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金老的人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感受着老猫手中汇聚出的那颗黑色能量球上带来的恐怖气息,权邢心中陡然一禀,作为当事人的他清楚能够感觉到黑球的可怕。

    狠狠一咬牙,权刑缓缓闭上双眼,任凭微风吹拂着他的头发,不去想老猫这般很辣的毒招,也不去想自己的生死。这一刻,他心里只念叨着一件事,那就是杨虎团长,若非当初是团长大人出手相助,或许自己早就成了刀下亡魂,如今,恐怕再没有机会报答团长大人了。

    权刑不甘心,若是了无牵挂,那他也不会有何迟疑。可他心中仍有留念,他还要报恩,用自己一生去偿还杨虎的恩情。

    可惜,没有强大的实力,一切皆是枉然!

    双目微闭,放弃挣扎的权邢深深吸一口气,这一刻,他选择的等待死亡,至于杨虎的恩情,下世再还!

    “不!不要!”

    “权邢团长!”

    杨沥和张强扬天大喊,可却没有办法。

    就在老猫发出的黑色能量球临近权邢头上,意外来了。只见一道赤红剑痕径直斜劈斩去,以肉眼看得出的锋芒硬是将黑色球体劈成两截,玄之又玄的救下了权邢。

    众人都朝来人看去,只是脸上表情却是变化极大,杨沥权邢可谓是欣喜至极。反观老猫龙月等人,先是有些气愤,随后又带有几分惊恐。最后再看王勇,他面上神情倒是并没有太大变化,一开始他就已经猜测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按照他的想法来说,是希望老猫能杀死权刑,和杨虎成为不死不休的局面,这样再把凌飞一众牵扯进来。

    届时,权刑身亡,老猫重伤,暴怒之下的杨虎自然会和老猫拼命。即便他不敌老猫,最后还有凌飞,更有大黑,这样一来,老猫必定完蛋。

    只是王勇想的太好,算计的也很完美,只是他千算万算还是输于失算,一切都很好。可惜凌飞就这么合适的出现,又一次合适的救了权刑。

    冷眼相望,老猫冷声道:“你是铁了心的要和本团长作对不成?”

    把血饮剑竖立下方,凌飞缓缓走来,笑道:“那我倒想问问老猫团长,今晚你安排的鸿门宴又是什么意思?现在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不是吗?”

    身边相跟的杨虎急忙跑到权刑那里,给他输送了一股精纯元力,帮权刑恢复着伤势。

    “你们几个也别愣着了,去帮受伤的人疗伤吧。”见张巍等人站着不动,凌飞没好气的说道。

    说完此话,凌飞身体转过,朝老猫望去,眼睛一眯,轻笑道:“老猫团长,别来无恙啊!”笑容满虽然看上去和煦,只是在龙月等人看来是那么的冷然。

    神情略显几分狰狞,身受重创的黑鸦虽是暴怒无比,可却没有一点办法,不甘喝道:“凌飞,有什么事你冲我来,放过我家团长。”

    闻言,凌飞狂笑几声,随即神色一冷,哼道:“就凭你?你现在经脉尽废,拿什么来和本少讨价?况且,今晚若非你团长摆下鸿门宴,本少也不打算翻脸,可现在嘛……”说到这儿没有往后说,但其中意思显然而知。

    血饮剑横空挥动,一道妖异红光突然升起,走到老猫身旁,冷声道:“老猫,有些事做了就要考虑后果,受死吧。”

    话音还在耳边打颤,凌飞手臂挥舞,顿时凌空产生数十道血红剑芒,围绕在凌飞四周逆向旋转,随时都会冲出。

    弑神影。

    就在凌飞发动攻击的一瞬间,老猫早已做足准备,身法迅捷,快若闪电,再次施展出法诀。

    只见万千黑影将凌飞包围其内,仅仅片刻便形成一个黑色光罩,无情的吞噬着凌飞的元力。

    突如其来的攻势将凌飞蓄力一击被迫停止,周身护体能量闪动,凌飞沉声道:“老猫,此刻的你已经并非全盛时期的你,但我却还是全盛时期,看我如何破你此招。”

    大喝声中,凌飞神情严峻,血饮剑剑尖指天,爆发出一道璀璨光华,在众人注视下竟硬生生将老猫攻击瓦解。与此同时,由于不断输送元力的老猫因黑色光罩被震碎,故而自身受到反噬,喷出一口鲜血。

    “焚天诀。一转火身!”

    赤红光芒自凌飞周身正向旋转,离地三尺凌空站立。此刻,凌飞神情严肃,配合其身外火光,这一刻他宛如一尊火神降临,控制着火势,就连四周温度都越来越高,像是燃起了大火一般。

    面对凌飞的变化,老猫清楚感受到从其身体上散发着的危险,以及那份…杀意。

    凌飞双臂来回不断变换,无数赤红光芒在他周身形成数不清的火球,伴随着凌飞意念控制,尽数的射向老猫。

    无数火球看似平平,可在这漆黑的夜晚看上去却显得格外华丽,那一景象就仿佛半空下起倾盆火雨,只是身为当事人的老猫却毫无欣赏的兴致,只是在考虑该如何抵挡。

    可惜他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周围的人都伤的伤残的残,没有能帮助自己的,难道天要绝我老猫吗?不由地仰天怒吼一声,随即闭上了双目,这一刻他选择了等待死亡。

    “唉!你这又何必呢。”此刻,虚空之上闪过一丝波动,只不过这丝波动极其细微,凌飞等人都未曾察觉,原因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来人的修为要高出他们太多。众人中唯一有所感应的是大黑,只有他略微有所感觉。

    朝半空望去,大黑双手紧握成拳,旋即一步跨出,面色不善的看着那里。

    张巍杨沥等人都察觉到大黑的异常,走了过来,而大黑并没有回头看去,只是沉声说了“有人”两个字就不在理会他们。

    知道自己已经暴露,虚空之上光华一闪,随即出现一道人影,观其容颜,满头白发,面上有些许皱纹,整个人显得老态龙钟,竟是一位老者。

    与此同时,凌飞凌厉的攻击已经发出,无数火球即将落在老猫身上。

    “小友手下留情!”老者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已经站在老猫身前。

    见突如其来的人,凌飞神色一变,此刻他想收手已经有所不及,只能看着火球射向老者,这一击蕴含的能量巨大,只有凌飞自己知道攻势有多可怕。

    老者再次轻叹一声,干枯的手掌在身前随意划过,只见一道水幕屏障出现其面前,飞射而来的火球尽数撞击在水幕之上,并没有想象中产生的爆炸声,只是水幕上荡起层层波动,轻而易举的便化解了凌飞这一杀招。

    大黑第一时间站在了凌飞身旁,警惕的看着老者,面露不善。将元力收回体内,凌飞眉头一皱,朝老者看去,方才他全心注意力都集中在焚天诀上,因此并没有注意到挡下攻击的是谁。

    一看到老者,凌飞紧皱的眉头松弛下来,惊讶道:“前辈,是你?”原来此人竟然是金阳酒楼的主家,只是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凌飞拍了拍大黑,示意他没事,随后问道:“前辈,你怎么在这儿?”说着瞟了一眼老者身后的老猫,有些恍然的道:“难道前辈是来帮他的?”说着语气逐渐变冷。

    “唉!”老者摆手道:“小友误会了,老猫与我是旧识,方才出手也只是不忍看他就此身亡。”

    闻言,凌飞神情有些不悦,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前辈应该是早就知晓此事了吧,先前在金阳酒楼发生那么大动静前辈都不曾阻止一下,现在出面摆明了是帮他来对付我们。”

    “不错。”张巍也走了过来,开口道:“莫非是看我们好欺负不成?”

    老者苦笑道:“小友莫要见怪,老朽并非你们所想那样,若是那样,我大可不必露面,直接救走老猫,又何必现身一见。”

    凌飞想了想觉得也对,又问道:“那前辈究竟何意?”

    老者道:“老朽想请小友今晚放过他们,至于以后,我不再出手。”

    闻言,凌飞也不动怒,笑道:“这可是斩杀老猫的好机会,过了今晚,再想要这样的机会可就不容易了。放过他们倒也并非不可以,只是我有什么好处?”

    老猫严肃道:“这样吧,就当老朽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来找我,只要老朽能做到的就一定不会吝啬。除此之外小友来我金阳酒楼的一切元石费用全部免去,如何?”

    “既然前辈都这样说了,那这个面子晚辈还是要给的,好,今晚我就放了他们。”凌飞道。

    “哈哈。”老者也淡然一笑,绿了捋胡子,和颜悦色的道:“小友若不嫌弃以后就叫我一声金老吧。”

    “金老,那我就斗胆了。”凌飞大笑道,他并没有因为失去一次杀老猫的机会而感到生气,相反,此次能结识这所谓的金老,那才是真正的好事。况且老猫给出的条件那么诱人,不为能在金阳酒楼随意吃喝,他凌飞眼界并不低,他所看中的是金老那份人情,这可是修为惊人的一位强者的承诺,又岂能不让人注重?

    ……

    ●

    ●

    ●

    ●

    星辰再亮,也抵不住残风的寒芒;

    夜月再美,也挡不住初阳的光辉;

    心再不甘,也止不住意志的沉睡。

    我有我梦,梦我所痛;何时能改?何日能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