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赴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细风轻舞,吹拂在人们脸上,却感受不到任何凉爽。高空之上的一轮圆日像是个火球一般,残酷的照耀着地面。过往的人类都有种感觉,仿佛是踩在了热锅上一般,十分炎热。

    刺目的阳光透过厚厚的纸窗,照射在房间里熟睡的凌飞,这才把他弄醒。

    不耐烦的睁开两只惺忪的双眼,不禁哀叹一声,这贼老天,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不得已,只能起床了。

    “少爷你醒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凌飞讶然的朝门口看去,笑着说道:“大黑,这会儿找我,发生什么事了?”

    门外之人正是一身天蓝色衣衫的大黑,漠然的点点头,道:“我有事说。”

    凌飞知道以大黑的性格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找自己,肯定是有要事,收起脸上的笑容,郑声道:“你说吧,本少听着呢。”

    走近凌飞身旁,附在其耳边,低声诉说着他口中的事情。

    昨天晚上很晚时候,空中除了无数星辰和一盘弯月就是一片漆黑,时辰已过子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从房间中走出了两人。他们动作非常轻,并没有吵到任何人,这两人缓缓走出酒楼,来到一处无人之地。

    “杨海,那凌飞中午所说之事你怎么看?”这人没有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闻言,只听这被叫做杨海的男子说道:“猫王佣兵团毕竟是龙湖镇最大的一家,实力之雄厚可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一个失误弄不好咱们都会交代进去。”

    轻叹一声,这人神情显得几分无奈,叹道:“是啊,为了旁人把我们自己的性命搭上,这值得么?”

    杨海沉声道:“王震,念在我们曾一起为问员外做事,又相处多年,所以我也不打算瞒你,明晚时候我会和凌飞坦白”

    有些惊讶,王震问道:“你的意思是要离开?”

    “不错。”杨海此人性情固然豪迈,但在做事方面却心狠手辣唯利是图,对此,他并没有过多犹豫,点头道:“当初我以为只是给他当打手,但谁知道是要给他卖命,我可不愿白白送了自己性命。那你呢?你又是怎么想的?”

    王震狠狠一咬牙,别过头去,说实话他做不到像杨海一样果决,但若是留下就意味着自己的性命随时有可能丢掉。

    此刻他的心理在作祟一方面想要离开,但另一方面又觉得这样做有些愧疚于凌飞。毕竟几天前那危难中要不是凌飞出手相助,活着的十四个人恐怕一个也躲不掉。

    王震脸上满是纠结,一边是对生命的**,另一边是对此事的理智,这可让他难以抉择。

    过了很久,最终还是他保求性命的贪欲战胜了那可怜的微不足道的理智,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要个杨海一同离开。

    当两人离开后,周围一棵茂盛的柳树中飞跃下来一道人影。一身淡蓝色的衣衫,大汉神情冷漠,一脸憨厚的样子,正是大黑。

    冷哼一声,大黑轻挥衣袖,朝着金阳酒楼走去。

    ……

    听完大黑的讲述,凌飞神色淡然,俊脸之上并未有什么波澜,微微一笑,淡然道:“我知道了,昨天我已经猜到他们会这样做了,即便他们他们会留下,本少也不会让的,这种人不可用。好了,收拾一下,我们下楼吃饭吧,肚子都饿了。”

    点了点头,大黑跟着凌飞一起朝楼下走去,顺道经过张巍杨沥等人的房间时还不忘把他们带上。

    和往常一样,在饭桌上众人边吃边闲聊着,只是这顿饭吃的并没有很轻松,期间有个小插曲。

    闲聊着一些家常琐事,这时候还是早晨,杨海和王震两人自然也在众人当中。凌飞所说让他们好好考虑昨晚之事,是要在今晚商议结果。

    饭间,肩上搭着一条白抹布的店小二急匆匆朝凌飞这边跑了,手里还拿着一份书信,看了看凌飞,轻轻皱了下眉,似乎是在思考凌飞的身份。

    “少侠。”叫了凌飞一声,店小二把手中信封递给他,说道:“刚刚有位客人要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哦?给我的?”凌飞有些惊讶,问道:“你知道是谁给的吗?”

    对于凌飞的问话,店小二只是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其实他怎么会不知道给他信封之人是谁,那人正是海风。刚来龙湖镇和凌飞有过一面之缘,还和张巍交过手。只不过海风不让店小二透露自己身份,给了他一颗中品元石作为贿赂。

    把信交给凌飞后,店小二就离开了。

    拆开信封,上面写着一段话:早就听闻凌兄弟的名讳,只是一直不曾见面,明晚我在金阳酒楼摆下酒宴,届时还望凌兄弟准时到来,大家好好结交一番。落笔处写着老猫二字。

    念完信,凌飞双眼微眯,冷笑道:“看来老猫这么快就忍不住要撕破脸皮了。”

    江天宇问道:“少爷,他这是什么意思?”

    张巍解释道:“那天我们去龙湖山时老猫就派人跟踪过,显然是不怀好意,如今更是送了一张请帖,自然不会真是邀我们赴宴。”

    凌飞道:“不错,所谓善者不来,无缘无故邀请我们,肯定有什么阴谋,这一定是场鸿门宴。”

    李惊圣问道:“难道是因为他知道了我们要帮助霸天佣兵团的事,所以来找麻烦?”

    思索良久,张巍沉思道:“似乎并完全是这样。”

    凌飞道:“你此话何解?”

    张巍猜测道:“去龙湖山和帮助霸天佣兵团如果放在一起也许会觉得这是一件事情,但少爷你有没想过分开来讲。记得第一天来龙湖镇时我出手救了权邢,但我们并没有和霸天佣兵团接触过,而老猫也自然不可能想到我们会帮助霸天佣兵团。

    可后来我们去龙湖山老猫就派人跟踪,这显然是有所目的,或者再那个时候他就把爪牙伸向我们了。只是不知道的是老猫究竟有什么阴谋。”

    听了张巍的话,凌飞想了想,但完全猜不到老猫的想法,他只知道一点,自己就像个猎物一样被人盯上了。

    凌飞不由得脸色很难看,并不是担心老猫会怎么做。他讨厌这种被人盯上的感觉,这让他特别不舒服。当初墨家就是这样,后来遇到的杀天也是这样,即使到现在来了龙湖镇还会被人盯上。凌飞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若说恩怨,除了和霸天佣兵团之外他根本想不到和老猫还存在什么交集。如此一来,必有阴谋!

    看了眼众人,只见他们神色各异,但大多数人都是疑惑不解的态度。见此,凌飞说道:“诸位不必犹豫,本少昨晚就已经说过了,你们先考虑着,等晚上我们再商议,至于你们是走是留,本少绝不拦着。”

    话落,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气氛逐渐变得凝固。一旁杨沥适时开口道:“那少爷是怎么打算的?不理会老猫还是要赴宴?”此时他开口一方面是缓和一下气氛,另一方面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关怀,对凌飞有些担心。

    对此,凌飞抱有感激,心中着实有些感动,答道:“本少会去赴宴,正好大家坐在一起把话挑明。”其实凌飞心里还有一句话:即便不敌,也已经站于不败之地!他所依仗的正是大黑,堪比元者的强者,只是暂时还不方便让众人知道罢了。

    “好了,大家先吃饭吧。”凌飞没有再考虑这件事,他已经有初步安排,至于具体情况,他还需要和杨虎商议才行。

    不管如何,那所谓的酒席也好,鸿门宴也罢。总之,以凌飞这种性格,这场宴席他肯定少不了的!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