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六大势力齐聚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该死!”看着刘猛又一次无情斩杀了猫王的一名手下,老猫神情愤怒,攥紧了的拳头,指尖发出清脆的响骨声。

    故而也不停顿,闪身朝刘猛疾射而去。

    面对攻击,刘猛毫不畏惧,大笑道:“早就听闻老猫团长实力强横,今日我刘猛就来试试!”停止了对猫王的出手,刘猛折身相迎,拳头之上青光流转,一层淡淡的光华覆盖其表。

    一拳轰出,狂风怒号,像是波浪一般,杂夹着半漫天拳影冲击而去。

    初次碰撞,刘猛被震退三步,不过自身却未受到伤害,故而刚一稳住身体,便再度朝老猫发出攻击。

    呼呼~

    狂风飞起,地面荡起一层厚厚的灰尘,使得空气都变得浑浊起来。

    “找死!”

    见刘猛不退反进,老猫顿时勃然大怒,这就像他的尊严被人践踏,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他,何时遭人如此挑衅。

    伴随着老猫的怒火,一股狂野能量当即喷薄而出,四周空间竟然变得扭曲起来,双臂高举,强大的元力顿时冲天而起。

    随即,老猫一步跨出,元力在其手中形成一颗巨大光球,缓缓压下。

    刘猛神情严肃,他知道老猫实力深厚,并不敢大意分毫,周身光芒闪烁着耀眼光华,抬起手臂,做出格挡之势,一个盾牌凝聚而成,看那样子赫然是要硬接。

    砰!

    光球压在刘猛身上,顿时发出一声闷响,烟雾滚滚,萦绕在他的四周,肉眼根本无法看到浓烟之内的场景。

    纵声狂笑,老猫没有停手,汇聚起一颗颗光球,接连不断的砸向刘猛。

    烟雾之内,刘猛艰难抵挡,每一次光球砸落都会让他手臂颤抖,身前盾牌散发着的光华就黯淡几分。

    面色发白,额头溢出的汗珠划落下来,刘猛顾不得擦拭嘴角的鲜血,不断地朝盾牌上输送着元力,以便继续维持。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老猫发动了足足数十次攻击,余波荡漾,冲击着四周。

    只见刘猛脸色愈发难看,怒喝一声,猛然爆发出浩瀚能量,身前盾牌飞速旋转,竟转化为一颗能量球体,在他的控制下,朝老猫激射而去。

    老猫冷笑连连,对此十分不屑,掌心处光华大盛,发出一道极为强横的光柱,一举穿透了能量球。

    刘猛还未来得及稳住身体,老猫便鬼魅的来到他面前,一手扣住他的喉咙,使之无法动弹。

    老猫森然道:“之前我给过你机会的,你并不想珍惜,依旧选择和我猫王作对,咎由自取,本团长现在就为那些惨死你手中的人报仇!”

    说罢,另一只手掌缓缓抬起,玄青色光华闪烁,一掌拍下。

    噌!

    一道剑芒突兀掠出,如同刀锋一般,朝着老猫飞射而去,将他的攻击强行打断。

    老猫一掌震退刘猛,随即身体晃动,躲开了这一击,冷眼朝那边看去。

    凌飞周身金芒闪动,斜握血饮剑,嘴角上扬,随着他手腕晃动,一道道剑光随之而现,在空中缓缓凝聚,竟钩造成一张剑网,朝着老猫铺去。

    攻势极快,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将老猫包笼在内,而后快速收缩。

    剑网之内,老猫四周传出一股威压,周身青芒时亮时暗,似乎是有些承受不住这股压力。

    怒吼一声,老猫神情狰狞,掌心黑雾涌动,随即两手向前一抓,双手就那样握住剑网,看其模样,势要直接撕裂。

    刘猛稳住身形,见到老猫动作就知道他要做什么,故而也不迟疑,隔空轰出一拳。顿时间狂风怒号,一道金色拳影猛然出现,冲向老猫。

    见状,凌飞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双手握着血饮剑,剑尖指天,体内元力开始暴涨,朝血饮剑中疯狂输送。

    嗡嗡。

    血饮剑发出清脆剑啸,剑身不断颤抖,显得极为欢快。

    这一刻,凌飞周身金色光华开始转变为血红之色,就连周围空气的温度都在不断升高,火属性气息瞬间爆发开来,空间都被染红。

    神情严肃,此刻的凌飞宛如执掌火焰的天神,看上去是那样的神圣。

    当火属性气息到达一个空前高涨后,终于是停止了元力的输送。

    凌飞大喝一声,血饮剑凌空劈下,一道猩红剑刃竟是直接出现,朝老猫缓缓落下。

    巨大剑刃散发出无尽威能,所过之处,就连空间都仿佛被划开一般。在两人注视之下,缓缓压了下去。

    这一击用尽了凌飞十二层力道,其威力可谓是惊世骇俗,离远望去,就像是一道长虹贯日,美丽至极。

    在场所有人都在战斗,谁都没闲着,可唯独王勇……

    王勇由于之前“受伤”,所以没有加入战斗,此刻,他神情露出几分沉思,眼下胜负比较难定,张巍虽说不及袁海,但前者修为功底深厚,故而短时间也立于不败之地。

    随后他又看向大黑那边,王锏被打的节节败退,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看此情形,恐怕用不了半刻便会战败下来。

    而这边凌飞和刘猛已经用出了浑身解数,可还是拿老猫没有办法,据他估计,很快两人就会被老猫打败。

    就目前情况而言,总体局势要偏向凌飞一方,毕竟大黑一旦抽出身后,老猫必败无疑!

    暗暗思索,终于是有定选择,见众人视线不在自己身上,悄悄召回一心腹。

    那人走近,疑惑道:“团长大人叫属下有事?”

    王勇低声道:“等下你趁他们不注意时就离开……”

    未等王勇说完,心腹出言打断,正色说道:“团长大人放心,属下决不临阵脱逃,即便付出我的生命,也会挡在大人身前!”

    闻言,王勇先是一愣,随即轻笑一声,看来他是误会了,道:“我并非叫你逃跑,而是让你传讯消息。”

    心腹不解道:“什么消息?”

    王勇道:“你想办法将老猫攻打霸天佣兵团的事情传到毒蛇和冷血佣兵团耳中,切记,这则消息不可从你嘴里说出,明白我的意思吗?”

    心腹点点头,道:“团长大人请放心,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王勇道:“那好,你先去吧,千万要牢记我说的话,一切小心。”

    心腹应了一声,趁人不注意便离开这片战场。

    待他走后,王勇又朝战场望去,嘴角不由扬起一道神秘弧度。

    看向老猫,王勇眼中露出一丝嘲讽之色,一会儿那两方人到来,看老猫又如何解决,他倒是很期待呢!

    ……

    天空在此刻仿佛变得猩红,巨大剑刃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照射在众人身上,显得是那么妖艳。

    轰!

    剑刃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老猫那里,爆发出一道惊雷般的巨响,爆炸似乎连绵不绝,一声接一声的响彻而起,将老猫淹没在内。

    随即,黑烟自爆炸中弥漫开来,半空之上形成一个巨大蘑菇云,十分壮观,和下方惨烈战场正好形成鲜明对比。

    可怕的破坏力将四周树木一并炸毁,仅有几棵幸存大树,皮表还燃烧起熊熊烈焰。

    当浓雾逐渐散去,露出老猫身影。

    这一刻,老猫仿佛成了焦点,众人目光都汇聚这里,让他脸色难堪起来。

    一身衣服让烈火烧掉大半,头发凌乱,嘴角溢出的鲜血,似乎是在诉说着这一击对他造成的伤害。

    老猫神色阴冷,强横的气息在他体内爆发而出,能量波动朝四周涌去。

    随后,老猫身体晃动,竟是直接消失在原地,这让得凌飞脸色不由一变,急忙展开灵识搜寻老猫的气息。

    “刘猛小--”

    凌飞灵识在某一刻搜索到老猫身影,察觉他对刘猛发出了攻击,便立即开口提醒。

    心字还未道出,刘猛就感觉面前一阵冷风袭来,紧接着老猫出现了,一掌便是拍在了刘猛胸口。

    这一掌用了老猫几乎五层的力道,刘猛像是断线风筝倒射出去。

    一击命中,老猫并未停身,旋即化为一道流光冲向刘猛。变掌成爪,老猫手掌一晃,竟是扣住刘猛脖颈。

    仅仅片刻,刘猛脸色涨红,就连呼吸都十分困难,任凭他再大的力量此刻也无法使出。

    老猫冷笑道:“怎么?继续反抗啊!不行了么?”说话的同时,手指上又加了几分力道。

    “劲气功!”

    刘猛不知从哪来的力道,充斥其全身,周身金光闪烁间一股强横能量顿时爆发而出。危机时刻,他使出自己强大功法,一举将老猫手掌震开。

    被震退的同时,老猫脸色下沉,手中隐隐传来一阵酥麻感。

    “老猫接招!”凌飞手持血饮剑,向着老猫杀来。

    “去死吧!”老猫转身过去面对着凌飞,双眼杀机浮现,同一时间,掌心处凝聚起庞大黑雾。

    这一刻,老猫十分果断,施展出弑神影,黑色烟雾形成一个结界,把凌飞笼罩其内。

    凌飞神情严峻,结界中传出一股吸力,不断地吞噬着他的元力。凌飞知道,若是元力一旦被耗尽,等待他的将是死亡!

    老猫仿佛就是结界的主宰者,他的一个意念就能掌控凌飞的生死。在其意念控制下,这股吞噬能量愈发的强烈,而凌飞像遭受万千毒虫撕咬,剧痛一阵阵的传在他身上。

    “凌团长!”见凌飞受困,刘猛心中急切,顾不得自己伤势,直接对老猫发出攻击。

    “来的好。”老猫冷笑连连,另一只手掌缓缓抬起,又发出一个结界,将刘猛也一并控制。

    两人同时陷入了危机,随着时间的流逝,凌飞二人愈发的虚弱,这一刻,他们体会到了死亡的感觉。

    老猫修为远高于两人,释放的结界更是霸道至极,这一次他们能逃脱么?一切都是未知的!

    唰!

    就在这时,两道光束自远处疾射而来,击在了老猫发出的两个结界上,使得结界颤抖了一下。把握住这个机会,凌飞和刘猛对视一眼,挣脱开来。

    随后,两道倩影落在凌飞身旁。

    “是你们?”见到来人,老猫沉声道。

    这两人正是毒蛇佣兵团的青绫和青月。

    青绫指了指面前的方向,轻笑道:“不只是我们,那边也有人来了。”

    一道长虹自远处疾来,站在了凌飞旁边。

    “消息知道的够快啊!”看了眼到来之人,老猫冷哼道。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冷血佣兵团的展峰。

    这一刻,龙湖镇六大势力的团长齐聚一堂,这可是很多年不曾遇到过了。

    这一次,龙湖镇多少年来的格局又是否会有改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