少或许会考虑对王家的处置,毕竟你王家并不是真正的主谋,然而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王家的命运。”

    听到凌飞的话,王天荣脸色愈发的阴沉,冷声道:“如此说来,你真不肯放过我?”

    凌飞道:“不错,你作恶多端,早该死了,留到现在已经算是上天的恩惠。”

    王天荣厉声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说着,体内爆发出一股强横的能量,金色光芒冲天而起,宛如一道百丈光柱,绚丽多彩。

    先前对战由于他本身没有太大伤势,现在又是突然发动攻击,冲击波扩散四方,使得周围人都微微一顿,出现短暂的滞顿。

    而后,掌心光华流转,竟拍向凌飞胸口,既然是必死之局,倒不如带走一个。

    凌飞脸上露出一丝讥诮,别人反应不及可不代表他也没反应过来,早在王天荣动手的那一刻,凌飞就有所察觉,身体瞬间暴退两丈开外。

    仅剩不到一成的元力,凌飞速度稍慢,玄之又玄的劈开要害部位,可即便如此,还是被王天荣打伤,原本略微红润的脸色又苍白几分。

    见没有杀了凌飞,王天荣来不及惋惜,化为一道流光朝前方疾射而去,想就此逃离。

    “妈的,找死!”王天荣小看了石破天,大骂一声,手中战斧隔空挥动,一道斧痕顺势劈出,狠狠地击在王天荣背上,将之重创。

    凌飞摇晃的走到王天荣面前,冷酷一笑,道:“王天荣,告别人世吧!”血饮剑凌空翻转,剑尖闪烁着红芒,一举刺在王天荣心脏处,随即缓缓拔出。

    “你……”指了指凌飞,王天荣瞪着眼睛,身体逐渐倒下。

    至此,王家家主王天荣终于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