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一件事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输了!”

    仅仅普通的三个字自凌飞口中说出,他表情平淡,并没有因为打败刘猛而觉得是什么光荣的事。

    因为凌飞知道,这只是个名不经传的人,他凌飞能做到的,很多和他一样的同龄人都可以做到,若是放在中域,比他强的还有很多。然而,他同样是个热血少年,同样不甘落后,他也向往着那个天才聚集的中域。或许,对于凌飞来说,也只有在那里才能真正展现出他的锋芒!

    可是,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在凌云众多手下听上去是那么的令人开心,这些人眼中都闪烁着激动的神采,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振奋,这一刻,众人知道这位新团长确实有着强横的实力。

    一旁,张巍赶忙跑到凌飞身前,随即一股精纯的能量输送到凌飞体内。

    得到外部元力的治疗,凌飞身体自行吸收,不多久,凌飞便稍微恢复一些,可以独立行走。

    又过了一段时间,凌飞俊脸有了一丝红润,显然是恢复了不少。

    轻轻动了动身子,凌飞示意张巍可以停止输送元力,随后走到刘猛身前,道:“刘猛,你输了,服气吗?”

    刘猛虽然没说话的力气,可却苦笑一声,这句‘你输了’三个字让他心中万分苦涩,无论如何他是没想到自己会输。

    那人叫自己来之前,自己可是很狂妄的保证过,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就能横扫凌云佣兵团,可是真正对战过才知道,是自己太过眼高手低了。

    刘猛自嘲的看了一眼前这梅青木秀的少年,心中闪过一丝不甘悔恨,他失算了。本以为要分出胜负是一件随手之劳的小事,可却在来了之后才发现光凭一个副团长就能力战自己,团长更是修为强大,害他险些陨落于此。

    仅仅说了一句话,凌飞再无任何言语,而是蹲在刘猛身前,抬起手臂,一股浓厚的能力自其掌心朝刘猛身体中涌去,恢复着他的伤势。

    此刻,刘猛的身体像是干枯的禾苗受到雨水的滋润,快速吸收起来,不一会儿,他就有说话的能力。

    刘猛外表看上去像是莽撞大汉,满脸胡茬尤其是配上那道狰狞刀疤更让他看起来头脑简单,可人总是有自己内心深处的一面。

    嘴角微微上扬,虽然他现在是在笑,可却也掩饰不住内心的酸楚。

    先前凌飞发出的那一招强悍无比,可作为当事人的刘猛更是能从中感受到强烈的压力,故而也不敢大意,直接施展出劲气功。

    刘猛身具土属性,较之常人本就防御强上一些,身体外表布满了深黄色光芒。除此之外,刘猛还不敢放松,双手在胸前不断结印,来回交错间形成重重幻影,心念控制下,在其设下足足有十道防御结界。

    刹那间,凌飞整个人已经临身,两者相撞后,刘猛体外设下的防御直接被摧毁,竟然没有起到一丝作用。而后,两人间身体就那样撞击一起,同一时间,两者身体同时一颤,那种撞击感就像五脏六腑都错位一般,可却没有停下。

    焚天诀强大的能量最为霸道,就像是功法之中的主宰者。两人身体外能量开始疯狂的摩擦,即便是刘猛,也感受到了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痛。

    许是因为两者之间摩擦的能量已经达到某种极致,故而发出一声轰烈爆炸,将两人无情吞噬!

    之后,也就有了方才的一幕。

    此刻,暗中正躲着一道人影,见到刘猛败落,心中微微一叹,自语道:“看来这凌飞果然不是表面看到那样,若是反过来帮他的话,那胜算又如何呢?会不会把猫王佣兵团让与我呢?既然刘猛败了,想来也逃不出去了,千万不要说出去我就好。”话音一落,此人直接消失而去。

    一切是那么的悄无痕迹,神秘男子所在的这个位置也是那么的隐秘,若无修为远超他的人很难能察觉到他的存在,也正因此,他之前便有过先例。

    可惜,此人先算万算终是失算,唯一没想到一个人同样在暗处观察着他,待那神秘人离去,一位蓝衫男子出现在此,双眼一眯。朝他离去的方向看了过去,嘴角一扬,露出一丝不屑之色。这蓝衫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大黑没错!

    ……

    “为什么?为什么不杀我?”能开口说话后,刘猛没有第一时间调节伤势,而是问向凌飞。

    刚欲开口回答,大黑走到凌飞身边,附在其耳上,轻轻诉说了几句,之后就笑着点了点头,让大黑先退下。

    人群中的张巍略微惊讶,凌飞的战斗大黑一向最为重视,先前他就纳闷大黑不见踪影,这才明白,原来大黑是被安排做别的事了,看来自己心思再慎密也比不过凌飞啊!

    没有回答刘猛的疑问,凌飞淡漠道:“刘猛,你此次而来应该是受人挑唆吧?”

    眼神微眯,刘猛道:“你怎么知道?”

    “如果本团长猜的不错……”看了刘猛一眼,凌飞说道:“那人就是劫影佣兵团的团长王勇,是吗?”

    微微点头,刘猛道:“不错,正是他,前日他去找过我,让我击败你。”

    凌飞也不惊讶,问道:“那他许下你什么好处了?”

    刘猛道:“王勇说只要能击败你,并把你带回去,他就会和老猫举荐我成立大型佣兵团,我就答应了。”

    轻叹一声,凌飞神色露出几分沉思,现场顿时安静下来,看着闭目思索的凌飞,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过了很久,凌飞嘴角上扬,说道:“刘猛,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我就告诉你。”

    刘猛只是看着凌飞,没有开口,显然是在等他说话。

    见此,凌飞道:“本团长和你战斗之前就已经从手下那里对你有所了解,虽然你占山为匪,可也不做伤天害理之事,而是劫富济贫,这是你的作为吧?”

    刘猛哼道:“我刘猛虽说算不得什么好人,可那些残暴不仁的事情我还不屑做,可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凌飞笑道:“若是放在之前自然是无关,现在就有那么一点关系。还有一点,好在你之前并没有伤我佣兵团手下的人,否则,也许此刻你已经成为一具死尸了,不是吗?”

    对于凌飞这话,刘猛点点头,不错,若是凌飞执意要杀自己就无须他亲自动手,方才也不用给自己恢复元力,直接派人补上一刀,就凭那么重的伤势自然难以抵挡。可这和凌飞不杀自己有什么关系。

    不由脸色一沉,问道:“凌飞,你到底要说什么,直说就行,用不着拐弯抹角。”

    “哼,都这副模样了还敢出言不逊。”一旁观战的江天宇不由哼了一句。

    “你…咳……”刘猛气急败坏,身体不由一颤,顿时怒气攻心,咳嗽两声。

    “江天宇,不得无礼。”凌飞喝道。

    随即凌飞正色道:“也正因此,本团长觉得你还算不错,还记得咱俩的赌约吗?”

    刘猛想了想,才想起确实有这么回事,说道:“你要我答应你一个事情?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

    ●

    ●

    ●

    ●

    有些事情,强求不来,一旦错过,只能一错再错。时间能改变你的一切,却只留下那份伤痕,不回忆则已,一回忆都是痛!总有一些人,总遇一些事,身受满身苦,遭受满身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