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大闹墨家 (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血债终须血来偿?有志气,只是,你能做到么?”冷哼一声,墨海周身爆发出强横的气势,一举震碎体表的元力枷锁,寒声道:“这句话本是老夫该送给你的,你杀我墨家长老,我自当不会放过你。”干枯的手掌缓缓抬起,一股凶猛的元力宛如浩瀚洪流,朝凌飞冲击去。

    凌飞双手握起血饮剑,朝墨海怒劈而下,剑身表面覆盖着一层猩红光芒,眨眼间就放大数倍,只见一道刺眼虹光爆闪开来,将整个庭院尽数照亮。

    只见墨海掌心光华流转,一把将剑刃抓在手中。

    噌噌!

    无尽火花自墨海指缝间滑落,那一场景就像是下起了漫天火雨。手指勾回,剑刃当即便被捏碎,化为一股元气,升腾虚空。

    阴笑两声,墨海身体突然消失在原处。

    “凌飞,既然来了墨家,老夫身为墨家主人,自然该好好招待你一番!”墨海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让人听不出方向所在。

    哗!

    突然,一道绚丽光华自凌飞身后袭来,化为一只虚幻大手,一抓而下。

    凌飞神情冷漠,双目通红,无尽的仇恨让他失去了理智。手腕扬起,血饮剑散发着庞大热能,当即爆发出一股赤红光芒,随着凌飞的举动,百丈血刃凌空生出。

    雄浑烈焰宛如滔滔江水,又仿佛洪荒之泄,夹杂着庞大的能量,径直劈在半空压下的巨掌上。

    轰!

    低沉闷响从碰撞点中缓缓响起,摩擦出一股黑雾,仅仅片刻便和这黯淡虚空融为一起。

    大手之上萦绕起一层薄薄的光华,只见其中竟多出一道剑痕,可即便如此,却依旧不影响手掌的压落。

    “吼!”

    仰天怒喝,凌飞神情暴怒,若正常情况下,他会选择躲闪。可惜此刻的他,内心已经完全被仇恨所蒙蔽,即便面前是刀山火海,也无法阻挡他的恨意。

    面对强悍攻击,凌飞周身爆发出恐怖的气息,二断玄王的修为在这一刻展现而出,体表红光爆闪,燃起了熊熊烈焰。

    双手抓住剑柄,凌飞化为一道长虹,朝着巨掌暴射而去。

    噌!

    又是一道声响,血饮剑剑尖刺在了巨掌之上,那样子就像是金属碰撞一般,摩擦着耀眼火花。

    对碰中,凌飞手臂不由得微微一颤,他被那股反弹力道震得发麻,但却依旧不曾退缩。反而鼓足气劲,朝前刺去。

    终于,半空那元力幻化的大手硬是破开一道长口,凌飞冷笑一声,眼神愈发冷厉,此刻他身体已是横躺之态,极速旋转起来,火光四溅。

    持续仅仅片刻,凌飞便穿过大手,从另一头钻出。只见得巨掌微微一颤,便化为一股元气消散开来。

    与此同时,墨海身形显露出来,由于方才操控的巨掌遭到摧毁,自身也受到一定反噬,闷咳一声,眼神微凝,心底却十分震撼,墨海万万没有想到凌飞竟然将他的攻击打断,这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

    察觉到凌飞现在状态古怪,墨海眉头一掀,要知道先前那一击可是用了他七成力道,按理来说凌飞至少都会被其镇压。而现在的情况非但没有让凌飞受创,相反还被其将攻势打散。

    墨海质问道:“凌飞,你施展的这到底是什么功法?”

    凌飞讽刺道:“墨海,你是老糊涂了么,处于敌对状态,你认为本少会告诉你?”

    墨海虽然不知道,可并不代表别人也不知道。

    一旁,墨熊阳解释道:“父亲,这小子所用功法名叫焚天诀,极为霸道,当日王天荣就险些死在这招之下。”

    墨海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旋即邪笑道:“小子,交出这套功法,老夫给你留个全尸!”

    暗暗恢复着消耗的元力,凌飞冷然道:“很多人都对本少说过这句话,可我依旧还站在这里,想杀我,你还不够资格。”

    墨海眼神微眯,森然道:“你这是故意激我,如此只会加快你的死亡。”

    凌飞嘲讽道:“三年前本少在你墨家受尽折磨,当时我也许会死在这里,说起来这还得感谢你那不成气候的孙子,让本少有一线生机,如今你墨家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是吗?”墨海脸色阴冷,道:“你身处虎口,老夫真不知道你从哪来这么大的自信。”

    墨熊阳道:“父亲,还是不要跟他废话了,直接抓住这小子,直接逼问功法下落便是!”

    “好,你我二人一同出手,短时间内将其拿下!”墨海点头同意,他也懂得迟则生变的道理。

    说完,墨海父子化为两道残影,一前一后朝凌飞以夹击之势而去。

    “卑鄙!”凌飞神情一变,方才经过调和元力,情绪也逐渐冷静不少,暗叹刚刚的举动有些冒失。

    见两人同时发动攻击,凌飞脸上多出几分凝重,论单打独斗来说,他都不是墨海对手,更何况出手的还有一个墨熊阳。

    全力施展开落殇,凌飞体表金光闪烁,身体立即暴退三丈开外,玄之又玄的避开攻击。

    墨海冷笑一声,悄然出现在凌飞身后,一股强大气势陡然自其体内爆发,气息将凌飞锁定。随即,手臂挥动间万丈光芒闪现而出,将凌飞笼罩在内。

    由于被墨海锁定,凌飞根本无法躲避,只能全力抵挡。

    血饮剑横放胸前,妖艳剑芒一闪而出,劈在墨海的攻击之上。只是,元力所化的剑刃刚触碰到这片光芒时,便尽数被吞噬。

    见状,凌飞手腕晃动,一连劈出十三道剑影,在空中钩织成一张偌大剑网,和光芒相互交错,不断摩擦消融着。

    由于此刻天色黯淡,两人的攻击散发出耀眼色彩,和这片景象形成鲜明对比。对势中,漫天火花宛如一阵火雨,倾洒而下,整片大地像是燃起了熊熊烈焰,持续了很短暂光景,随即又恢复原样。

    最终,凌飞还是不敌墨海,万丈光华化作一座牢笼,被后者压制。

    凌飞掌心凝聚出一颗元力球,击砸在光幕上,除了淡淡的闷响声,没有任何变化。

    还未来得及思索破解之法,一道黑影便自远处疾射而来,正是墨熊阳!

    “擒风手!”

    大喝一声,墨熊阳手臂悄然探出,如同毒蛇游蹿,轻易就穿过光幕,重重的拍在凌飞肩头,一举将其重创。

    墨熊阳毕竟是三断元者阶别的强者,即便是普通的一击寻常人士都难以抵挡,更何况这一刻他还用出了自身七成力道,可想而知凌飞承受了多大伤害。

    噗!

    一口鲜血喷出,溅射四周,白色衣袍都被染得猩红。凌飞脸色顿时煞白,身体十分虚弱,周身元力起伏不定,久久不能平缓。

    面对两大强者同时攻击,哪怕凌飞身法再过灵活,落殇再过玄妙,可也不易躲避,毕竟双方间的修为有着很大差距。

    就在这时,三十余墨家手下快步走来,为首之人是一位身着黑衣的少年,两只如鹰凌厉般的眼睛,样子看上去略带几分颓废,正缓缓走来。

    看着这少年,凌飞脸上面无表情,心中却冷笑,三年中让自己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活着的人正是这黑衣少年--墨振天!

    说起来,凌飞经脉被废,从一个天之骄子变成了人人嘲讽的废物,这一切的根本,墨振天算是最大的元凶,也正因他的毒计,让凌飞活了下来。

    换种方位来说,墨振天救了他凌飞一命。

    走到凌飞身前,墨振天嘲笑道:“凌大少爷这是怎么了?你比起以前可傻多了,孤身一人来墨家撒野,这是在送死么?”语气虽然平静,却隐隐带有几分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