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人情冷暖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瀛被凌飞斩杀一事原本已经被强行压了下来,一开始还好,并未有大动静,俗话说纸包不住火,尽管王家掩饰再好,终会被人翻起。

    况且,那天躲在风家门口观戏的人也不在少数,总会有些大嘴之人,相传之下,该知道的自然也就都知道了。

    很快,此件事情便轰动日霞城,路上来往的行人无不在议论着凌飞。

    凌飞强势回归,真得能掀起浪潮吗?

    王墨两家公然结盟,据可靠消息传出,要在半月之后讨伐凌族。对此,凌族长老院隐世不出的老家伙们又会如何解决?这一切根本无法得知。

    日霞城大多数修士都在议论,三大势力间对决,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决战之后少说也必会有一方势力消失。

    喜欢热闹的人都盼望着半月之期赶紧到来,这样他们就能观赏这场大战,王墨联盟,共伐凌族,想必届时场景一定会是前所未有的壮观。

    相较于这些修士而言,凌族陷入紧张的气氛,一天上午,凌战将凌族所有小辈都召唤一堂,包括凌飞在内。

    众小辈议论纷纷,都在猜测凌战族长叫他么来的目的,不过众人都没有头绪,唯一对此了解的也只有凌飞,他托着下巴,面露沉思,心底不知在想什么。

    正台上方,凌战清了清嗓子,高声道:“族人听着,从今天起,任何人都不准踏出凌族一步,违者,逐出凌族!”

    凌战话音刚落,台下小辈中顿时一阵躁动,显然被凌战这句话搞得不知所措,人群里的凌玉枫脸色微变,如果说知情的,他算一个。

    凌战接着说道:“本族方才所言,大家都记好了,现在先安静一下,谁有疑问的可以提出,若是没有就此散开。”

    众人相互对视,很快,便有人开口。

    一族小辈问道:“族长,那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出去凌族?”

    凌战沉思道:“这个不好说,也许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也许……”话未说完,凌战缓缓摇头,无奈一笑,只是这笑容显得十分苦涩,因为他知道,或许也可能会再也没出去的机会了。

    但还是出言安慰道:“或许还得过些时间,总之大家在凌族待着便可。”

    又有人问道:“为什么突然不让我们出去了?”

    凌战道:“这是长老院的决定,本族也不是很了解,好了,就问到这里,大家散了吧!”轻轻叹息,作为一族之长,他当然明白长老院突然做出的决定,只是他又怎么能说出真正原因?遣散众人,他怕这些孩子再问出回答不了的问题。

    说完,凌战便离开了这里。

    “你们知道族长大人为何下令不让我们离开凌族吗?”

    “这谁能知道,族长的心思我可猜不透。”

    “就是,难不成你还能知道族长的命令吗?”

    “我应该知道。”

    “那你倒是说说看,族长为何这样做?”

    “你们还记得凌闫吧,前些天他外出凌族,险些遭到墨家击杀,当时凌族也下令让大家少出凌族,尽量避开墨家的人。据我猜测,族长大人这次也是因为墨家的缘故。”

    “墨家真是太可恶了,处处针对凌族。”

    “长老们什么时候才能出面对付墨家啊,我们也不用受难了。”

    小辈间各种议论,大多都是对墨家的抱怨,心中充满了那种无奈,一心想对付墨家,可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墨家和凌族虽然不和,可也没有发生这么大冲突,现在这样是有原因的。”人群中,一道浑然话语传出,声音被元力包裹着,飘荡在四周,久久不散。

    闻言,众小辈都朝声源处看去,一少年问道:“玉枫表哥,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原来说话这少年正是凌玉枫。

    “当然知道。”凌玉枫冷冷道:“一直以来和墨家作对的是谁,还不是凌飞吗?”

    人群再次嘈杂起来。

    “好像就是凌飞,三年前他不知怎的得罪墨家,从那时候开始,墨家就处处和凌族作对。”

    “不错,是凌飞把我们害成这样的,让大家被关在凌族,什么事都做不了。”

    听着这一声声的抱怨,凌玉枫煽风点火的道:“本来已经没事了,可就因为他又回到凌族,事情才会变得严重的。”说着瞟了一眼角落那边靠着柳树的凌飞。

    凌玉枫敢这样做,完全是因为他身处凌族之中,不担心凌飞对他出手。

    可惜他太高看自己了。

    靠着树干,凌飞静静地听着众人的对话,像是听戏一样,无动于衷,他已经看得很开了。

    凌族小辈整日处于族中,不经世事,太过稚嫩,他犯不着为了这事而动怒。

    虽然是有人站在凌玉枫这边,可就不代表凌飞就是孤家寡人。

    “凌志讯你住口!”凌香喝道:“不许你们这样说凌飞表哥,他可是凌族小辈中的第一人。”

    “那又如何,即便是第一人,那也是三年前的事,现在的他只不过是凌族的累赘,出了事还需要长老们出面才能解决。凌香,你还是别做梦了,你的凌飞表哥如今只是一个缩头乌龟而已。”

    “就是。”

    凌香紧咬贝齿,她特别讨厌别人说凌飞的坏话,对凌志讯的冷嘲热讽很是生气,取出玉灵鞭抽向他。

    见凌香突然出手,凌志讯也不慌张,论修为他要比凌香高出一些,冷笑道:“想动手?那我就陪你玩玩!”避开凌香一鞭,随即朝其攻击而去,轻易就将凌香压制的节节败退。

    一旁,凌娇神色微变,暗叹妹妹太心急了,身形晃动,便要朝凌志讯冲去,想将之阻拦。

    凌玉枫微微一笑,巧妙的挡在凌娇面前。

    “玉枫表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凌娇语气冷漠。

    凌玉枫笑道:“凌娇表姐别急,表妹她太不懂事了,让志讯表弟管教一下也是应该,放心吧,他做事有分寸,不会伤了表妹的。”

    凌娇十分气愤,转头朝远处的凌飞看去,见他根本不为所动,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只好自己解决,可惜以她的实力根本不是凌玉枫的对手。

    凌香挥动玉灵鞭,一连数十次攻击都被凌志讯躲开,心中更是生气。

    凌志讯有些自负,由于小看凌香,加之没有用出全力,被凌香鞭子抽中。胳臂上划出一道长长的鞭痕,渗出鲜血。

    这使得凌志讯顿时大怒,失去理智,一把拽过玉灵鞭,同时将凌香震退,险些摔倒。紧接着手心处汇聚起不弱的元力,朝凌香一掌拍下。

    “妹妹小心!”

    见状,凌娇惊呼一声,以她最快的速度挡在凌香身前,打算自己承受这一击。

    凌玉枫脸色大变,暗骂一声,若是凌娇受伤,莫说别人,六长老恐怕都会对他施以重刑,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噌!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闪过,发动攻势,瞬间将凌志讯震飞出去,夺过玉灵鞭。

    凌飞扶住凌香要倒下的身躯,怒视着凌志讯,一股杀意迸发而出,直指后者,寒声道:“念你是凌族之人,这次就当做一个警告。”

    话落,凌飞周身金光闪现,爆发出浩瀚气势,一股凌厉的气场陡然形成,将在场所有人都笼罩在内,压迫着族小呼吸都很困难,道:“你们都听好了,谁若敢再对凌香出手,休怪我不顾恩情,倒时就连长老院都帮不了你们,明白吗?”说完,这才收回气场。

    凌族小辈整日无忧无虑,何时遇过这等场面,一个个都学乖了,感受最深的莫过于凌志讯,方才他可是辈凌飞释放的杀意吓个半死,身体不受控的颤抖着。

    见此,凌玉枫不由冷哼,趁凌飞不备时突然出手,手掌萦绕着耀眼光华,朝其脖颈探去。

    如今的凌飞早已不是参加成人礼的时候,在龙湖镇历练让他警惕性很高,早在凌玉枫动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察觉。

    脚底金光一闪,施展出落殇,轻易就避开凌玉枫的攻击,横空飞起一脚,立时便将凌玉枫踢出两丈开外,同时喷出一口鲜血。

    凌玉枫面容煞白,体表气息混乱,凌飞这脚丝毫留情。

    惨然一笑,凌玉枫想不明白凌飞怎么会有这样的实力,一招将其重创,若非亲身体验,谁又会相信?

    凌飞漠然道:“玉枫表弟,你该醒醒了,这样下去你是在自毁前程。”

    这时候,四长老走了过来,见众族小神色慌忙,像是受到了惊吓,凌玉枫还倒在地上,显然是和凌飞交过手,问道:“凌飞,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