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安然离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注视着两人的战斗,凌飞神情严肃,他并没有闲着,而是发出意念探测囬熵。

    此刻,囬熵体表元力产生了极大波动,显然大黑对之造成了不小的的伤害,把握住最佳时机,凌飞大声道:“张巍,快动手!”

    闻言,张巍点点头,随即刀光一闪,冲向囬熵。飞临半空,双手高举骨魂战刀,随即猛然劈落而下。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囬熵奋力抵挡,手臂缓缓抬起,掌心处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黑光,隔空汇聚起一道光华,眨眼便化作百丈光柱疾射而出,刹那相撞。

    轰!

    一声惊雷般的巨响陡然传出,其声势浩大,音波宛如滚滚奔流响彻云霄,旋即引发一片爆炸,刺人眼目。

    离远望去,整个墨家就像是被这片光幕淹没一般,无声述说着这一击的可怕。

    地面灰烟四起,周围燃烧起多处烈火,众人纷纷展开元气护体,以便抵挡能量余波的冲击。

    待得尘埃尽落,对战中两人身形缓缓显露出来。

    这一刻,张巍神色中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一击他几乎用出九成力道,还是在囬熵毫无防备下发出的攻击。

    初次交锋,张巍心底已经有了个大概,在场人中,大长老修为虽同是地宗之境,毕竟也只刚突破修为,即便能抵挡片刻,终究不会是其对手。

    而他所知道的也只有一人能让囬熵感到压力,那人便是大黑。

    张巍实力不弱,更是有着一颗沉稳的心,他也是凭着自己时刻冷静的头脑才一步步走到现在。

    危机面前,张巍面露沉思,大脑不断转动,衡量着此刻的利弊。

    另一边,囬熵脸色阴沉,按照他原本的心态,凌飞一干人不过是几只跳梁小丑罢了,不出面则已,一出面必将一举击败,可仅仅和大黑的一次对碰,张巍的一次偷袭,便让之身受轻伤,看起来短时间内还真无法拿下众人。

    就在这时,凌飞周身燃起了熊熊烈焰,周围空气温度都急剧高升,双眼通红,布满了红血丝。

    “焚天诀,一转火身!”

    大喝声中,凌飞单脚点地,腾空飞起,双手平展间带起无尽赤芒,让他看上去如同火尊出世一般,与此刻的夜形成鲜明对比。

    话音高昂,飘荡在这片天地久久不散,伴随着一股狂风猛然袭至。

    随即,凌飞双臂高举,一股浩瀚的能量冲天而起,眼含杀意,化为一道流光冲向囬熵。

    “少爷不可!”张巍面色突然一变,囬熵的强大他可是深有体会,以凌飞的修为上前无异于羊入虎口,故而强行压下体内翻腾的元力,握起骨魂战刀,再度朝囬熵杀去。

    见凌飞杀来,囬熵眼中闪过一丝残酷,正想将凌飞拿下,可他却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冷风,张巍攻势已然临近,不得不改变计划。

    哗!

    一道妖异黑芒自囬熵体内爆发而出,缠绕在其身外,由于天色过晚,除了那双略带寒意的眼神,整个人仿佛融于黑暗之中,看上去阴森至极,让人忍不住胆颤。

    在囬熵意念控制之下,两股强横的气场陡然发出,将冲击而来的两人所笼罩。

    气场内,无形威压不断压迫着两人,使之无法动弹,随后就想发动攻击。

    “够了!”

    可惜一切都未尝如其所愿,大长老迸发出一股强烈气势,将囬熵的气场击散,凌飞两人这才得到喘息。

    掌心翻转,一颗元力所化的能量球自大长老掌心悄然生出,在其手上欢快的跳跃。闪烁着艳丽光华,像是为这孤寂的夜晚平添几分色彩。

    手臂一晃,能量球突然射向囬熵,在空中幻化出无数残影,宛如一片光雨,格外妖艳,耀眼的光芒让众人不由得抬手遮挡。

    “雕虫小技!”

    囬熵冷哼一声,双手横放胸前,一颗幽黑球体缓缓形成,朝半空激射而去。

    轰!

    幽黑球体穿透数不清的幻影,十分精准的撞击在光球之上,发出一声闷响。

    噌噌。

    二者僵持不下,飞速旋转间摩擦出阵阵火花,煞是美丽。

    持续好一阵,最终能量球不敌,被囬熵发出的攻击打散,而后,幽黑球体划破虚空一般,直射大长老。

    由于速度太快,大长老再想躲闪已然不及,只好奋身抵挡,抬起右臂,手心处白光大盛,在众目睽睽之下竟朝幽黑球体徒手抓去。

    就在大长老即将碰到黑球时,突然变换手势,一掌拍了下去。

    唰的一声,黑球又朝囬熵射去。

    “嗯?真是有趣!”囬熵先是一愣,旋即又在掌心间凝聚出一颗能量球,抵消掉这一击。

    先前他可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自己攻击,说出去难免会有些滑稽。

    囬熵朝墨熊阳说道:“墨老儿,这老家伙我给你拦住,那凌飞你墨家能捉住吧?”听起来像是询问的口吻,可实际上却是不可抗拒的命令。

    看着这一幕,凌飞不由讥讽道:“老匹夫,这就是堂堂墨家家主的做法,为求苟活,不惜做别人的走狗!”

    这一句话让墨熊阳脸色青一阵紫一阵,很是难堪,凌飞的话无异于是一根毒刺扎在他心底最深处,正好是他的痛处。

    可囬熵就在墨熊阳面前,即便他心中怒气再大,那也必须忍住。

    和其父墨海对视一眼,墨熊阳神情表现的很恭敬,一副略显迟疑的样子,指着大黑说道:“回大人,那蓝衫大汉也请您一并拦下,若是他阻止,倒是有些棘手。”

    囬熵眼含深意的看了墨熊阳一眼,这让后者不由打了一个激灵。

    低头沉思,同时面对大黑和大长老,绕是以他的实力,也有不小压力。但他的目的倒也简单,只是将两人拦下而已,想来也没什么大碍才是。

    有此想法,囬熵点头道:“这倒也无妨,只是你墨家必须尽快捉住凌飞,此次只许成功不可失败!”

    “大人放心!”墨熊阳赶忙点头。

    随后,墨家三位长老主动出手,却被三长老和五长老拦下。

    时间仓促,张巍来不及过多思考,只好拦下在场实力最强的墨海,他采取以守为攻的战略,故而一时间并未呈现败势。

    见众人皆被拦截,墨熊阳阴笑两声,缓缓走向凌飞,森然笑道:“凌飞,看来你注定是要败在我手中了。”

    对此,凌飞并没有太多当回事,就凭他墨熊阳,能杀了自己么?

    并不是凌飞狂妄,但他却有着自信,墨熊阳没机会杀他,日后会如何凌飞不敢多想,不过今晚的确是这样的,可别忘了凌飞身上还有韩老所赠的保命符印,若真到关键时刻他会选择捏碎的。

    墨熊阳并不知道凌飞心里的想法,他一心只想取凌飞性命!

    “擒风手!”

    一记掌印瞬间自墨熊阳手中发出,攻向凌飞,瞬间便将其震飞。

    凌飞此刻身体本就虚弱,一时难以抵挡,被击飞半空。

    身形翻转四圈,凌飞才卸下这股冲击力。

    墨熊阳掌心光华流转,再次一掌拍出,实实在在的印在凌飞胸口。

    凌飞口中喷出一股鲜血,身体十分虚弱,墨熊阳毕竟是三断元者的修为,攻击自然十分强悍。凌飞强行凝聚起体内残留元力,施展出落殇一直躲闪。

    众人各自施展的法诀,色彩斑斓,照耀着这片大地,显得十分明亮。整个墨家庭院一片狼藉,四周摆放的假山已经化为了灰烬,景象十分凄惨。

    虚空之上光华一闪,一道人影出现,大喝道:“全都住手,今晚放他们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