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求丹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都停止打斗,纷纷看向突如其来之人,身着一袭黑衣,面色冷漠,眼神如钩,略显几分凌厉,就那样傲立于虚空。

    对于出现的黑衣人,众人神情各异,囬熵神色冷淡,只是淡淡的瞟了前者一眼,并没有太过惊奇,显然他们是认识的。

    墨海和一干长老则是面带疑惑,他们对于来人并不知道。

    至于大长老这边,却是陷入沉思,早在凌飞和墨振天约定的生死之战时,四长老还出手相助,回到凌族后讲述过此事,其中就提及到一个叫做元桀的人,根据四长老的描述,这黑衣人应当就是元桀没错,他此刻出现在这里,还出言放自己等人离去,不知道他究竟何意?

    囬熵身体一晃,后退两丈不止,回头看着元桀,沉声问道:“为何要放他们走?”

    元桀有些不耐的道:“这是上面的命令,垚政不在这里,今晚你不仅杀不了凌飞,反而还得受困于此。”

    囬熵心底十分不甘,道:“这些人都被拦下,凌飞已然是黔驴技穷,他一个重伤之躯,难不成还能翻起什么大浪?”

    元桀冷笑道:“怎么?上面的命令你还想违抗?你还是老老实实等垚政到来再做商议吧!”

    囬熵冷哼一声,愤怒的攥了攥拳,他确实不敢违背上层指令,即使再想斩杀凌飞,却也无可奈何,身形一闪,消失在这里。

    元桀看向凌飞,笑道:“凌飞,你还记得我吧?”

    凌飞沉声道:“当然,即便你化成灰烬本少也能认出,当初我险些死在你偷袭之下,这件事本少自然忘不了。”

    元桀道:“你们走吧,虽然不知道上面为何说杀不了你,但我无法违反命令,那就再多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半月之后,我会亲自取你性命。”

    “墨海!”凌飞质问道:“玉儿的解药在哪里?”

    墨海阴森笑道:“她是被噬心毒所伤,非六品以上的丹药根本无法解除,两天之内若无解药,即便大罗金仙都救不了她的,哈哈!”

    凌飞闻言顿时暴怒,当即爆发出一股强横气势,直逼墨海,欲要动手。

    大长老微微一叹,赶忙将之拦下,此刻情况不容乐观,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能省则省。

    怒视着墨海,凌飞厉声道:“半月之后我凌飞也会让你墨家除名日霞城!”说罢,一行人离开墨家。

    待凌飞等人消失在这里,元桀道:“墨熊阳,你负责把王家的人整顿好,半月之后要和整个凌族生死一战,知道了么?”

    墨熊阳老实答道:“小人知道了。”

    元桀一挥手,道:“行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说完整个人光华一闪,离开了这里。

    ……

    回到凌族,凌飞道:“大长老,您看看玉儿伤势怎么样了?”

    大长老走上前,打量着杨玉儿,伸手搭在她的香肩,输送一股精纯能量。

    温和的元力顺着杨玉儿奇经百脉,宛如溪水一般涌入体内,但并没有碰到伤口处。

    肩头的淤毒极其霸道,元力像是有灵性,躲避着毒素。

    大长老脸色凝重,虽说他早就听说过噬心毒,可毕竟也是第一次见到,不知该如何下手。所幸毒素并不严重,不然杨玉儿早就香消玉损了。

    杨玉儿本就柔弱,再者修为又低,到现在为止,也不过只是二断玄士,大长老又不敢强行给之解除,担心杨玉儿身体会承受不住。

    见大长老面容焦虑,凌飞心里十分着急,忙问道:“大长老,玉儿她情况怎么样?有办法吗?”

    大长老苦涩一笑,旋即轻轻摇头。

    紧紧的抓着杨玉儿小手,看着越来越憔悴的少女,凌飞心底不由得一痛。方才墨海所说的话再次响起在他耳边,他原以为墨海是在恐吓,现在看来也许是真的。

    这一刻,凌飞又一次感受到无助,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挽救回玉儿的性命,如果可以,他真想用自己的命去换玉儿一命。

    一旁,张巍和几位长老纷纷低头不语,凌飞现在情绪太过激动,他们担忧凌飞会再去墨家大闹,若是如此,又当如何,他们不敢想。

    沉默良久,大长老似乎想到什么,突然开口说道:“想救这丫头,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凌飞率先问道。

    大长老迟疑片刻,轻声道:“凌飞,你去一趟兵器阁二层,那里有一位高人,或许他有能力救助杨玉儿,只是想让那人出手,却是不易。当下也无别的办法,你只能前去一试。”

    凌飞知道大长老所说之人,当日为凌香挑选兵器时遇到的老者,从其话语中听起来,那老者似乎是一位炼丹师,当时还有意收他为徒,只是被凌飞拒绝了。

    现在一想,或许那‘邋遢老头’还真有能力救醒玉儿。

    想到这里,凌飞赶忙起身,告别众长老后朝兵器阁走去。

    进入二层,这里格局和他第一次来时无太大区别,唯一不同的是门口处的台子里面多了个罗汉床,一老者正单手托着脑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这老者不是旁人,正是那邋遢老头。

    “前辈。”凌飞叫了一声。

    回应他的是老者的呼噜声。

    “前辈。”

    “前辈。”

    ……

    一连叫了十几次,老者毫无反应,像是没听到一样,依旧大睡着。

    “邋遢老头,老叫花子,快起来!”凌飞无奈叫道。

    “什么?!”不知何时,老者竟出现在凌飞身后,气得老脸通红,胡子都吹的分到两旁,气冲冲的道:“你小子怎么说话的,不知道要尊重老人家嘛!敢叫我老人家是叫花子,你是不是皮痒了?”

    凌飞一阵愕然,心底鄙夷着,嘴上却说道:“前辈,晚辈知错了。”

    老者道:“你小子不说在龙湖镇发展,又回来干什么,还来兵器阁,是专程来气我老人家的吗?”

    凌飞有些惊讶这老头还知道自己去龙湖镇的事,实属有些奇怪,不过也并未多想,灿灿的道:“晚辈哪敢气你,今天来此是有要事相求。”

    老者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道:“你凌族大长老不是已经出关了吗,找他不得了。”

    凌飞现在可谓是心急如焚,他听出老头现在是玩笑之语,双手抱拳,郑重说道:“晚辈确实有急事相求,若前辈此次能相助,晚辈愿拜您为师!”

    老者先是一愣,随即笑道:“你来此的意图我老人家知道,放心吧,那小姑娘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她是被噬心毒所伤,给她服一颗解毒丹就没事了。”

    听到老者所说,凌飞才放下心来,他从心底就有种感觉,老者是不会骗他的。

    不等凌飞过多思考,老者笑着说道:“当初我老人家游历各地,为寻一个有炼丹资质的传人,可惜一直都未尝如愿。直到后来某一天来到日霞城,巧然得知你天资聪颖,之后便开始留意你的一切,就连墨家的事迹我老人家也知道。”

    凌飞惊讶道:“原来邋遢前辈您不是兵器阁的长老?”

    “臭小子你叫我什么?”老者大吼一声。

    凌飞嘿嘿一笑,挠了挠头,尴尬道:“我…我叫习惯了。”

    老者也拿凌飞没办法了,无奈道:“我老人家堂堂一个炼丹师,当然不是兵器阁的长老。我可是一直在暗中观察你,本来还打算等你成人礼时给你炼一颗塑经丹,结果你又能重修炼了,这才一直没见面。”

    听到这儿,凌飞十分无语,早知道这老头能炼制塑经丹,他当初还何苦在珍宝阁和龙月抢。

    老者继续说道:“那天你来兵器阁挑选武器,我老人家就有收徒的意向了,只可惜你非池中之物,我没有资格收你为徒。”语气中多出几分惋惜。

    凌飞愕然道:“前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者轻叹道:“有位贵人曾找过我,要我放弃这个念头,故而我老人家也只好就此作罢。”

    “什么贵人?”凌飞好奇道。

    “是--天机子!”

    此话一出,凌飞脸色一变,又是天机子,那神秘的天机子到底是谁?为何要理会自己这些事?他十分好奇,对此根本一无所知。

    老者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交给凌飞,说道:“这便是噬心毒的解药,给那小姑娘服下,三日之内便会苏醒过来。”

    凌飞再次抱拳,道:“多谢前辈,前辈此次大恩晚辈定当牢记于心!”

    老者挥挥手,道:“行了,快去救小丫头吧,你小子要是真有心,就给我老人家寻摸一个有炼丹资质的徒弟吧。”

    凌飞笑道:“要是有和我一样聪明的,我即便绑也要给您老人家绑回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