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血之誓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经历了一场大战,凌飞等人并没有直接赶路,而是先原地休息,各自恢复着伤势。

    时间就在众人调息中度过,天色不知不觉已经黯淡下来,此刻已是戌时一刻,一行人伤势也调息的差不多,故而接着赶路。

    路途,凌飞问道:“四长老,墨家总共有几位元老?”

    四长老略作思索,答道:“据凌族曾打探,不连墨海算内,共有四位长老。”

    “那他们的修为如何?”凌飞再次问道。

    四长老沉思道:“墨家大长老是三断元者的修为,和我凌族二长老相当;二、三长老是二断元者修为,实力和三、五、六长老与我相差无几;四长老相对要差上一丝,但也有着一断元者的修为,依旧不容小觑。”

    “哦。”凌飞点点头,恍然道:“是这样啊!”

    四长老好奇道:“你小子怎么会突然这样问?”

    凌飞笑道:“因为墨家现在只剩三位长老了。”

    六长老道:“你此话何意?”

    凌飞淡然道:“因为墨家的四长老墨天已经死在我手里了。”说话间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仿佛是在说一件极小的事。

    “什么?”两位长老神情一变,满眼震惊的看着凌飞。

    六长老道:“墨家长老很少踏足外界,凌飞,你是如何杀了墨天的?”

    凌飞把当日来龙湖镇时遭遇王墨两家袭杀一事讲了一遍,听得两老惊得合不拢嘴,对凌飞更是赞赏不已。

    四长老沉声道:“墨家真是狠毒,竟派人埋伏,好在最终还是平安无事。”

    “不错。”六长老点头道:“墨家奸计不成,此举无疑是在自掘坟墓,损失一位元老人物,墨家想来也心痛。难怪方才墨海看你的眼神都带有杀意,原来是有此一事。”

    四长老看着一旁沉默不语的文羽,突然问道:“这孩子是谁?”

    凌飞低声道:“一言难尽,这件事等回去了再作详释吧。”

    “嗯,那好,我们还是快点赶路吧,赶紧回到凌族。”四长老点点头,说了一句,随即加快了步伐,由于有文羽在,也没有太快。

    ……

    一个时辰,众人终于是回到日霞城。

    天色已晚,除了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四周只剩一片寂寥。

    凌飞道:“四长老,我先回凌家看看。”

    闻言,四长老神色有几分迟疑,半晌,这才恢复正常,点头道:“那你先回去吧。”

    凌飞捕捉到四长老眼神中的一丝不自然,虽然疑惑,不过也没有多问,他总感觉凌家似乎是出了什么事,当即赶忙朝凌家方向走去。

    大黑和张巍等人也紧跟上去,很快,众人便消失在眼前。

    看着离开的凌飞,四长老神情露出几分担忧,轻叹道:“希望这孩子能够冷静一些吧。”

    六长老安慰道:“四长老无须太过焦虑,这是凌飞必经之路,是他生命中的一道坎,作为外人,我们帮不了什么,一切不都要靠他自己么。”

    “是啊。”四长老道:“我们也回凌族吧,希望大长老尽早出关,或许一切都能逢凶化吉。”

    说罢,二人周身光华闪烁,旋即化为两道虹光离开此处。

    来到凌家门外,门口两名看守的护卫正轻轻打盹,凌飞径直走了过来。

    两护卫感知到动静,慌忙醒来,见到来人是一位清秀少年,身着白衣。

    打量片刻,一护卫道:“你是…凌少爷?”

    凌飞顾不上和他多说,道:“正是本少,快些开门。”

    “是!”

    两护卫不敢迟疑,赶忙打开大门,凌飞匆忙朝厅堂走去。

    来到厅堂外,见屋里还亮着光,显然里面的人还没有入睡,便推门走进。

    “谁?”一道粗犷声音传出,紧接着一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一见来人,男子面色大喜,道:“飞儿,你回来了!”

    正在这时,一妇人也急忙走了出来,看着凌飞,神情中有着几分激动,哑口无声一般,千言万语都说不出来一句,可其中的那份亲情,根本不需要任何话语来表述--此时无声胜有声!

    凌飞笑道:“爹,娘,我回来了。”

    不错,这对夫妇正是凌飞的父母。

    给凌飞整理着褶皱的衣袖,妍溪如柔声道:“回来就好。”

    凌飞问道:“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没休息?对了,玉儿呢?怎么不见那丫头?”

    “这……”妍溪如抿着双唇,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还是凌威开口,叹道:“玉儿在凌族。”

    “嗯?”凌飞十分疑惑,问道:“玉儿怎么会在那里?”

    凌威轻声悲叹,最终还是将杨玉儿的事情给凌飞讲述了一遍。

    “什么?玉儿有危险?”凌飞身体不由一颤,死死攥着拳头,强行冷静下来。

    张巍一众正好赶来,凌飞先是嘱咐文羽待在凌家,随即朝凌族走去。

    看着凌飞急迫的样子,张巍知道一定有事情发生,安排道:“玉龙,你们四人守着凌家,提高警惕,我和大黑去找少爷。”

    迅速来到长老院,便看到众长老坐在一起,顾不得行礼,凌飞问道:“二长老,玉儿在哪里?”

    二长老苦笑一声,指了指里边的屋子,凌飞快速过去。

    推门进入,便看到杨玉儿躺在床上,除了平缓的呼吸,再也没有任何动作,任由凌飞怎么呼唤,杨玉儿都不曾理会一下。

    杨玉儿面容苍白,香肩左侧被毒箭刺穿,现在还有一片淤毒,让人都忍不住有些心悸。

    凌飞神情暴怒的跑出门外,仰天怒吼:“墨海,我凌飞势必让你墨家付出代价!”

    说罢,化为一道流光朝墨家方向疾射而去。

    “这……”

    见暴怒的凌飞离开,五位长老顿时不知所措,生怕凌飞一时气昏头脑,做出什么傻事。

    二长老正准备下令安排,就见张巍和大黑赶来。

    张巍问道:“二长老,少爷去哪了?”

    二长老叹息道:“凌飞恐怕是去墨家了。”

    “遭了!”张巍神情猛然一变,凌飞去墨家可是十分危险的事,甚至有可能因此断送了性命,当下便要朝墨家而去。

    “且慢!”二长老拦下张巍,说道:“墨家势大,为保险起见,让三长老和五长老陪你们一同前往,彼此间也好有个照应。”

    随后,四人便赶往墨家。

    一座大大的府邸,黑色的大门,正上方有一块牌匾,写着墨家两个金灿灿的大字,门口并排站着六名护卫,举着火把,看守着墨家。

    就在这时,一道金色流光自远处疾射而来,白衣少年手握赤红宝剑,直接朝墨家走进。

    “什么人?站住!”门口护卫出言阻拦。

    凌飞双眼通红,沉声道:“挡我者死,避我者活!”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敢来墨家撒野,真是自找死路!”一护卫冷笑连连,高举火把冲向凌飞。

    手腕一扬,一道剑影陡然出现,劈落在那护卫脖颈,正往过走的脚步突然停住,就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整个人倒在血泊之中,顿时气绝身亡。

    “有敌袭!快去禀报!”见到这么血腥的一幕,其余五护卫都面带恐慌,朝墨家庭院跑去。

    轰!

    凌飞横空一脚,将大门一脚踹开,径直走入。

    庭院内。

    一道黑影闪过,墨家家主墨熊阳出现,冰冷的看着凌飞,残酷一笑,道:“真是好胆,竟敢孤身一人前来我墨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凌飞,这一次你就彻底留下吧!”正说着,掌心凝聚起一颗能量球,射向凌飞。

    身体一晃,避开攻击,凌飞寒声道:“本少要灭你墨家!”

    “哈哈!就凭你?”墨海身形一闪,出现在凌飞面前,嘲讽道。

    冷眼看着墨海,凌飞死死的握着血饮剑,双手都在颤抖,看得出他此刻心中充满了怒火。

    凌飞缓缓抬起手臂,剑尖隔空指向墨海,厉声道:“残风呼啸天地寒,凌迟碎骨谁人怜?恶果自受仍自验,血债终须血来偿!”话音刚落,一股霸绝天地的能量陡然自凌飞体内疯狂扩散,气息化为一道无形枷锁,将墨海牢牢锁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