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惊退强敌
    ,精彩无弹窗免费!

    “逆转经脉?”廉烌冷笑着,以他的见解自然知道凌飞现在的状态,作为一个强者,自负的心态使得他有些膨胀,看不起弱者,故而他没有阻止凌飞,而是等凌飞到达最强的那一刻,再以自身绝对的实力去击败他。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凌飞高涨的气息终于平缓。

    此刻,爆发着三倍元力,凌飞有着超出玄王阶别的实力,再次紧握血饮剑,剑尖直指廉烌,厉声道:“廉烌,本少要你付出代价!”

    话音还在耳边打颤,凌飞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气势,元力宛如化为一道枷锁,将廉烌锁定。

    气势如虹,强大的气场笼罩廉烌,蕴含着无尽威能,四周空气都被挤压至两旁,可这对于廉烌施展的血之境域来说倒有些不够看了。

    元力极有灵性的萦绕在廉烌体表,散发着血色光芒,突然爆发出强横的能量,一道光柱自其头顶形成,直射九天,瞬间就将凌飞锁定的意念震碎。

    而后,整个人快步站临在凌飞背后,手掌之上覆盖一层光华,快若惊雷,挥舞中带起阵阵掌风,径直拍下。

    凌飞神情漠然,没有一丝恐慌,就在廉烌击中凌飞时,他突然转过身去,抬掌和廉烌攻势相撞。

    砰!

    沉闷声响自两人手掌对碰点陡然传出,一团血红光芒立时将二人淹没,能量余波荡漾八方。

    凌飞面容再一次惨白,身形倒射出去,在空中翻转两圈,终是卸掉那股反震之力,稳住身形。

    没有停歇,凌飞手腕一扬,接连挥出数道剑影,在空中不断交错融合,形成一张弥天巨网,天空的光芒都仿佛被尽数遮挡,黯淡无光。

    在凌飞控制下,剑网压向廉烌,很快,廉烌便处于剑网之内。

    感受着剑网中凌厉的剑气,廉烌不屑一笑,根本不在意双手负于身后,血舞涌动,仿佛化为一副血红战甲,镶嵌在其体表。

    当时间缓缓移去,两者碰撞一起,顿时发出密集的霹雳声响,摩擦间产生激烈的火花,宛如火雨一般划落地面。

    廉烌身体表面淡淡的红芒若隐若现,时而化作一股漩涡吞噬着剑网传出的能量,时而又形成一道结界挡在他表面,阻挡着伤害。

    起初还僵持不下,两人比拼的是元力的消耗,但廉烌终是修为更高,即便凌飞逆转经脉拥有了强大能量,也并非是前者对手。

    就在凌飞苦苦抵挡时,一股恐怖的煞气蔓延开来,无尽的腐蚀之力自血之境域中扩散而出,涌向四方。

    大黑紧握右拳,单臂之上仿若夹杂着碎石之力,两颗兽丹在其体内同时运转,强横的气势当即冲毁四周的束缚力。化为一道流光疾射而来。

    轰!

    钢拳如电,瞬间砸在廉烌胸口,只见战甲遭受腐蚀之力的破坏,出现一道裂痕。

    不大一会儿,战甲表面布满了腐蚀能量,浓厚的煞气泛起一层黑光,战甲不断地颤抖,随即被震碎开来。

    没有了战甲阻隔,剑网顺势劈落,尽数落在廉烌身上。衣服多处撕裂,廉烌肩头、后背有着很明显的剑痕,使得他身体微微一顿。

    把握住这一丝空隙,凌飞高举血饮剑,快速注入一股元力,剑身爆发出耀眼红芒,刺在廉烌胸口。

    剑入三分,便再也无法前进,任凭凌飞如何用力,也毫无办法。

    冷眼看着凌飞,廉烌神情冰寒,心中有说不出的愤怒,被一个修为低下的小辈打伤,让他丢尽了脸面,脸色阴沉到极致。

    “哈哈,真是可以,居然伤了我,去死吧!”廉烌怒吼一声,凌飞和大黑顿时被震飞,可怕的能量将两人直接重创,血饮剑则被插在地底。

    双臂高举,强烈的威压自八方传出,境域内,大量的血雾凝聚而成,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随风飘荡。

    狂风涌动,形成一股偌大的风暴,四周出现一道道裂痕,无形中散发出几许寒意,让人忍不住心颤。

    境域内,一股强烈的冲击波再度袭来,凌飞和大黑当即被震得心神俱颤,身体仿佛被炸裂一般,连同大长老和韩老等人皆口吐鲜血。

    身体一晃,廉烌出现在凌飞面前,冷声道:“你可知这片境域为何会以血为名?那是因为我曾经在境域中炼化过无数生命,这些血雾中包含着数不清的人。如今,我也要把你们这些人炼化,成为境域的一部分,那份痛苦也许你还承受不住,不过,你还得担着。仔细感受吧,肉身和灵魂的融化,可不容易见到。”

    说罢,廉烌不再多言,血雾开始变得灼热,温度急剧高升。

    看着大汗淋漓的凌飞,廉烌残酷一笑,他提升境域的威力并不快,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让凌飞慢慢感受着死亡,一步步摧垮他的意志,以此来偿还方才被凌飞刺伤之辱。

    外面,恢复元力的元桀神色略有几分迟疑,他本想将凌飞留给自己,但廉烌却已然发动攻势,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是他所能掌控的,故而只能眼睁睁看着凌飞死。

    张巍和杨沥等人面色惊变,想去帮助凌飞,可墨熊阳以及各长老强行拦下,张巍虽不甘心,却没有实力。

    “凌飞表哥,你坚持住!”

    “加油啊,凌飞表哥!”

    “不要啊!”

    “少爷……”

    “大哥哥……”

    一声声呐喊自凌族小辈口中发出,这一刻,他们多希望凌飞能站起来,能把这个恶魔打倒,救出大长老他们,可惜凌飞却无能为力。

    境域之内,凌飞无数次爆发出能量,却都以失败告终,廉烌太强了,恐怖的温度令他的意识都有些消沉,仿佛要昏睡过去。

    大黑神情冷漠,他终是下定决心,化为本体,和廉烌拼死一战。

    噌!

    最后时刻,一道斧痕划破虚空一般,重重的劈在境域之上,使血之境域猛得颤抖一下。

    咚!

    紧接着,又是一道斧痕生猛劈出,带起一阵波动,闪烁着刺目光芒,斩在境域表面,发出一声雷霆般的闷响声。

    唰的一声,境域最终支撑不住,破碎开来,化为血色元气,消散于虚空。凌飞等人这才痛苦稍缓,像是久旱逢甘霖,吸收着天地间精纯的元气。

    噗!

    境域被强行毁去,廉烌遭到极强反噬,喷出大口鲜血。

    廉烌神情狰狞,血之境域是他的根本,现在被人摧毁,使得他元气大伤,深受重创。

    廉烌暴怒道:“什么人?滚出来!”一股威压朝四周压下,方圆百里皆被笼罩。

    他万万没想到在这等时刻竟会出现敌人,还是在他感知下出现的。

    虚空闪过一丝波动,一位黑衣大汉出现,握着两把战斧,随手一挥就将廉烌发出的气势震散,不耐道:“爷爷出来了,你有什么要说的赶紧说,说完就快点滚蛋!”

    “是他!”见到来人,凌飞心头一喜,这大汉不是旁人,正是凌飞当初在森林遇到的石破天,没想到他在这里,如此的话,残风一定也在,他放心了,危险已经消除了。

    “你找死!”廉烌面色当即一沉,掌心光华流转,带起强大威能,朝石破天拍出一掌,顿时掌风呼啸,尘烟四起。

    石破天轻哼一声,大斧中蕴含着裂山之力,迎向了廉烌攻击。

    感受着斧子中的威能,廉烌脸色微变,快速收回攻势,躲避着攻击。

    轰!

    廉烌轻松避开,斧痕顺着石破天发出的方向落在地面,划开一道深痕。

    注视着石破天,廉烌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石破天狂妄道:“老子是谁关你鸟事,识相的赶紧滚,省的我动手。”

    廉烌哼道:“就凭你一人有那个实力打退我么。”

    石破天似笑非笑,不答反问道:“你确定就只有我一个人?”

    廉烌心头一震,是啊,他不知道暗处还是否有敌人,毕竟先前他并未察觉到此人的存在,难免还会有强敌在此,加上他身受重伤,已经有了退意。更重要的是现在有这大汉插手,他是没机会杀凌飞的。

    站到元桀身旁,廉烌附在其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至于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只见元桀脸色微变,扫了一眼场面,目光最终停留在凌飞身上,冷然道:“凌飞,好好珍惜性命,我早晚会收回来的!”说罢,和廉烌化为两道长虹,离开这里。

    至此,这位天尊阶别的可怕强敌终于是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