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首战告捷 (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除了黑鸦之外,另外两人凌飞也有过一面之缘,甚至张巍还与之交过手,正是龙月和海风两人。

    “真巧啊,又见面了!”见到来人,凌飞并不意外,笑道。

    “确实很巧,原本还想着求团长大人留你们一条活路,可没想到你们居然伤了大人,罪不可赦!”黑鸦神色冰冷,他视老猫为主人,毕竟自己曾经被他救过性命,给了自己一次再生机会。

    一边,张巍也从打斗中脱身而出,站在凌飞旁边,哼道:“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就该杀了你,也省了一个敌人。”

    黑鸦从空间戒中取出一柄长剑,指向凌飞,冷笑道:“现在再说这些不觉得有些晚了吗?凌飞,准备受死吧。”话落,黑鸦一挥长剑,随即一道霸绝天下的气势陡然传出,意念锁定凌飞。

    随即化为一道残影冲了上去,狂风狂啸,带起一股冷流,黑鸦双臂横空,挥出两道光印。

    凌飞傲然一笑,显得毫不畏惧,气势如虹,在其心念控制下,体内磅礴元力涌动,朝他右臂之上游去,不多时,单拳上已凝结出强大能量,朝空中两道光印砸去。

    轰!

    两股相反能量相撞顿时产生爆炸,将凌飞笼罩在内,随即一股硝烟弥漫而出。

    “少爷!”

    远处的张巍大喝一声,担心凌飞有危险,急忙朝他跑去。

    “阁下这是着急去哪?如果陪我二人玩玩如何?”就在这时,有两人突然出现,将张巍拦下,正是龙月和海风。

    “给我滚开!”一见是龙月两人,张巍顿时勃然大怒,猛得爆发出狂暴气息,手握骨魂战刀,也许是被怒火干扰了心智,张巍将强大能量注入宝刀中,只听得战刀竟发出刀啸之声,闪烁着妖艳的红芒。

    双臂一震,张巍当空劈下一道剑刃,斩在面前的海风身上。

    见状,海风神情惊骇,面露恐慌,身为当事人的他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这招的恐惧,半空落下的元力剑刃霸道威力极其强悍,甚至于难以抵挡。

    莫说是他,就连其身旁龙月也是神色凝重,因为他都能感受得到这股巨威。当然,张巍身为三断玄王接近巅峰的实力,所发出的含怒一击又岂会平凡,况且海风二人也只是二断玄王的修为。

    “幻风波!”“万震诀!”

    危机来临,容不得两人过多考虑,各自施展出法诀,

    对抗头顶的剑刃。

    哗哗!

    三股强劲气流在半空形成狂风,来回涌动,同时,耀眼的光芒将整个屋子都照的像白天一样,透过木门上厚厚的纸窗,穿在外面楼层中。

    见僵持不下,张巍再次施加力道,虚幻剑刃竟又增加了一圈,威力自然也是越大,龙月海风二人身体都在颤抖,显然有些支撑不住,苍白的面容让他们看上去很虚弱。狠狠一咬牙,两人相互对视着点点头,旋即又爆发出两道绝强能量,一举将张巍震退,而空中那道剑刃也随着二人这道能量击散。

    一时间整个酒楼仿佛都陷入了颤抖中,而在金阳酒楼中吃饭的客人都听到一声闷响,纷纷露出疑惑之色,都在议论这件事。

    屋内,木桌木椅完全粉碎,就连饭菜酒水也洒落一地,硝烟四起,尘土飞扬,十分杂乱。

    观战中的老猫双眼闪过一丝贪婪,他注意到张巍手中卧握着的战刀,已有微弱的灵性,从刀身上看去,赫然是一把低阶灵器。阴笑两声,看来今晚会有很大的收获,看那神色,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这时候,凌飞的身影也从迷烟中显露出来,一袭白衣也因为爆炸震得破破烂烂,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窘迫,当然,这也只是外表,实际上凌飞并没有受到实际伤害,早在先前爆炸时凌飞就已经在体外布下一层防御光罩,阻挡了全部伤害。

    对面,黑鸦冷笑一声,双手握于胸前,再次凝聚一颗元力光球,射向凌飞。

    这一次凌飞并没有徒手接下,而是取出血饮剑,劈出一道剑痕,瞬间击毁,光球在半空散发出艳丽之色,煞是美丽。

    冷然一笑,凌飞嘲讽道:“老猫团长,你以为就你有安排吗?这样的话那你也太小看我了。”说罢又朝门外喊去:“赵玉龙姚志,你们进来吧。”本来是以摔杯为号,只是刚刚几人开战把杯子都给打碎了,现在只好喊名字。

    看着凌飞俊脸上冰冷的笑容,黑鸦脸色并不好看,他总觉得凌飞是在耍什么阴谋一样,让他心里很不舒服。老猫也是神色阴沉,凌飞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难不成暗中还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阴谋,可整个酒楼他也探测过,并没有躲着什么人,如果他凌飞只是演戏的话,那这小子可就装的太像了。

    金阳酒楼发生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会没有人管,此刻,坐在一楼账台前的店小二眉头紧皱,暗骂道:“妈的,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在金阳酒楼生事。”说着整理好柜台上的东西,就朝二楼走去。店小二确实想不懂,作为龙湖镇第一大酒楼,虽然没什么人知道这儿的主家实力到底如何,但这么多年都没人生过事。

    听到楼层中有人走来,凌飞道:“老猫团长,我在下面等你,大黑,我们走!”说罢,便破窗跳下,来到一处空地。

    见此,老猫森然一笑,可以放手打了。若在金阳酒楼里他还有所顾忌,不敢伤人性命,可没想到凌飞居然自己赶来送死,要知道在龙湖镇杀人根本没有人管。

    客房里十几个人纷纷从窗口跳了下去,而来到二层的店小二一脸惊讶,房间里除了一片杂乱狼藉,连个鬼影都没看见!

    就在店小二收拾烂摊子时,虚空之上闪过一丝轻微波动,随即一道身影凭空而现,满头白发,赫然书一位老者,正是金阳酒楼的主家。

    见到突现之人,店小二赶忙放下手中的活,朝老者微微鞠躬,恭敬说道:“店家,您来了。”

    轻轻摆手,老者和颜悦色的道:“嗯,清理一下吧,不要声张,更不能惊动了客人,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就不用管了。”

    “是。”店小二不敢有任何不满之色,还是满脸尊敬的点头答应。

    闻言,老略微颈首,化为一道长虹消失在这里。确定了老者已经离开,店小二这才长出一口气,更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人的杰作,居然有这么大面子,能让店家都不管。

    再说凌飞,找了一处空旷之地,老猫紧跟其后,相续来到这里。

    老猫冷笑道:“凌飞,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你若真龟缩在金阳酒楼里,我还真不不能拿你怎么样,没想到你还送上门来了。”看这神情,老猫已经将凌飞当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闻言,凌飞也是嘲笑道:“哦?难道老猫团长就真的认为吃定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