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文府之灾
    ,精彩无弹窗免费!

    缓缓的,杨沥道出自己以往的一些经历。听了杨沥讲述,凌飞才知道原来杨沥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悲痛一面。

    虽然杨沥讲述时语气平淡,可以凌飞心思慎密程度并不难看出杨沥脸上的沧桑之色,以及那种心痛之感。

    “抱歉杨沥,让你想起这些痛苦经历。”凌飞有些自责的道。

    摇了摇头,杨沥轻声道:“少爷,这不怪你,每当一个人时我都会回忆起这段往事,心中也就不由得痛一次,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

    微微y叹息一声,凌飞问道:“那你和张强后来报仇了吗?”凌飞心中已经决定,如果那人还没死,哪怕上天入地他也会帮杨沥把他找出来。

    好在杨沥点头,说道:“自那天被文员外救了之后,我和张强便开始疯狂修炼,提升修为,后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那人,一刀一刀的折磨死他,报了这个仇。”说话间凌飞都能感受到杨沥脸上肌肉抖动,虽时隔多年,显然杨沥还未真正放下这件事。

    凌飞剑眉微微一簇,不想让杨沥更过伤心,就转移了话题,问道:“那位文员外是什么样的人?”

    杨沥答道:“文员外待人很好,一生做尽好事,也从不与人纷争,少爷,待会你见了他就知道。”

    ……

    遥远望去,那里有一座府邸,朱红色大门,顶端处有一块大大的金牌匾,写着‘文府’两个金色小纂字体,门口两边各摆放着一个石狮,看上去虎虎生威,在之两旁还站着两个看守的护卫,一动不动,像是雕像一般,任凭风吹日晒,也难以让他们动上分毫。

    文府里面,正有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孩用花布捂着眼睛,和几个女子正在捉迷藏。

    “小文羽我在这儿呢,快来啊!”

    “这边这边,我在这边。”

    “小文羽,我在你后面呢。”

    “你好笨呐!小文羽你还抓不住我,我在你右面。”

    小孩子不知所措的挠着头,随后朝声源处跑了过去,由于蒙着眼睛小孩子看不到路,被一块小石头绊倒,顿时就嚎啕大哭起来。

    见状,这些和小孩子玩耍的几个女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神情都带有几分焦急。她们都是文府的侍女,身份卑微,根本不敢让小孩子碰伤,这小孩子名叫文羽,今年已经五岁了,是文府的少爷平日里除了练功就是和这些姐姐一起玩耍。

    “小文羽这是怎么了?又在哭鼻子?”正巧走来一女孩,不慌不忙的朝文羽走来,轻轻笑着。这女孩名叫文梦,自小父母双亡,还是文员外好心收留了她,年龄要比文羽大上两岁,已经七岁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小文羽顿时不哭了,把脸上的花布拿走,使劲的擦拭着脸上的泪水,还不忘一边说着:“我没有哭,我才不哭鼻子呢。”

    文梦已经走到小文羽身旁,将他扶起,拿出手帕给他擦脸上的眼泪,笑道:“瞧你都成小花脸了,还说没有哭。小文羽,你要记住你男子汉,不能随便掉眼泪。”

    “嗯,我知道了文梦姐姐。”小文羽扬了扬拳头,可爱的脸上表现出一副坚强的样子,说道:“我是男子汉,长大了还要保护文梦姐姐呢。”

    小文羽的话不只逗笑了文梦,这一幕就连方才还在焦头烂额的那些侍女都笑了起来,彼此一对视,露出几分无奈,每次这位小少爷在哭鼻子的时候一听到文梦小姐的声音都不会哭了。

    “哈哈。”不远处站着一中年男子,看着这一幕,眼中露出一丝慈爱,那是身为父亲独有的神情。不错,这中年男子正是文员外。

    文员外一生向善,做了数不清的好事,家境富裕,算得上是一方财主。也许是天道无情,这么一位善人却膝下无子。

    因此,愁坏了文员外,在他四十三岁那年突然传出一个好消息:文府天赐麒麟,文夫人有喜!这则消息激动坏文员外,高兴的一整夜没有合眼。

    文员外对小文羽很是疼爱,随着一天天长大,小文羽也越来越懂事。

    从不喜欢纷争的文员外并没有教小文羽修炼,只是简单教了他一些剑法打拳的基础,目的只是为了强身健体。

    就在这与世无争的环境,一群身穿夜行衣的人冲到文府,每人脸上都蒙着黑布,只露出两双森然的寒目,看上去是那么冰冷,让人忍不住心颤。

    这群黑衣人身上散发着杀意,站在一起形成一股肃杀之意。煞气弥漫四周,伴随着冷风呼啸而至。

    “杀!”

    不知是谁说出一句,黑衣人手中长剑挥舞,在整个文府展开杀戮。

    唰!

    长剑像是一道箭矢,仿佛划破虚空,朝五岁的小文羽背后刺去。

    “小心!”

    见到有人袭击,正和小文羽说话的文梦看到这一场景,先是惊呼一声,随即她贝齿轻咬嘴唇,便做了一个决定,竟然挡在小文羽前面。

    紧接着长剑穿过文梦身体,而后快速拔出,鲜血汩汩而出,溅射到小文羽脸上。

    看着文梦身体缓缓倒下,小文羽脑海顿时一片空白,无住的喊道:“文梦姐姐,你怎么样了,你醒醒啊!”喃喃着,两行悲痛的泪水划过脸颊缓缓留下。

    随即,长剑再次刺出,这次目标是小文羽。

    “找死!”

    那边文员外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化为一道流光冲了过来,就在长剑即将碰到小文羽时,文员外临身而至,抬手握住了锋刃。

    “你…你是谁?”

    没有理会手心流落的鲜血,文员外冰冷的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颤声道。

    “就凭你还不配知道我。”这男子冷哼着,随即手臂一晃,长剑顿时旋转,一举震开文员外,只见文员外掌心血肉模糊,鲜血直流。

    “哈哈。”文员外脸色变冷,怒视着这人,狂笑道:“那你就去死吧!”周身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气势,没受伤的左手光华流转,掩耳之势拍出一掌,结果了他的性命。

    随后,文员外手臂轻颤,**着文梦,眼角不断闪烁着泪水,柔声道:“梦儿,你怎么这么傻,不顾自己的性命去救小羽。”

    那杀手一剑并没有刺中她的要害,故而她才没有立即陨落。

    此刻,文梦苍白的面容露出一丝笑容,握着文员外厚厚的手掌,虚弱的说道:“文伯伯不要…伤…伤心,如果没…没有您…梦儿早就死了,现在…就当是我报…报恩了。”

    “不,文梦姐姐,你不要死,小羽不想离开你,不…不要啊!”一旁小文羽已经哭的泪不成涕,那样子看着都让人可怜,毕竟,这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

    “文羽,你要记住…姐姐说…说的,男儿…有泪不…不轻弹,不…不要伤心,更不要哭泣。”文梦摸着小文羽的脑袋,轻轻说着。虽然她在笑,可惜却始终掩饰不住眼中的悲痛,难过。

    小文羽很乖巧的擦干眼泪,还是有些颤抖着说道:“小羽不哭了,姐姐你要好起来啊!”

    “这样才…对嘛!”文梦柔和道:“下一世…你我还做…姐…妹。”用尽了最后一口气说完,文梦缓缓闭上了双眼,倒在了地上。

    “老爷快跑,他们是……”话还未说完,一道锋利的剑痕破空划出,仅仅片刻,跑来的妇人就倒在了血泊中。

    “不!”

    文员外整个人都在颤抖,不管不顾的冲向妇人身旁,呼喊道:“郑秀,你怎么样了?”

    被叫做郑秀的妇人是文员外的妻子,只不过却得不到她的回应,身体逐渐变冷,气息全无。

    “娘!娘!”

    小文羽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快步跑到妇人身旁,不断呐喊着。

    “原来你在这儿!”

    一清秀男子走了过来,拿出手中的画像对比了一下文员外相貌,微微点头,笑道:“文正杰。”

    “看来没错,就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