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爷爷的见面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焚天诀三个字一出,绕是以凌飞的定力神色也是不由一变,毕竟焚天诀功法神秘,就连残风曾经都说过最好少在人前施展,而他也因这套功法惹过不少麻烦。

    现在听老者说出焚天诀,凌飞又岂会不感到震撼。

    凌飞的表情尽被老者收到眼底,笑道:“不知少侠觉得这份礼物如何?”

    神情肃然,凌飞正色道:“这个礼物晚辈很喜欢。”

    随后,老者微微抬起手臂,干枯的手掌凌空一翻,只见一道青芒闪烁片刻,随即便缓缓散去。这时候,老者手中竟多出一层薄薄的纸张。仿佛有了不少年头,纸张已经泛起了淡黄色,老者把这张纸放在了凌飞面前。

    凌飞轻轻接过,纸张上面记载着一套功法,从招式看去,赫然是焚天诀,这让凌飞不由得欢喜起来,珍宝阁之行果然没有白来。

    “多谢前辈!”凌飞神情略微有些激动,他就一直修炼着这套功法,深深能感觉到焚天诀的强横,多次助他败敌,很多人都在焚天诀下吃过大亏。这还是他实力弱的缘故,若是日后修为大成后,再催动此功法,其毁灭能量可谓是惊世骇俗。

    “这只是焚天诀中的第三卷而已,老夫也是偶然得到的,正好知晓你修炼焚天诀,这套功法虽然强大,不过于我而言却无任何用处,此举无非也是成人之美。”老者淡淡笑着,显得毫不在意,随后又接着说道:“少侠,老夫姓韩,你叫我韩老便可,或者和月儿那丫头一同称呼我为韩爷爷也可以。”

    凌飞心中一喜,老者此话明显是对他表露友好,虽然他不知道老者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但因此能获得一位强者的喜欢,那可是难能可贵的。

    “韩爷爷,那凌飞就高攀了。对了,韩爷爷以后叫我凌飞就可以了。”凌飞面露笑容,对此感到十分欣喜,从他脸上表情就不难看出他现在的心情。

    “哈哈。”

    老者捋了捋胡子,脸上显露着些许笑容,这一笑就连皱纹都仿佛少了很多,看像凌飞的眼中多了一丝柔和,离远看去,这两人就像是多年未见的爷孙久别重逢,谈论着心中久违的话题一样。

    凝视了凌飞许久,老者越来越觉得凌飞顺眼,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老者淡笑道:“小家伙,既然你开口叫我一声爷爷,那我这个做长辈的怎么也得给一份见面礼。”说着,手中光华一闪,便多出一个符印出来,当下便交给了凌飞。

    接过符印,凌飞打量起来,看上去像是一块方形木头,握在手中,凌飞感觉到其中蕴含着一股精纯的能量。

    他甚至有种错觉,若是这股能量爆发出来,似乎这整个珍宝阁顷刻便会化为灰烬。凌飞问道:“爷爷,这是什么东西?”

    老者笑道:“此物是一道符印,可在关键时刻作为一张保命底牌,生死攸关之时你催动元力将其捏碎,这枚符印便会化作一道防御,能够抵挡敌人一击之力。”

    闻言,凌飞心中大喜,问道:“任何人攻击都能抵挡吗?”

    老者苦笑摇头,说道:“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最多能抵挡二断地宗阶别的高手全力一击,修为若是太高可无法让你安然无恙,但依旧可以为你承受不少能量。”

    “原来是这样!”凌飞有些恍然的点点头,当初残风离去之时便给他留下了一道保命符,不过却可以抵挡地宗巅峰之境的强者任何一击,相比这枚符印就要厉害不少。当然,对于现在的凌飞而言,老者赠送的这个礼物也足以够他受用了。

    老者又说道:“不过你要牢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符印,虽说他可以抵挡地宗阶别修士的攻击,却也能挡下玄士修为之人的普通一招,只要用过,符印上的威能便会散去。”

    凌飞有些无奈,这种符印他倒还是第一次见,在符印面前,玄士和地宗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老者道:“小家伙,符印内含有我的一丝意念,你只要一捏碎它,不管多远爷爷都能察觉到,到时会在第一时间赶去你那里。”

    听到此话,凌飞心中突然有几分感动,这一刻,他又想起自己的亲爷爷,自从凌飞脱离凌族后,那个老人从不理会自己,哪怕当初是苦苦哀求,老人依旧狠心离去,仿佛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一样。

    凌飞看向老者,郑重道:“从此之后你便是我凌飞的爷爷,我在此保证,若是日后强大起来,不论爷爷有何需求,只要不违背道义,哪怕刀山火海,我凌飞也义不容辞!”

    看着凌飞眼中的坚定,老者捋着胡子,欣慰的点点头,随后又说道:“小家伙,你凌云的实力在那五大势力中已经属于很强的了,据珍宝阁探子打听,只有一个元者阶别之人,今日你倒又带来一人,隐藏的够深啊!”

    凌飞嘿嘿一笑,道:“张巍是最近几日才突破的,爷爷你不知道也正常。”

    “哈哈。”

    “对了。”凌飞突然想起什么,问道:“爷爷,我昨晚遭遇两个神秘人刺杀,您知道吗?”

    “哦?”老者眼神微变,沉声道:“竟有此事?”

    见老者对此并不知晓,凌飞无奈的耸耸肩,看来是白问了,说道:“既然您不知道就算了,那两个杀手已经抓住了,我手下正在训问,一会儿回去后估计就知道了。”

    微微点头,老者道:“那好,若是有需要爷爷帮助的就直接说便可。”

    “我知道了。”凌飞笑着说道。

    老者道:“若是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

    凌飞摇头笑道:“不急,既然来了,正好去旁边看看拍卖会。”

    老者点头示意,随即从空间戒中取出一个令牌,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将这个令牌带上,交给接待的那人,她便会让你进去。”

    看凌飞一脸不解之色,老者笑着解释道:“拍卖场所现在刚开始一轮拍卖,正常情况你要进去则是需要有个邀请人,不然是不会放你进去的。”

    凌飞恍然道:“那这个令牌就是邀请物证吧?”

    “嗯,不错。”老者答道。

    凌飞道:“多谢爷爷了,凌飞走了。”

    “去吧。”老者一挥手,密室的门悄然开启,待凌飞两人走后,石门又缓缓关住。

    老者再次闭上双目,像是进入了无我之境,外界似乎不曾发生过何事,又好像从未有人出现一般。

    直至过了许久,凌飞和张巍完全消失后,密室内幽光一闪,一道黑影陡然出现,坐在了老者旁边。

    这时候,黑影身形渐渐清晰起来,相貌普通,头发黑白交织,看上去一副中年模样,眉宇间仿佛流露出一种无形霸气,此人不是旁人,正是珍宝阁的阁主。

    阁主名叫彭勇,在龙湖镇十分神秘,至于其修为更是鲜有人知,因为他在龙湖镇很少露面,没想到这一次竟出现在这里。

    “老朋友,你选好了?”轻轻的,彭勇开口问起。

    老者缓缓睁开眼睛,也不回头,自顾自答道:“选好了,”

    “你等了这么多年,难道要把事情放在这小家伙身上吗?”微微一叹,彭勇还是不住说道。

    老者苦笑一声,略显几分无奈,道:“是啊,等了这么多年了。”

    彭勇站了起来,问道:“老朋友,我就想不明白了,你随便找个修为高一点的不也能做到,为什么非要选这么个小家伙?”

    老者叹道:“你是知道我的,虽然韩家子孙不孝,可我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只能找个人来让他们清醒,而凌飞却是不二人选。”

    闻言,彭勇陷入沉默,老者又接着说道:“为了韩家走上正道,亦为了月儿……”语气停顿片刻,突然嘴角扬起,淡笑道:“你不觉得月儿和那个小家伙挺般配吗?”

    “哎!”

    一阵悠长叹息在整个密室徐徐响起,久久不落。

    彭勇轻笑道:“月儿对韩家倒是并不知晓,老友,你也是煞费苦心了。”

    “是啊!若是那些人还是太顽固,我一个老头子就带月儿流浪天涯,再不回韩家。”

    “既然你决定了,我也不再多劝,希望你的苦心老天爷能看得到吧!”

    “老家伙,谢谢你。”

    “你我二人何须谈谢,我走了。”

    说罢,玄青色的幽光自彭勇体表一闪,整个人就那样消散原处。

    很平静,没有带起一丝波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