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含怒之战
    ,精彩无弹窗免费!

    “廉烌,你杀了四长老。”淡淡的语气,凌飞开口,丝毫听不出有任何情绪,仿佛两者间并没有什么关联,可了解凌飞的人却知道他心里的恨。

    “不错。”廉烌狂妄道:“是我杀得又如何,这个老东西敢坏我事,这样让他死已经便宜他了。”

    “哈哈。”凌飞突然仰天大笑,直至许久他才停下来,似乎是没有力气,双膝跪倒在地,泪水再一次顺着脸颊缓缓滑落,知情者知道凌飞是伤心欲绝,不知情者还以为他是疯了。

    时间在此刻似乎沉寂,仿佛没有了时光流逝,凌飞突然站了起来,厉声道:“廉烌,即便这一次我无法杀你,他日走遍血天大陆本少也定会把你挫骨扬灰,包括杀天在内,我也一定会让之覆灭。”

    廉烌道:“是么,我确实很期待那一天,可惜你并没有那样的机会,这里风光不错,适合你葬身。”

    冷眼看着廉烌,凌飞心中充斥着无尽杀意,周身气息缓缓高涨,一股金色流光迅速升起,萦绕在其身外。

    凌飞紧握血饮剑,胳臂上青筋暴起,看起来极为骇人,赤红的剑影随之而现,附在剑身表面,显得美丽而玄妙。

    大步朝前跨出,凌飞施展出落殇,瞬间拉近了两者间距离。原地留下一道道金色残影,突然整个人凌空站立,朝廉烌劈出一剑。

    轰!

    闷响声起,巨大剑刃陡然出现,带起漫天威能,怒斩而下。

    四周狂风大作,卷起一片尘埃,整个空间变得浑浊起来,数十丈之高的大树都被这股风浪吹得摇摇欲坠,这一击的威势显然易见。

    原本,凌飞早已疲惫不堪,想站起来都很困难,更别说发动攻击。此刻会有这样情况发生,完全是因为四长老惨死,大脑被仇恨影响,身体被杀戮支配,故而才会呈现回光返照现象。

    感受着凌飞突有的变化,大长老感触颇深,作为地宗之境的强者,他能很清楚的察觉到前者此刻的状态,身体已经透支,照此来看,很有可能会对根基有不小的影响。

    但从当下来看,目前最大的困难是打退廉烌,可到底该怎么做,大长老却微微一叹,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大长老一开始的打算十分明确,在凌族最后的一刻,他会拼死保凌飞离开。想得很好,可一切意外总是打得他措手不及。面对天尊阶别的强敌,他能保护凌飞离开吗?

    四长老遭遇不测,众人心情各异,其中最难过的,除凌飞外当属六长老。

    亲眼目睹四长老的惨死,六长老内心可谓是悲痛交加,伤心之下还带有几分悔恨。

    若严格来说,四长老的死和他还有一定的关系,若非是凌玉枫的缘故,四长老也不会死了。

    受惊钢弩一击,四长老身体十分虚弱,算是间接死在凌玉枫手中。

    当初大长老曾说过凌玉枫心术不正,六长老还有些不悦,可现在……

    挥手抹去泪水,六长老很是无助,老泪纵横,悔恨不已。

    六长老痛心疾首的看了一眼昏迷的凌玉枫,这一刻,老人暗中下定决心,倘若此次凌族能够度过危难,他一定会给大长老和凌族,更是给凌飞一个交代。

    半空,巨大剑刃散发着赤红光芒,眼看已经临近廉烌,可他目光却十分平淡,仿佛没有意识到危险。

    只见其大手隔空一挥,血之境域将凌飞再次围拢,血雾紧随而至,廉烌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顿时暴射出两道光柱,轻易击散了剑刃,化作一道元气消散虚空。

    紧接着廉烌身体一晃,出现凌飞身前,一掌印在后者胸口,将之击倒在地。

    遭受攻击,凌飞被震飞出去,连带一口鲜血,在半空划出一道红色血痕,重重的摔在地上。

    虚空之中,那两道神秘人影也看到这一切。

    黑影道:“前辈,凌飞支撑不住了,要我出手吗?”

    蓝影缓缓摇头,轻声道:“此刻出手为时尚早,你可莫要小瞧了境域,那廉烌还未真正施展出血之境域的威力,静候便是,凡事不可操之过急,你虽说修为勉强,可心境太差。”

    “哦,晚辈知道了。”黑影虚心受教,随即问道:“前辈,您刚才为何不出手救助四长老?”

    微微一叹,蓝影轻轻开口,说道:“结局早已注定,这是天意所为,非人力所能改变。凌族那四长老的死是必然的,即便此刻救他一时,也会死在别人手中。有些事情现在的你还不适知晓,当某一天你修为达到一种超乎万物的境界,很多道理你心里就会明确。”

    轻叹声中,蓝影显得有些无奈,并非他不想去救四长老,而是没有办法,这是天机子告诉他的。

    同时这对于凌飞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蜕变,只有经历过这种生命流逝,才能真正成长起来。

    黑影有些迷茫,面前之人所说十分深奥,根本不是现在的他能够领会到的,故而也不再多问,只好继续观战,眼中不时露出一丝狂热,看得出他也是有些手痒了。

    境域之中,廉烌傲然道:“在我血之境域,你拿什么阻挡,受死吧!”

    随着他手臂不断晃动,血雾开始凝聚,一支血矛悄然成型,刺向凌飞。

    “不好,凌飞有危险!”大长老等人面色巨变,合力发出一道攻击,以破天之势攻向了血矛。

    廉烌早有所觉,冷笑道:“别白费心机了,这一次谁都救不了他!”

    话音刚落,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威压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击散众人攻势的同时,双手高举过头顶,血雾升腾而起,压迫着一干人。

    这一刻,韩老、金老眼神中多出几分不信,神情焦虑,因为他们感觉到自身实力竟被压制住两成,这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简直骇人听闻。

    “这就是境域的威力么?”虚空中传出一丝波动,黑芒自语着。

    蓝影随之出现,轻声道:“并不只是这么简单,你看好的。”

    廉烌神情冷酷,血雾发出闷响,竟变得灼热起来,滚烫的气体朝天空升腾,韩老等人仿佛被消融一般,衣服都开始化为灰烬。

    随即,廉烌隔空拍出一掌,一只无形大掌悄然而生,拍在众人身上,瞬间将几人打成重伤,纷纷倒在地上。

    除了大黑凭借太初灵体勉强挡住一些力道,其余人等全部失去了战力。

    仅仅一招,几大高手都被打伤,这就是天尊阶别的强者出手,果真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存在。

    没有这些人碍事,廉烌一指朝凌飞点去。

    噌!

    一记光斑朝凌飞激射而去,速度极快,仿佛空气都被划到两旁。

    倒在地上的大长老惊呼一声,苍老的面容上有着几分无助,他想阻止,哪怕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也算,可却无能为力。

    除了嘶声呐喊,老人根本做不了什么。大黑虽然能动弹,但他离凌飞有些距离,如此短的时间根本赶不过去,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韩老等人都不由闭上眼睛,应该是不想看到接下来的那一幕。

    咚!

    光斑在离凌飞三寸时终止下来,一股无形威能涌出,将光斑击散开来。

    只见凌飞缓缓站起,眼中布满了红血丝,周身气息迅速高涨,体表闪烁着金红相间的光华,源源不断的能量游遍全身。

    众人清晰的感觉到凌飞的伤势以一种极快得速度恢复着,片刻间便到达巅峰状态。

    这一举动令人十分古怪,只见凌飞气势还在继续高涨,超出了其本身应有的实力。

    大黑平淡的脸上有着一种震撼,他曾见过凌飞这种状态,很危险。

    凌飞这是在逆转经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