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张天仁的计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旁,杨沥眉头一皱,那五人明显在打什么坏主意,这么低劣的意图凌飞不可能没看出来啊!关键还真搞不懂这家伙是怎么想的。

    和凌飞并肩齐走,杨沥低声问道:“少爷,你在搞什么?这五人肯定是劫匪,自知敌不过你,故意把你往他们老窝领。”

    凌飞淡然道:“本少知道。”

    杨沥无奈道:“那怎么还要和他们去?”

    凌飞鄙夷道:“这些人凶神恶煞的样子,肯定在这里待了很多年,一定有着不少的家底。而凌云才刚成立不久,不得需要点来源吗?”

    杨沥一愣,随后笑道:“还是少爷你厉害。”说着杨沥伸出个大拇指,这招实在是高!

    前面带路的张天仁几人见凌飞和杨沥低声说笑着,不由冷哼一声,现在就先让你们高兴一会儿,等下看你们还能笑得出来么?

    至于待会儿是谁笑谁哭,只有时间才能定夺。

    ……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还有多远?”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凌飞不由问道。

    “凌兄弟,不要着急,快了,就在前面。”张天仁嬉皮笑脸的道,几人闲聊了一路,已经和凌飞称兄道弟了。

    凌飞鄙夷道:“这都是你第五次这样说了吧。”

    “这……”张天仁一模脑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杨沥也比较无奈,凌飞这家伙出的什么馊主意,可他只能心里叫苦。

    “凌兄弟,我们到了,进去吧。”又走了很长一段路,张天仁把凌飞两人带到一个杂乱不堪的地方。

    在这里,有一处山洞,构造粗糙,显然是后期人为,凌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这群土匪开辟出来的。

    “张天仁,难不成你所说的青灵草是在山洞里?”凌飞话音一变,当即冷漠问道。

    “凌兄弟,你进去就知道了。”张天仁不明白凌飞脸色变化这么大,还是陪笑着说道。

    凌飞和杨沥对视一笑,大步朝里走去,而张天仁却是赶忙跟上。

    进入山洞,里面很宽敞,还很黑暗,让人感觉有几分诡异,一眼望不到底。原本应该漆黑一片,只是山洞两旁摆放着两排火把,把整个山洞照亮。

    走了一截,凌飞几人走到了头,那里有两把王座,左边的没人,右边坐着一大汉,正打量着凌飞和杨沥。下边站着二十余人小弟,一个个手持长刀短剑,凶神恶煞的看着他二人。

    “你就是一招斩杀风虎兽的少年?”这大汉站了起来,突然开口问道。

    “没错,就是他。”凌飞还未开口,他身后的张天仁便已经回答出来。

    “嗯。”大汉点点头,笑道:“你辛苦了,这次分的时候允许多给你一成,你先坐在那里。”

    “是。”张天仁和余下四人恭敬的坐在一旁,把地方留给这俩人。

    “小子,识相的交出你们的空间戒,然后滚蛋,这样还可以保住你们性命。”大汉没有一句废话,直接步入了正题。

    凌飞一脸戏谑的看着大汉,笑道:“本少要是说不呢?”

    “住嘴!”一旁张天仁突然站起,喝道:“凌飞,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来了这里你就老老实实的,二大王说什么你回答什么就是,你不会真傻的以为我当你兄弟了吧?哈哈。”说着便放声大笑,就连周围一些人都附和笑着。

    缓缓转过身,凌飞看向张天仁,嗤笑道:“就凭你?有资格当本少的兄弟么?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这些主意,只不过没有揭穿你而已。”

    张天仁才不信凌飞的话,不屑道:“你要知道又岂会到了这里,难道你是专门送死吗?”

    “唉!可惜啊!”凌飞似有些惋惜的道:“你真的太傻了,连自己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张天仁狂妄的道:“凌飞,你是不是吓傻了,我会……”

    唰!

    剑芒一闪,一道猩红剑刃如同闪电般的划过,凌飞将血饮剑缓缓收入剑鞘,淡然的看向前面的大汉。

    张天仁的话没有说完,瞪着双眼,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呼吸,随即缓缓倒在地上。

    方才四周还吵吵嚷嚷,瞬间没有了声音,张天仁身上多出一道长长的剑痕,鲜血都溅射在周围人身上。

    全场所有修为较低的人都惊骇看着凌飞,他们都没看清凌飞是如何做到的,凌飞出手干脆,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更主要的是凌飞发招速度简直令人咋舌,他们甚至都没看到凌飞是如何出招的。

    这一切,大汉看在眼里,大汉眼神一凝,沉声道:“小子,胆子倒是不小,敢在老子面前杀人的你还是第一个,你是在找死么?”先前凌飞那一击旁人没看到不代表大汉他也没看到,故而他并没那么在意,因为凌飞那样的攻击他也能做到。

    对于大汉的话,凌飞却不在意,淡然笑道:“说本少找死的你可不是第一个,当然,你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大汉道:“够狂妄的,那老子就来当这最后一个人,受死吧。”

    说完,大汉身影瞬间消失不见,随即一股强大能量自四周袭来,凌飞只感觉背后一凉,大汉手心夹杂着狂暴的元力击来。

    凌飞冷然一笑,掌心处金芒一闪,顺势拍出一掌,迎上了大汉的攻击。

    砰!

    一道声响自两人之间猛然扩散开来,双方皆被这股余力震退。

    “看来还有些实力,只是这样,你的命就得留下了。”大汉冷笑一声,随即又是一掌拍出。

    面对攻击,凌飞毫不畏惧,这回没有出掌,而是变爪成拳,单拳之上带有无尽攻势,再次相对一起。

    两道强横气势在这一刻陡然爆发而出,迟迟无法分出,一时间竟然摩擦出了火花,此刻两人完全是比拼元力的浑厚。

    起初,大汉面色一喜,他已是二断玄王中阶的实力,而凌飞只是一断玄王,敢和自己比拼元力,那岂不是以卵击石,自求死路么?

    可随后大汉脸色就变了,随着时间的延长,他元力已经消耗大半,而凌飞却依旧元力充沛。

    对势中,大汉心中生出一种错觉,那就是凌飞体内的元力如同生生不息之海,消耗都不足一成。

    此刻,他感觉到凌飞很诡异,若是再消耗下去,别说凌飞没有被耗尽,自己倒先被耗干了。

    有此感觉,大汉赶忙收回手掌,让他惊怒的是他手臂仿佛被黏住了,根本无法抽回。

    “怎么?害怕了?”凌飞冷笑一声,寒声道:“光这还不够,本少要让你体会一下恐惧。”

    凌飞周身气势一变,爆发出一股强大能量,直接将大汉震倒在地。

    而后,血饮剑横空出现,未等那大汉反应,一道猩红血刃顺势劈斩下来,带起一股恐怖气浪,大汉身体被这道剑痕劈的翻滚三丈之外。

    大汉衣服当下便成了两截,一道深深的血痕显露在其体外,有些地方还有着森森白骨,看上去十分残酷,紧接着传出一声凄惨的叫声。收回血饮剑,凌飞缓缓走向大汉。

    面对着凌飞越走越近,大汉神情中充满了恐惧,这一刻,他彻底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