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炼制驻颜真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匆忙流逝,凌飞来长岳镇已经十二天了,基本上可以说是全在兽山度过,这些天来,凌飞和土匪魔兽战斗很多次,而修为在某种程度上讲提升了很多,更重要的是那份感悟。

    总的来说,凌飞这些天的收获很大,和人对战时的经验要多了不少,若是现在让他再和刘猛战斗,一定不会像之前那样狼狈,这就是厮杀的经验,可想而知是多么重要了。

    当天下午,凌飞两人就回到了长岳镇,见凌飞真把青灵草带回来,丹师显得有些惊讶,原本他以为凌飞两人在兽山会遇到危险,然后带一身伤逃回的,现在这结果却出乎意料。

    丹师毕竟身份高贵,说出去的话自然要兑现承诺,尽管他不乐意,可也不好反悔,只好帮凌飞炼制。

    从凌飞手中拿上青灵草,随后便去了炼丹室,帮凌飞炼制这驻颜真丹。

    驻颜真丹毕竟是四品丹药,以丹师如今的境界炼制也十分不容易,稍不留神便会出现炼丹失败,故而丹师不敢大意,很认真的炼制。

    凌飞和杨沥也不敢催促,就在这里等着。

    见文羽不在,凌飞两人觉得有些奇怪,便询问这里唯一一个药童,一问之下才知道文羽竟然在修炼,这十二天文羽并没有闲着,而是向丹师求得修炼的功法,据文羽所言,他想成为一名修士,原因无他,自然是要拥有强横的修为,去寻找杀天报仇,一个年仅五岁的孩子就遇到这种经历,确实有些可怜。

    了解了文羽的想法,杨沥心中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他在文府待了很久,对于文羽的性格十分了解。在他眼里,文羽一直是那个可爱乖巧的孩子,从来不接触过打杀,而这一次却……

    一旁凌飞听了也是无奈,问了药童文羽的位置,凌飞两人朝外走去。

    院中,年仅五岁的文羽手中握着一把木剑,施展着剑术,隐约可见文羽身体散发着淡淡的红光,这是修为的一种体现,显然文羽已经有了一些元力。

    此刻,他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倔强,眼神中仿佛还带着几分冷厉,随着文羽木剑挥出,将正好掉落的一片树叶直接斩成两截,这显然是有着一定的力道,要知道木剑可是尚未开锋的!

    走来的凌飞正好看到这一幕,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文羽已经是二断地灵的修为,这才仅仅十多天的时间,从一个没有元力的普通人直接成为二断地灵,要知道做到这一步可不容易,除了刻苦努力意外更重要的是必须有绝高的资质。

    其实凌飞并不知道,文羽的体质特殊,即便放在中域也是罕见的,拥有火阳之体,这就意味着文羽的修炼要快人一步,加之他修炼刻苦,故而才会在短时间内有这么大的提升。

    “小文羽。”杨沥叫了一声,随即朝文羽走来。

    见到来人,文羽放起手中的木剑,朝杨沥和凌飞走来,乖巧说道:“杨沥哥哥,大哥哥,你们回来了。”文羽脸上的冷漠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暖意,他只有对自己的亲人才会这样,这就是现在的文羽。

    “是丹师让你修炼的吗?”凌飞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摇了摇头,文羽答道:“是我求丹伯伯,让他教我修炼,因为我想提升实力,然后为爹娘、为文府上下几百人报仇。”

    轻叹一声,凌飞摸了摸文羽的头,正色道:“放心吧文羽,以后就让我教你吧,杀天组织不仅是你的敌人,同时他也是我的仇人,过些时候,我们就去其他地方一起闯荡。”

    文羽好奇道:“大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呢?”

    凌飞笑道:“我们去中域,知道这个地方吗?”听到凌飞的话,杨沥心中一震,少爷要带文羽去中域,那可是很危险的地方,稍有不慎恐怕就会丢掉性命。看着凌飞连上的自信,杨沥突然又松了口气,因为他相信凌飞一定不会让文羽出事的。

    而文羽神情略显几分沮丧,说道:“以前听爹娘说起过,他们还说等我长大了要带我去的,只是没机会了。”

    凌飞暗骂一声,又让文羽想起伤心事了,随即赶忙安慰道:“小文羽别伤心了,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去了。”

    “嗯!”文羽乖巧的点点头,随后话题一转,说道:“大哥哥,你能教我练剑吗?”

    “好。”凌飞取出血饮剑,笑着说道:“来吧,出手吧。”

    之后两人便战斗在一起,当然凌飞并没用催动元力,而且出手把握极为精准,没有让文羽受到伤害。

    凌飞一边躲闪着文羽的攻击,一边还不忘教他一些战斗经验,即便文羽已经满头大汗,也从不喊累叫苦,依旧默默地听取凌飞的讲解,一晃眼一下午的时间已经过去。伴随着太阳落山,天色逐渐晚了下来,三人便朝丹坊里面走去。

    这一下午虽说并不长,但凌飞却感触颇深,这一刻他似乎从文羽身上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了,那个时候自己也是在凌家整日修炼,直至衣服被汗水浸湿,才会停止修炼,从来不喊累。只是那时候他修炼的目的是为了变强,而文羽却是为了复仇。

    这时,丹师也从丹室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药瓶,毫不在乎的递给凌飞。丹师道:“小子,驻颜真丹已经炼制成了,就在这瓶子里,好好保管,可别弄丢了。”

    凌飞心中一喜,抱拳道:“多谢丹师。”

    “行了,老夫说过的话还是算数的,只是希望你也不要食言,照顾好文羽,若能做到这点,也对得起我帮你炼制丹药了。”丹师摇了摇头,摆手说道,说起来也是因为文羽,丹师才会帮凌飞的。

    凌飞点头道:“丹师还请放心,我凌飞说的话不会无故放失,那我们就不打扰丹师,先离开了。”

    丹师瞟了眼凌飞,又看了看文羽,说道:“天都黑了,小子,要是不嫌弃就在老夫这儿将就一晚吧,明天一早就再赶路。”

    凌飞知道像丹师这么高傲的人说出这样的话,完全是因为文羽的关系,故而他也不迟疑,笑道:“那就打扰丹师了。”

    可丹师却丝毫不给凌飞面子,哼道:“你小子别臭美了,若非是因为怕小羽冻着,老夫早把你们赶走了。”

    “哈哈……”丹师这话一出,凌飞顿时尴尬无比,而一旁不答话的杨沥却突然放声大笑,但丹师一个眼神,杨沥表情突然僵住了。

    “唉,看来当个炼丹师就是不一样。”当丹师离开后,凌飞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少爷,那你有没有想过要当一名炼丹师呢,即便放在中域,那也是吃香喝辣的。”杨沥调侃道。

    凌飞突然想起当初在凌族兵器阁二层,那个邋遢老头说的话,当时他还不以为然直接拒绝了呢。鄙夷的看着杨沥,凌飞没好气的道:“你呀,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