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韩老到来
    空间仿佛被撕裂一般,突现之人就那样破开虚空。

    凌飞脸色瞬间大变,全身毛孔都不由猛得一缩,此人给他一种剧烈的危机。

    突然爆发出一股强横能量,体表周身闪烁着耀眼金芒,反向旋转,离远望去,就仿佛是镶嵌了一副黄金铠甲,如同一尊金属战将。

    随即身形快速暴退,仅仅片刻就站离五丈开外。

    来人与凌飞动作相近,化为一道流光紧追而去,一股强大的气场当即将其笼罩,不断收缩。

    凌飞只感觉身体似乎有万斤之重,他竟有些支撑不住,缓缓下垂,强烈的窒息感使得他的呼吸十分艰难。

    此人变掌成爪,一把抓在凌飞喉间。

    这一切让观战的众人神情一滞,宛如梦境,谁都来不及反应,谁又能想到虚空处还隐藏着敌人。

    凌族门口,大长老亲眼目睹,浩瀚的能量宛如海潮一般在其体内涌动,周边狂风怒号,碎石漫天飞舞,震撼人心。

    大长老不敢犹豫,化作一道长虹冲向此人,欲要解救凌飞。

    但并未如其所愿,旁边站着的那人冷冷一笑,身体晃动,一分不差的挡在大长老面前,将之拦下。

    “滚开!”

    大长老脸色难看,忍不住大骂一声,随即挥动手掌,带起狂暴的元力,一掌拍出,想把他击退。

    可惜此人修为强横,同样挥出一掌,和大长老对碰一起。

    轰!

    一道沉闷声响自两者手掌碰撞点传出,这人身体微微一晃,便把能量余波排出体外。而大长老却被震退五步,这是他事先不曾想到的,一时难以接受。

    含怒一击,竟被人轻易化解,无法打退敌人,这就意味着无法去救凌飞,大长老神情略显几分疯狂。凌飞是整个凌族最杰出的小辈,一旦发生意外那可是巨大损失,这使得他心底惊怒交加,生猛攻击变得凌厉起来。

    “少爷!”

    除大长老外,大黑是第一个察觉到凌飞有危险的人,通过灵识在其脑海产生的画面,使得他脸色瞬间大变。

    大黑突然爆发出强横的气势,施展开神秘功法太初灵体,以超出自身两倍的能量一举将墨海震退。

    身体一晃,出现在此人面前,大黑憨厚的脸上尽是冷酷之色,释放出一股无形杀意,仿佛化作一道枷锁,将之气息锁定。

    咔咔。

    大黑紧握的拳头中不断传出指骨声响,周身黑色元力时隐时现,极为神秘,恐怖的煞气升腾而起,缓缓压迫着此人,随后朝他走去。

    “住手,放开少爷!”大黑冰冷的声音在此人耳边响起,声音冰冷如霜,让人由心的感觉到一种刺骨寒意。

    “站住!”此人呵斥道:“你若再敢往前半步,我便捏碎他的喉咙。”

    闻言,大黑身体微颤,前行的脚步硬生生被终止,怒道:“你要如何?”

    此人冷笑道:“我来此只为取他性命,与你无关,你要是识相一些,就赶快离开此处,小心枉送性命。”

    大黑厉声道:“少爷要是有什么闪失,我走遍整个大陆也会杀了你!”

    这人神情狂妄,仰天大笑:“就凭你元者的修为,想杀我,真是痴人说梦!”

    被控制的凌飞开口道:“大黑,不用管本少,他杀不了我的,你只有一点做的事,就是杀了墨海!”

    随即又对此人说道:“囬熵,想要本少的命,你还不够资格,今天你二人注定要死在这里。”凌飞突然平静下来,语气淡漠的说道。

    囬熵森然道:“临死前真不知你哪来的这般底气,我倒要看看谁能从我手中救你!”

    “不许动他!”

    囬熵正准备出手,却被一道声音打乱,朝声源处望去,这说话之人竟是元桀。

    囬熵瞟了他一眼,冷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元桀傲然道:“凌飞的命是我的,不准你动。”

    囬熵哼道:“上面只不过派你来协助我,好像你还没有命令我的分量吧。”

    元桀有些不悦,当下也不再多言,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直接扔向囬熵。

    疑惑的接住令牌,囬熵面色一变,当即恭敬道:“原…原来是……”

    “不要透露我的身份。”

    “是…是。”囬熵赶忙点头,将凌飞放开,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再也不复先前的不屑之色。

    凌飞身体一移,拉开了两者距离,心底不由沉思,看囬熵的态度,他很是好奇元桀在杀天到底有着怎样的身份?

    元桀笑道:“凌飞,现在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了,继续吧。”

    “噬吞波诀!”

    元桀低喝一声,双手成一字形展开,缓缓抬起,体表幽光闪烁,黑色元力流转着,如同泉水一般,涌向两条手臂。

    只见元桀头顶巧妙生出一颗元力球,整个人被黑光自上而下的笼罩,让他看上去十分诡异。

    在其意念控制之下,元力球开始反向旋转,期间逐渐变大,且越来越快,散发出一种恐怖的吞噬力量,吸纳着天地间的元力。

    “凌飞,接招吧!”元桀大喝一声,半空的元力球宛如泰山压顶之势朝凌飞压下。

    见状,凌飞神情严肃,一股炙热自其体内传出,血饮剑纵向握于手中,隔空翻转,顺势发出十道猩红剑芒,在半空汇聚成一张剑网,迎上了元力球。

    两者相撞,顿时火花激射,天空都仿佛被染成了血红。对碰中,元力球光华呈现几分黯淡,似乎抵挡不住剑网的威能。

    元桀神情淡然,丝毫没有慌张,抬手隔空指向元力球,发出一道墨黑元力。

    得到外界能量注入,元力球光华更甚,竟是直接冲破剑网,射向凌飞。

    剑网顷刻间消散于虚空,凌飞爆发出强大能量,双手紧握血饮剑,对着元力球劈落而下。

    咚!

    偌大的爆炸以凌飞身体为中心,爆发出来,将其淹没。

    黑烟弥漫而出,仅仅片刻,只见一道赤红光柱直射九天,闪烁着耀眼红芒,浓雾当即便被冲散开来,露出凌飞那略显削弱的身形。

    冷酷的看着元桀,凌飞高声道:“礼尚往来,你也来接本少一招!”

    话音落下,凌飞体表燃起熊熊烈火,血饮剑收入光灵戒内,这一刻他施展出焚天诀第一转。

    凌飞化为一道赤红流光,如同一支箭矢,朝元桀疾射而去。

    轰!

    又是一声闷雷响彻,无尽烈焰将凌飞和元桀无情吞噬。

    唰!

    元桀从大火中暴退出来,周身元气混乱,显然是受到极大伤害,面色有些苍白,摇晃着身体,看得出他有些难以承受。

    待烟雾消散,凌飞艰难的站在原地,一手捂着胸口,大口喘气,嘴角流出一丝血迹。

    元桀神色激动,质问道:“你方才用的那是什么功法?”

    凌飞冷笑道:“你如果站在我的立场,你又会告诉我么?”

    元桀哼道:“不说?这可由不得你。”

    说着,看向旁边的囬熵,下令道:“你给我抓住他,但要把他留给我。”

    囬熵应了一声,旋即朝凌飞疾射而去,当即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场,笼罩后者,一道能量球顺手挥出,砸向凌飞。

    眼神微冷,凌飞此刻已经是虚弱之体,根本无法挡住囬熵的攻击,但他却并没有恐惧。

    手心中握着一枚符印,闪烁着淡淡的光华,终是用力捏碎。

    只见凌飞体外青光一闪,一道防御结界顿时出现,将囬熵的攻击轻易化解。

    哗!

    紧接着狂风暴动,可怕的反弹能量以两倍的力道朝四周扩散开来,离凌飞近的所有人都被震退,而囬熵却遭到极强的反击。

    虚空中光华闪烁,随即两道人影出现,站在凌飞身前。

    看那满头白丝,赫然是两位老者,其中一老伸出干枯的手臂搭在凌飞肩头,精纯的元力传到他体内,为其恢复着伤势。

    这突现的两老不是旁人,正是金阳酒楼的金老和珍宝阁的韩老!

    凌飞心底松了口气,现在不必再担忧什么,韩老终于来了!绝地成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