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土匪头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风煞珠?”凌飞看了眼杨沥,问道:“这珠子有什么用你可知道?”见杨沥一副震撼的神色,凌飞就知道这珠子不一般,他很清楚的能察觉到珠子内蕴含着一股及其可怕的煞气,隐隐所觉,若是爆发出来,莫说他凌飞,即便整个山洞都会亲顷刻间化为灰烬,可想而知这颗只有两寸大的灰色石珠多么可怕。

    难怪这两条毒蛇修为相差不多,可实力却有着显著差距,毒蛇能在这里存活这么久不被杀掉,显然是因为蛇毒无意中吞噬了风煞珠,修为跨越了一大截,来到这里的修士都纷纷被反杀。其实这也就是凌飞运气要好一点,若是这石珠是被炼化,而不是单纯被吞噬,那样的话,毒蛇修为更是会提升不少,莫说把毒蛇斩杀,就连自己能不能逃命还是一说。

    杨沥平缓了一下激动的情绪,解释道:“这风煞珠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以往都是传闻,没想到还真存在这种宝物。据说风煞珠是天地间自然形成的,是一个风属性的宝物,一旦炼化后攻击会蕴含着腐蚀之力,可惜这风煞珠只能魔兽使用,若是修士炼化则会被这股腐蚀能量直接灭杀。”说着,杨沥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

    “只能魔兽用么?”凌飞笑了笑,可以把这风煞珠给大黑用,届时他实力一定会提升不少。

    想了一下,凌飞就要把风煞珠收起。

    “少爷不可!”杨沥急忙喝道,赶忙拦住凌飞,严肃说道:“听说这风煞珠表面就蕴含着极强的腐蚀能量,不可直接用手去拿。”

    听了杨沥的话,凌飞有些好奇,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扔向风煞珠。

    呲呲。

    只见石头在灰色珠子旁停顿了两息功夫,紧接着传来一道声响,石头便化为灰烬,被这股腐蚀力道硬生生的腐烂掉。

    见状,凌飞神色终于一变,这…这也太可怕了,幸好这次是有杨沥在身旁,否则这一碰之下,即便不会丧命,那也会受到伤害。

    凌飞问道:“既然如此,那本少如何带走?”

    杨沥笑道:“这倒也简单,少爷你用元力包裹住,将其放到空间戒中就行。”

    闻言,凌飞当即将元力注入风煞珠表面,只见风煞珠散发出腐蚀之力,将元力正逐渐融化。见此,凌飞周身红光爆闪,只见金色元力中夹杂着一股火焰,这才将风煞珠散发的腐蚀能量压制,趁风煞珠能量黯淡,凌飞心念一动,意念控制下将风煞珠放在了光灵戒中。

    凌飞不禁叹息一声,这东西可真霸道的,问道:“杨沥,你之前说这风煞珠是天地间自行而出的,但本少怎么觉得它等阶并不高?”

    杨沥笑道:“少爷,这可是个好东西,品阶低只是因为还未真正发掘出来,至于日后能到达哪种层次这可难说啊,就我猜测,若是风煞珠的能力完全展露出来,恐怕就算元者阶别以上的强者稍微粘上一点煞气,都会被这股腐蚀之力所毁灭的!唯一可惜的是这颗珠子并不能让人类使用,否则我可真要羡慕死少爷你了。”

    凌飞心里很是高兴,他也能感觉到这珠子不是凡物,说不定比血饮剑和光灵戒都要神秘。虽说他不能用风煞珠,可不代表大黑也不能用,待大黑将这颗珠子完全炼化之后战斗力提升可不止一个档次,同阶中应当属于无敌了。这样,莫说是对抗老猫,即便日后回到日霞城,面对王家和墨家更多出不少的自信。

    表面不动声色,凌飞开口道:“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毕竟当下任务寻找青灵草才是最重要的。”说着走到洞口,凌飞手持血饮剑,红光一闪,劈出两道剑痕,将之前毒蛇所堵住路的毒液劈开。

    不多时,两人便走出山洞,虽然没找到青灵草,不过这意外收获倒是不小,说起来凌飞还得感谢那个土匪二大王呢,一路上凌飞心情大好。

    山洞外,站有一名男子,手中握着一把钢刀,冷眼看着走出的凌飞两人。

    看到男子眼中的敌意,凌飞神色逐渐变冷,和男子对视起来,并没有被他眼中两个流露出的敌意感到害怕。毕竟,他的修为不过也就玄王修为,一个连元者阶别都不曾达到的人,还不足以让凌飞太过担心。和男子对战一起,谁胜谁负还犹未可知呢!

    看着男子,凌飞漠然问道:“阁下是谁?”

    男子语气平静,道:“我叫莫峰。”

    低念两声莫峰,凌飞对这个名字很陌生,显然之前并没有得罪过,故而再次问道:“我们之间似乎没有矛盾吧?”

    这叫做莫峰的男子依旧平静,淡然道:“之前确实没矛盾。”语气没有一丝变化,仿佛是在和熟人聊天一般,显得很是随意。

    “你这话的意思是现在就有矛盾了?”一旁杨沥脸色下沉,喝道。

    莫峰道:“说的不错,看来还不算笨。”虽说其话语依旧是平淡的,但其中隐隐多了一丝讽刺的意味。

    “你……”杨沥脸上怒气冲冲,握紧拳头,指着莫峰,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是那些山匪的老大吧?”许久,凌飞开口问道:“你来是为他们报仇还是……”

    莫峰淡笑道:“起初听那群不争气的家伙说被一个少年打败,我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这份胆色倒有些不错,知道是我也不害怕。只是光凭胆识可保护不了你,我来此自然是为了打败你,夺回被你抢的东西,最后再教训你一下,以后行事要注意一些。”

    闻言,凌飞眼中多出一丝寒意,冷笑道:“教训本少可不是嘴上说说就完事的,那需要有一定的资本。至于我抢的东西,那也是你那些手下咎由自取罢了,不杀他们本少已经很仁慈了。”

    莫峰道:“你说的很对,是他们眼瞎,得罪了惹不起的人。你说的资本,我倒想看看我有没有?”

    “哦?”凌飞傲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出手吧,本少就让你知道一下你到底有没有资本。”

    “不急。”莫峰道:“动手前你们可还有什么要说的就先说吧,可别等一会儿连说的机会都没有了。”

    凌飞反驳道:“那你又有什么遗愿?说不定待会儿倒下的是你。”

    “是吗?”莫峰冷笑一声,随即手中钢刀凌空一扬,顺势劈下,只见一道刀刃朝凌飞疾射而去。而后,身体一晃,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冲向了一旁的杨沥,钢刀飞快落下,看这架势似乎是要以一敌二。

    “莫峰,你的对手是我,凭你还不配让他也出手!”凌飞将莫峰劈出的元力刀刃击散,随后施展出落殇诀,脚底金光一闪,便挡在了杨沥身前,挥动血饮剑,一举将莫峰震退。

    稳住身形,莫峰抬头看了眼凌飞,惊讶道:“就你一个人?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挡我的。”话落,莫峰周身青光闪烁,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冲向了凌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