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时间缓缓过去,夕阳西下,黄昏犹存,终是抵不过岁月的痕迹,无奈退去。

    良辰美景,夜色撩人,微风相伴,众星捧月,淡淡的光华倾洒而下,照着大地都是十分明亮,像是铺上了一层黄金。

    门窗前,一道粉色娇俏倩影静静地坐在梳妆台那里,双手托腮,眼神中浮现出几分迷离,观其容颜虽说生得美丽,一眼望去赫然是娃娃相,年龄不算太大,也就十五六左右。

    此刻,俏丽少女仰望星空,眼睛看着夜月,心却早已跑到别处。

    “少爷,你离开都已经二十天了,怎么还不回来,玉儿好想你啊!”呆呆的,娇俏人儿轻轻诉说,像是对虚空问起,又像是自语而已,俏脸浮现出几分憔悴,显然是思念着远方的人。

    呼呼~~

    清风徐来,像极了谁的呐喊——

    是谁在轻声呼唤?是谁在无声轻叹?是谁又在曼声思念?

    少女柔声自语着;“清风明月天地间,思绪百首日万千;几许彷徨心头念,惜别过后系情缘!”仅仅二十八个字,却透露出少女心中的思念。

    一身粉色衣裙,乌黑青丝顺势而落,少女脸上挂着淡淡的忧伤,心头的那份思念却是愈发的深切,眼中闪烁着剔透的泪花,仿佛随时会掉下来一般。

    少女并非过得不好,反而家中待她好的没边,能让她感到忧伤的自然也只要有思念的人。而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在凌家的杨玉儿。

    自凌飞前往龙湖镇后,玉儿便整天茶饭不思,那种念想仿佛让时间都变得缓慢无比,可谓是度日如年。

    虽说玉儿身份低微,但凌威夫妇却待其很好,从没当她是下人,日子倒也过得不错,只是这一切对玉儿来说并非那么重要。她一心只想着少爷,除此之外任何事情于她都不是那么在意。

    从凌飞第一次和玉儿见面,前者仗义出手帮她摆平了王海的一瞬间,后者的心就已经开始倾向凌飞,一颗情愫种子在玉儿内心深处发芽。

    “少爷,玉儿好想你啊!你知道吗?”望着星空,杨玉儿轻声喃喃着。

    这种思念仿若化为一道流光,亦像是一支箭矢,带着杨玉儿满心思绪扬天射去。

    “玉儿!”

    在苍穹的另一端,凌飞似乎心有体会,突然从沉睡中惊醒,失声轻呼,下意识的睁开双目,然后微微一愣,自语道:“本少怎么突然想起玉儿来了,真是奇怪,也许这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说着又躺下,继续睡觉。

    想念凌飞的,除了玉儿和凌威夫妇外,还有一些人也心存幻想,只是想和想却不一样罢了。

    对于前者,那种想念并无任何花哨,确确实实是想着凌飞能平安无事。于后者而言,说是想,倒不如说是恨合适,而这些人自然也就是王墨两家了。

    早在凌飞去龙湖镇的那天,王墨两家一番商议过后,暗中派人提前埋伏好,结果却都被凌飞灭杀。

    随着时间一长,王家知道,那些手下已经被诛杀了,死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对王家而言并不算重要。

    可墨家却不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墨家暗中派出一长老跟随,结果和王家那些人一样,都一去不复返,要知道墨家死去的那名长老可是元者强者,总共也就五位长老,损失任何一位都足以让墨家心痛。

    此事墨家并未朝外声张,故而王家等人也没有知道,墨家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

    起初,墨家还不愿意相信此事,墨振天的那位爷爷还亲自去埋伏的地方看了一次,发现确实有打斗痕迹。

    地上有不少尸体,不过只是王家的杀手,至于墨天,却不在此列,这让墨海松了口气,既然找不到墨天的尸体,那就意味着墨天有可能还活着。

    又朝前面走了走,展开灵识搜寻,最终,发现墨天残留的气息,快速走去,看到的只剩一片灰烬。至此,墨海轻叹一声,看来墨天已经身亡。

    回到墨家,墨海将此事尽数说出,墨家家主墨熊阳神色震撼,这…凌飞如何能斩杀元者强者,一个才能修炼的废物,即便资质再好,那他也没有斩杀元者阶别的实力啊!

    难道是……墨熊阳眼神一凝,他突然想起一个人蓝衫男子,正是大黑。当初他两人对战过,这大黑一身修为极为强横,甚至能和他战斗不落下风。

    墨熊阳怒气冲天,森然道:“凌飞,用不了多久,你凌家甚至整个凌族就会从日霞城消失的,而你,老夫却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握紧的拳头,指缝间还传来阵阵骨响之声,看得出他的怒火。

    墨熊阳虽说是在自语,但其话中之意到底如何却犹未可知,似乎在其心中,或者说在他整个墨家掩藏着某个秘密。

    在外人眼中,凌族依旧如常,只是凌族内部却并非那么平静,除去闭关的大长老外,凌族高层都陷入紧张的时刻。

    这些天来,凌族和墨家明里暗里发生多次战斗,原因只有一个,和凌飞有关。墨家扬言,交出凌飞可免凌族之危,若是一再坚持,那便让整个凌族在日霞城消失。

    笑话!脾气火爆的四长老根本不屑,毕竟墨家有几分几两他凌族还是知道的,只当墨家这话是嘴上逞能罢了。

    而为首二长老却把这当做一回事,墨家即便再狂妄,可也知道凌族的底蕴,单凭一个墨家,根本不敢来找凌族麻烦,若是有外人相助,那可就不一样了。

    无奈的二长老别无他法,下令全族,但凡遇见墨家的人都绕行而走,在大长老出关之前不可有任何族人惹是生非!

    毕竟二长老做不了主,一切的一切都只能等大长老出关定夺。

    一方面,二长老担心凌族小辈出现危险,另一方面又担心起凌飞,若不出意外的话,凌飞现在还在龙湖镇历练,难保墨家不会对他出手。

    有此想法,二长老心里有些担忧,便找到四长老,见面之后,二长老单独把他叫出。

    四长老疑惑道:“二长老,这么晚不睡觉找我,有什么事吗?”

    二长老轻叹一声,将自己的担忧说与他听。

    “二长老是打算叫我去龙湖镇暗中保护凌飞?”四长老皱眉问起。

    “不错。”二长老点头道:“墨家这些天来举动实在过于异常,必然是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我怕凌飞会被墨家暗中下手。毕竟三年前我凌族就对不起那孩子,这一幕绝对不能再让出现。”语气干脆,二长老话中蕴含的意味不容质疑,斩钉截铁的说着。

    “那我何时动身?”听了二长老的话,四长老觉得颇有道理,也开始担心起凌飞来了。

    二长老微微思索,片刻,开口道:“再等几日,若是凌飞还没回来,你便暗中前去龙湖镇,至于确切时间,就由你自己安排吧。”

    顿了顿,二长老又接着说道:“若是不放心你便再叫一位长老。”

    “是!”四长老凝重的点点头。

    随后,两位长老便回到房间,休息下来,毕竟现在已经夜过子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