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历史重演
    “血之境域?”

    廉烌话音刚落,众人都疑惑不解,不知道这血之境域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一行人中,只有韩老在听到廉烌的话,脸色微变。

    在龙湖镇,他和珍宝阁阁主彭勇关系极好,而后者如今修为已是三断地宗巅峰的修为,半只脚跨入天尊阶别,自然对境域有着一定的了解。

    而彭勇曾和韩老探讨过天尊之境,其中奥妙也略知一二,故而在听到境域两字时,韩老情绪上才会有这么大变化。

    廉烌冷然道:“珍惜这最后的时间吧,把握人世间最后的一丝美好的时光,接下来就该告别了!”

    凌飞哼道:“本少可不管你什么境域,欲杀我者,我必杀之,倘若此次我能活着,他日走遍中域必要你付出代价。”

    “哈哈!”廉烌笑道:“有骨气,可惜却没实力,用不着以后,你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噌!

    凌飞手中血饮剑横空扬起,一道血红色的元力剑刃显现而出,朝廉烌劈斩下去。

    剑刃本就发红,仿佛和境域融为一体,看不出形态。

    廉烌并未有所动作,嘴角勾起一抹邪魅弧度,只见四周血雾在其身前凝聚,形成一面血盾。

    由于受境域减幅威能的影响,元力剑刃中蕴含的伤害逐渐降低,真正击在血盾上时,显得有些鸡肋。

    廉烌道:“别白费力气了,境域之内我就是主宰者,任何物体,包括你们几人,也都是由我说了算。你这样做无非只是多消耗一些元力,加快你的死亡。”

    凌飞反驳道:“照你所说,我们就该静静等死?若是这样,还不如放手一搏。”

    “放手也好,不放也罢,终是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无非迟与早而已。”微微一顿,廉烌不再多言,隔空指向凌飞,一记光斑破空出现,朝凌飞激射而去。

    见状,凌飞脸色微变,作为当事人,他清楚的能感觉到之中蕴含着多恐怖的能量。

    脚底金芒闪烁,施展出落殇诀,化为一道长影,玄之又玄的避开攻击。可即便如此,他的衣衫还是被擦破一些,幸运的是凌飞没有受到伤害。

    “看不出你这小子底牌倒是不少,还算有点意思,可惜啊,你的修为太低了。”半空,廉烌的声音徐徐传来,语气不愠不火,让人听不出喜怒。

    话音飘荡在这片血红天地,久久不散,凌飞四周顿时被一股无形力道压迫,窒息感再度袭来。

    廉烌掌心翻转,一颗血红的元力球自其手中生出,朝凌飞射去。

    见状,凌飞心头浮现出几许不安,便想再施展落殇躲避,可他身体仿佛被万斤之重的大山压着,根本躲避不开。

    韩老等人纷纷爆发出强横能量,站在凌飞身前,艰难的抵挡,费劲全力,最终还是将廉烌攻击化解。

    廉烌眼神一冷,沉声道:“你们几个老家伙,真像苍蝇一样烦,先在旁边待着吧。”手臂朝前隔空一推,一股无形大力顺势而出,轻易就把六人震退三丈开外。

    唰!

    廉烌突然出现在凌飞面前,一掌拍出,浩瀚的元力宛如火山喷发,夹杂着恐怖的威能印在凌飞胸口。

    遭受攻击,凌飞身体不受控制的被震倒在地,喷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浮现出几分无力。

    随即,廉烌手心又凝聚出一颗元力球,爆发出万丈血芒,激射向凌飞。

    这一刻,凌飞嘴角露出几分苦涩,他已经黔驴技穷,对方实力超乎他的应对能力,根本挡不住。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场外的四长老目睹此刻情况,当即毫不犹豫,放弃对王墨两家手下的厮杀,化为一道流光,冲进了血雾,惊险的击散能量球。

    “找死!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见攻击再次被打断,廉烌有些生气,强大的能量自其体内爆发而出,凌空一脚,四长老直接被震出境域,连带凌飞也出去。

    四长老闷咳一声,廉烌方才发出的能量还存在前者的体内,破坏着四长老的五脏六腑。凌飞想要呼喊,却没有力气,因为他的伤势实在太重。

    一旁,已经失去战力的墨海见这一幕,不甘的心中多出几分欣喜,冲凌族那边大声喊道:“想得到解药就按照计划实行,否则你活不过三日!”

    凌族小辈十分疑惑,搞不懂墨海究竟在和谁说话,难道是他疯了吗?谁会去帮他呢?

    听闻此话,族小中一白衣少年身体一颤,神色悲伤,心中不断地挣扎,到底是为了解药去帮他,还是放弃自己的性命,最终还是自己那份想活着的**战胜他心里那卑微的尊严。

    从怀中取出一把漆黑弓弩,少年缓缓吧闭上双眼,两行泪水顺着他的脸颊话落,悲声道:“凌飞表哥,你不要怪我。”念叨一句,少年抬起手臂,朝弓弩内注入一股元力,弓弩散发着幽黑光芒,十分诡异。

    这白衣少年不是旁人,正是凌玉枫,而他手中的弓弩也不是别物,竟是惊罡弩!墨海的兵器出现在他的手里,这是阴谋?还是巧合呢?

    突然,惊罡弩接收了足够元力,开始颤抖起来,在凌玉枫意念控制下,一道黑色箭矢凝聚而成,朝倒在地上的凌飞射去。

    “不好!”察觉到凌玉枫攻击,族长凌战当即大叫,先前他一直注视着场上一切,根本没注意到凌玉枫的动作,发现之时已经有些过晚。

    凌玉枫修为不高,外加上墨海的捣鬼,使得惊罡弩中蕴含着绝强的能量,凌玉枫遭到元力剧烈反噬,直接昏死过去。

    这一刻,任何人都无法及时救下凌飞,黑色箭矢宛若划破虚空,夹杂着无坚不摧的毁灭力击向凌飞,凌飞能否安然无事呢?

    眼看凌飞就要被击中,四长老顾不得自身安危,挡在凌飞身前,强行为其挡下致命一击。

    凌飞是得救了,四长老脸色苍白,嘴角不断溢出鲜血,由于后者实力比凌玉枫强得不少,故而才勉强挡下。

    四长老本就是重伤之躯,精疲力竭,又受到如此强烈的一击,现在还能活着,就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凌飞大脑还处于懵圈,廉烌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冷声道:“看不出你的命还挺大的,这都能活下来,终究还是止步于我手里。下一世你要记得千万不要招惹不该惹,这一世就告别了!”

    说罢,廉烌掌心光华大盛,带起一阵掌风,朝凌飞劈斩而下。

    四长老完全已经没有活动的能力,但不知为何,竟又爆发出一股狂暴的能量,挡在凌飞身前,接下了廉烌一击。

    随后,四长老倒在地上,身体逐渐变得僵硬,他已经死了。

    “不!不要!”凌飞大声咆哮,仰天怒吼,紧紧抓着四长老的手臂,嘶声呐喊道:“四长老你醒醒,不要离开我!”可惜,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

    终前,四长老还是没有和凌飞说话,他很想,可是没机会。

    这一幕似曾相识,曾几何时,也有一位老人为他挡下墨熊阳的必杀一击,才使得他能够活下去,那个老人是凌家管家陈连。

    如今,又是因为他,四长老也丢了性命。

    这一刻,凌飞感到十分无助,四长老对他真得很好,多少次帮助他。如果说起来,四长老算是他的亲人,虽然没有血缘,可比亲人还要亲。

    当初,凌飞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才会让陈连在他眼皮底下被杀,现在又是同样的情况,凌飞又如何能不怒呢!

    把四长老的尸体轻轻平放一旁,凌飞站了起来,眼含杀意,怒视着廉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