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破解迷心散阵(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对冲过来的灵猿,凌飞淡然一笑,化作一道残影,躲避开来,随后朝张巍几人挥挥手,以示自己没事。

    为了防止灵猿再次攻击众人,凌飞出现在灵猿身后,又发出一个光球,不断地骚扰着灵猿,不多久,凌飞就这样把它引出山洞外。

    刚到洞口,凌飞便看到大黑那极力挣扎的神情,看上去很是痛苦,这让他心里也不好受,大声道:“大黑,坚持住,等着本少。”说完便把灵猿引到别处。

    虽然没有办法回答凌飞的话,但大黑那神情中充满了信任,显然是对凌飞抱有很大信心。

    远处,一位少年飞快朝前方跑去,看其神情,用逃跑一词来形容似乎更加合适一些,在少年身后,一只雪白色的魔兽疯狂追赶,这一人一兽,正是凌飞和灵猿。

    不多久时间,凌飞将其引到一处空地,这里树木稀松,若非凌飞知晓这里是龙湖山,恐怕还真把这里当做荒芜之地。四周魔兽仅仅不到一手之数,全部是二阶魔兽,感受到灵猿那霸道气息后,纷纷逃窜,很快,这里便只剩凌飞和灵猿了。

    凌飞神情凝重,灵猿毕竟是四阶魔兽,即便心智受损,但实力仍旧不可小觑。不过,他并不是非要打败灵猿,而他目的是为了拖住灵猿,把时间留给张巍等人破解迷心散阵,想到这里,凌飞心情轻松了不少。

    见凌飞停下来,灵猿没有多想,挥舞着粗壮的手臂,一拳朝凌飞轰出,带起一阵冷风。拳影袭来,凌飞爆发出一股宏伟的气势,缓缓挥动手臂,一层淡淡的光波凭空出现在其身前,待拳影临身时,正好撞击在光波之上,只见光波宛如水纹一般,扩散开来,紧接着发出闷响声。

    吼!

    一击失败,站立在不远处的灵猿并未有何气馁,低声咆哮,口中喷出一道火焰,铺天盖地般的朝凌飞喷洒而去。

    灵猿本为火属性元力,喷出的火焰自然是其本命能量,其内所蕴含的元力自然是十分恐怖,这片空间的温度隐隐升高,微风吹来都是热燥不堪。

    见状,凌飞手持血饮剑,凌空挥出数十道剑芒,散发出金色光芒,迎上了烈焰。声势大,气势亦宏伟,两者之间所爆发出的能量更是无法形容。

    轰!

    两者相撞,先是爆发出一片爆炸,浓厚的黑烟弥漫虚空,漫天刺眼的能量涟漪随之扩散,双方的攻势十分惊人,以凌飞的实力仍旧无法抵挡。未曾挡掉的烈焰自空中形成一片火雨,挥洒而下。凌飞不敢大意,身形无数次的转变,躲避着倾洒而下的火雨。

    哗哗哗!

    暴躁炎热的火雨迅速落下,大地都被腐蚀的坑坑洼洼。好在凌飞轻巧的身形,完整的躲了过去。

    回头看了眼不堪的地面,凌飞暗叹一声,这灵猿实力雄厚,确实远飞自己可比,只是不知道张巍这家伙快搞定了没。

    灵猿锤了锤胸口,周身赤红光芒闪烁,双臂陡然挥动,两股飓风左右夹击,涌向了凌飞。飓风还未近身,凌飞便感觉到温度越来越高。

    看似缓慢的两道飓风眨眼便临近凌飞,从他身体穿过,融合在一起。只见‘凌飞’身影逐渐模糊,如同镜面一般直接消散。原来,飓风所击中的只是凌飞还未消散的残影,真身早已跑到别处。

    “大笨猿,本少在这儿呢!”

    灵猿双目炯炯有神,散发着赤红的光芒,四处寻找着凌飞的身影,正好听到凌飞的声音,朝声源处望去。

    只看凌飞傲然立于一块青石之上,手中紧握的血饮剑红光大盛。此刻,凌飞神情严肃,周身赤色元力波荡,他正在汇聚体内能量。

    片刻,往血饮剑中注入一股强大的能量,顿时,剑身爆发出耀眼红芒,一股强横的气势如同金阳一般缓缓而升。双手高举血饮剑,大喝一声,凌空劈出一道血红剑芒,直射灵猿。

    哗!

    剑芒足足有十丈之长,散发着红芒,仿若燃烧起烈火一般,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空间都仿佛被隔断开来,单凭气势便这样宏伟。

    灵猿低吼,也同样爆发出一道强横的能量,一拳怦然抡砸而出,掀起一阵狂风。这一拳看似普通,但身为当事人的凌飞清晰的感觉出单拳之上凝结多庞大的力量。

    砰!

    两者狠狠相撞在一起,巨大剑芒竟是直接被灵猿这一拳直接摧毁,可想而知灵猿的恐怖。凌飞面色一变,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随即心念一动,俊脸上浮现几分疯狂,元力再次提升。

    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灵猿的背后,口中暴喝一声,体表闪烁着金红两色的光芒,再次凌空劈出一道锋利的剑痕,金红相间,猛地斩向灵猿。

    噌的一声,灵猿躲避不及时,剑痕硬生生的劈在灵猿背上,留下一道血痕,白色的毛当即被染成红色,看上去有些不忍。

    凌飞脸上露出一丝惊讶,没想到这灵猿的皮也太厚了,他已经动用体内大部分能量,没想到只是在它身上留下一道痕迹。暗暗心惊,警惕的注意着灵猿接下来的动作,恢复着方才消耗的元力。

    嗷!

    灵猿大叫一声,身体微微发颤,显然凌飞这一击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它瞪着双眼,神情狰狞的看着凌飞,这表情仿佛要将凌飞吃掉一样。

    一股强横的火属性气息自灵猿体内陡然升起,这片空间仿若被烈火所点燃一般,只见他手臂握紧,狠狠的拍击在地面。旋即一道裂痕迅速蔓延。

    一旁,凌飞猛然跃向空中,朝完整的地面落下。

    灵猿鼻中发出轻哼声,仿佛它已经知道凌飞会这样做,整个身体化为一道白芒,朝凌飞射去。别看灵猿身体肥胖,四肢鼓鼓的,速度可是出奇的快。眨眼之间就已近凌飞身前,而后一记铁拳挥出,其中仿佛蕴含着万斤之重,带起阵阵拳风。

    见此,凌飞心中一惊,由于灵猿进攻速度十分得快,此刻再想闪避已经有所不及,只能硬着头皮接下。

    砰!

    两股力量顷刻间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一声低沉沉地闷响,灵猿和凌飞有着不同的情况。

    前者,实力要高出很多,又处于先手状态,这不单单是普通的一拳,其内到底拥有着多强的能量,恐怕也只有它自己知道。

    再看后者,在灵猿与他撞击的那一瞬间,仿若遭受万斤铁锤抡击一般,当下便倒射出去两丈有余,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刷的苍白起来,一头黑发凌乱不堪,实在有些狼狈不堪。凌飞本就实力相差悬殊,而且还处于被动,又是匆忙抵挡,故而有所不及。

    就在这时,灵猿高声咆哮,强烈的音波源源不断,异常刺耳,凌飞来不及抵挡难缠的声波,只见就已灵猿化为一道流光冲击而来!

    ·

    ·

    ·

    ·

    ·

    第二十九章破解迷心散阵(下)

    呼呼!

    一时间,整片空间都狂风大作,天地都为之大变,一道绝强能量自灵猿体内爆发而出。

    强横的火属性气息弥漫开来,周围温度迅速高升,仿佛要将空气都点燃一般,嗡嗡作响。

    满身白毛的灵猿到凌飞面前才停下,一记铁拳再次轰出,其内仿若夹杂着无穷能量,使得空间都大开大合。

    见此,凌飞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距离如此之近,灵猿所发出气息的强烈感觉十分明显,那种感觉就像是面对一座大山,若是被其击中,即便不死也会骨头断裂。

    现在,凌飞已经很是虚弱,面对灵猿激烈的进攻,已经有所困难抵挡,浑身发软,低头叹息。

    这一刻凌飞有些绝望,他感觉到了很累,其实就此放弃也是不错的,至少之后会轻松的;这一刻,凌飞闭紧双目,他回想着这么多年来的辛酸与快乐。突然,他想到了凌威和妍溪如,随后又想到了那个娇弱窈窕的少女杨玉儿,还需要自己的保护。这一刻,他想起残风的教诲……

    不!

    凌飞仰天长啸,不知怎的,竟然再度爆发出一股强横的能量。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与那种不服天地的意志,似有纵横天地般的气势。

    一道磅礴的能量宛若大海一般滔滔不绝,金色光华自体内源源不断的扩散,在这危机时刻,凌飞又一次的爆发。

    凌飞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其实这并非是凌飞的信念所至。当初在凌家之时,残风曾多次帮助他,最后更是在其离开时赠予凌飞一道保命符,之前在和墨震天对战时被其伤过,触发了这道印记,只是并没有完全消散。而今,凌飞以不屈的信念再次激发,故而才出现如此强大的能量。

    这一刻,远在中域的某个地方,其中正有两位人影在修炼。其中一个黑衣大汉正在施展一套看似十分强**诀,身形不断变换,体表闪烁着淡淡的光华。而另一人则是一位中年男子,身着一袭蓝衣,神色自若,原本在闭目调息,突然有所感觉,朝远处望去。略微感应片刻,便知晓某些事情,微微叹息一声,似是自语道:“小家伙,后面的就靠你自己了,我能做的也做完了。”

    正在修炼的黑衣大汉注意到中年男子的神情,停下身形,不解问道:“前辈,你怎么了?”

    中年男子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又缓缓闭上了双目,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一身蓝衣的中年男子,正是残风!

    ……

    此刻,凌飞身上的伤势已经被浩瀚如海的能量所治愈,整个人精神焕发,神情自然,面色也十分红润,像是没有受到过伤害一般。

    手臂一挥,只见掌中所握的血饮剑爆发出强烈红光,很是刺眼。嘴角微微上挑,眼中充满了自信。

    “大笨猿,接本少一招!”

    话落,一股磅礴的能量自凌飞体内涌动,耀眼的赤红光芒飞快闪烁,衣角无风自动,整个人凌空三尺站立。

    凌飞神情严肃,身体仿佛散发着浩然正气,在其心念控制下,死死的锁定灵猿。双手握起血饮剑,剑尖指天,朝灵猿猛得劈落而下。

    嘶嘶!

    只见一道数十丈长的剑刃随之而现,这道剑刃完全是由元力所形成,散发着血红光华,煞气逼人,即便离人还很遥远,但也够让人们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剑刃十分狂暴,所过之处仿佛都寸草不留,由此可见破坏力相当惊人,周围空气均被分割成两半,气势大开大合,使得整片空间都嗡嗡作响。

    眨眼之间,剑刃便临近灵猿,对着它当头劈下,若是被就此劈住,恐怕会直接断成两截。

    感受着这道强烈的气势,令人沉重的威压徐徐传来,身为当事者的灵猿张着大嘴,眼睛死死的盯着巨大剑刃,疯狂捶打袒露白毛的胸口,在其体外布下一层火属性防御光罩,周边气息皆被染的滚烫,看似沉重的两只臂膀缓缓抬起,相互交错。

    霎时,剑刃劈落下来,只是未曾近灵猿的身,在它表面有一层淡淡的光罩,抵挡着剑刃近身。

    噌噌!

    一阵阵刺耳的声音飘荡开来,紧接着摩擦出火红色的火花,仿若漫天火雨一般,渐渐飘散,直到落入地面时,光芒才黯淡无光。

    许久,灵猿体外的光罩和剑刃摩擦之间多出一道裂痕,随后便如同镜面破碎,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

    而后,剑刃直接劈斩在灵猿臂膀之上。

    嗷!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自灵猿口中发出,叫声令人都有些不忍,双目中若隐若现的血丝,看上去极为的狰狞。

    这一幕是那么的令人惊心,若是张巍等人在此,必然无法想象,四阶高阶魔兽竟然会被玄士巅峰的毛小子逼到这种程度。

    由于剑刃太过锋利,此刻已经落在灵猿两臂,故而看得到两道血痕顺着灵猿双臂缓缓滑落,将白毛都尽数染红。

    再看凌飞,心念控制着巨大剑刃,依旧在缓缓压下,虽然看得出他着实有些吃力,但不难看出他确实占据着上风。

    傲然一笑,一股金属性能量自其单臂涌动,注入到血饮剑中。只见赤红剑刃突然多出金色元力,两种不同属性的能量夹杂在一起,威力更甚。

    面对充满毁灭性的剑刃,灵猿看上去有些支撑不住,宽厚的手臂不受控制的颤抖,高声咆哮中,神情狰狞,一举将元力所化的剑刃当场撕裂。

    顿时,狂暴的气势随之涌动,乱石飞空,尘埃遍地,这片空地陷入了混乱之中,肉眼都无法看清凌飞和灵猿的身影。

    双目缓缓合上,一股清宁的气势陡然自凌飞身体扩散,逐渐攀升,在某种情况下达到一种极致,这才睁开双目。

    清秀的俊脸上不时露出几分自信,嘴角扬起一道弧度,手腕一晃,将血饮剑收入光灵戒中,傲然屹立在那里,笑道:“大笨猿,接下本少这招不死,便放你离去。”

    话落,凌飞整个人霸气外露,一股赤焰自身体扩散,周身红光流动,仿若燃起了熊熊烈火,化身为一个“火人”。

    这一刻,凌飞宛如一尊火神,傲世苍穹,周边温度愈发的狂热,大喝一声:“焚天诀!”

    “一转火身。”

    哗哗!

    一股热浪疯狂涌动,凌飞化为一道火影冲向了灵猿。同一时刻,灵猿大吼两声,疯狂捶打胸膛,体内磅礴的元力形成一道冲击波,迎上了凌飞。

    轰隆隆!

    两道绝强的能量猛然撞击在一起,没有任何前戏,直接爆发开来,雷鸣般的巨响在此刻骤然响起,似震耳欲聋一般。紧接着一股黑色的硝烟弥漫而出,形成一个大大的蘑菇云缓缓升起,将凌飞和灵猿的身影完全淹没。

    许久,浓厚的黑烟渐渐消散虚空,这才露出两道身影。

    灵猿大口喘气,满身雪白毛发被爆炸所影响,已经凌乱不堪,周身气息十分混乱,身体颤抖着,倒在地下,看其情形,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反观凌飞,一袭白衣虽说也是破乱,但他神情自然,没有太大变化。气息平稳,呼吸自然,之前大战仿若没有令他有丝毫受伤。

    这一切并非是他故意为之,而是他本就如此。若是放在正常情况下,凌飞定然无法像这样安然无事。

    其实凌飞知道,这样情况完全是因为残风留下的那道能量所致。

    凌飞借助残风所留的能量,来对抗四阶灵猿。对战之时,凌飞深深感应到这股能量的强大与精纯,使用时更加的自然,仿佛就连天地之力都随着他的气息所变化,虽然极不明显,细心的凌飞却也发现了这点。可别小看这点,对于仅仅玄士阶别的凌飞来说却是可遇不可求,堪称是一次机遇。

    双手负于身后,周身气息收回体内,淡然的朝灵猿走去。

    ……

    再说张巍等人,此刻,五人在山洞中思索破阵之法。张巍面色沉重,十分焦急,凌飞将灵猿引出洞外,危机重重,不知道情况如何,他怎能不着急?

    “大哥,少爷还在外面,大黑兄弟也不知道情况如何,我们怎么办?”思考之际,江天宇急促问道。

    微微摇头,张巍没有回答,这样情况,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紧紧握着拳头,张巍低头不语,随后爆发出一股强大气势,朝着地面一拳轰出,想要将迷心散阵打碎,只是未如他所愿。

    金色光华在地面荡起一层涟漪,仅仅片刻,便消逝而去,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仿若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见迷心散阵毫无损伤,张巍不经感到头大。所谓迷心散,它只对魔兽会产生影响,让之迷失心智,并不会对人有何危害。

    闭上眼睛,站立在迷心散阵之上,张巍发出一丝意念,感受着阵法的变动,只可惜什么都没感应到。若非肉眼可见,他只是觉得自己身处山洞中,其余便什么也没。

    “迷心散。”“迷心散。”默默念道两声,张巍神情露出几分迷茫,自语道:“既是阵法,必有阵心,只要找出阵心所在,此阵破之极易。只是,这阵心究竟在何处?”

    看向四兄弟,张巍问道:“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众人皆是摇头,显然没有头绪。

    这时,赵玉龙开口说道:“大哥,不如我们合力攻击阵法中心,一举击破如何?”

    张巍还是摇头,沉声道:“方才我也试过了,破阵和力量的大小无关,即便再大力量,也无法动之分毫。”

    许久,一旁思索中的江天宇脑海突然灵光一闪,急忙说道:“大哥,我倒是有一法子,不知是否可行。”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张巍应声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我们找不到破阵方法,那可以让大黑自己破阵。”江天宇也是面色凝重,缓缓道出自己的见解。

    “哦?”张巍问道:“怎么说?”

    江天宇道:“我们可以先出手将大黑体内元力封印,带他进洞,我们在一旁给大黑护法,让他自己摸索破阵之道。”

    “嗯,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许是被逼的没有办法,张巍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也不磨蹭,点头道:“那好,我们速速行动。”说罢,便离开山洞,朝大黑方向所去,其余四人也跟随张巍一同离开。

    不一会儿,五人先后来到洞外,见大黑正一脸痛苦的站在那里。张巍叹息道:“大黑兄弟,我们想到一个破解阵法的办法,需要你的帮助。”

    把江天宇的计划说给大黑,闻言,大黑只是艰难的点点头,任由张巍等人将自己带入山洞。

    刚进山洞,一股令人无法言清的冲击感在大黑大脑中出现那种疯狂让他几度陷入狂暴。但大黑毕竟是变异魔兽,凭借超强意志坚持着。

    吼!

    大黑面容露出几分狰狞,痛苦的神情在他脸上显出,身体不住的颤抖,大吼声中,狂野的能量遍布大黑全身,肆意涌动,像是要喷薄欲出一般,却总是被他那顽强意志阻挡。

    缓缓朝迷心散阵方向走去,每走一步都如同被万斤之重的大山所压,沉重无比。

    就这样,大黑仿佛度过数个日夜,衣衫早已被汗水沾湿。但他仿若闻所未闻,毫不在意,仍旧艰难的走去。

    足足有半个时辰,大黑终于在张巍等人陪伴下进入迷心散阵的范围内。

    吼吼吼!

    刚一进入阵中,大黑顿时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双眼布满了红血丝,看上去是那么悚然。似乎是坚持不了,大黑怒吼大叫,整个山洞都充斥着回声。

    颤抖中大黑一拳砸出,打向身旁的张巍,拳势有如山倒,带动强劲能量。

    见状,张巍顿时大惊,元力自周身扩散,急忙抬手抵挡。刚碰到大黑虎拳时,张巍便感觉犹如电击,身子一震,退后数十步才稳住身形,可见大黑三阶巅峰魔兽狂怒一击并不好受。

    咬紧牙齿,大黑控制着颤抖的手臂,艰难的说道:“你…你们快走,我控制不了自己,小心…伤了你们。”

    “走啊!”见张巍等人不动,大黑再次吼道。

    五人相互对视,这才点点头,离开山洞。

    轰!

    张巍等人一离开,便听得山洞中发出一声闷雷般的声响,随即传出大黑的怒吼。几人丝毫帮不上忙,只能在心里给大黑祈祷。

    伴随着沉重声,大黑体外形成深蓝色的元力在此刻轰然爆发而出,整个山洞都为之一震,迷心散阵发出的无形之力宛若火山喷发般的席卷而来,尽数侵入大黑脑海。

    而大黑坚定的信念从始至终都未曾屈服过,只见他身形迅速翻转,化为本体疾风兽,只不过是由于过于痛苦,被迫化形。

    化为本体后,满身黑毛的疾风兽两只前肢猛然拍击一下地面,荡起一层灰尘,旋即仰天长啸,淡淡光华闪烁。

    许久,疾风兽只觉大脑一阵眩晕,肆意的能量在其体内乱窜,导致它精力大损。

    迷心散阵所发出的迷失还在不断地干扰着疾风兽,就像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疾风兽深知它体内能量正渐渐消失,一但能量流逝过多就再也抵挡不了迷心散阵,但对此也毫无办法。

    又过了很长时间,疾风兽体内能量近乎耗空,意志也是逐渐薄弱,就在它心智逐渐被迷心散阵影响时,突然又爆发出一股强大能量,将一开始张巍封印的力道直接冲毁。疾风兽身为变异魔兽,体内拥有两颗兽丹,方才,第一颗兽丹能量快要耗尽,第二颗隐藏兽丹显露出来,源源不断的为其输送能量,这才有了方才的一幕。

    这时,疾风兽爆发出强劲的元力,化为人形,眼中露出一丝坚定,强劲的能量在其体外扩散着,充斥在山洞中,久久不散。

    缓缓闭上双眼,大黑静静感受迷心散阵中那干扰灵智的能量的源头。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大黑突然睁开双眼,大喝一声,用尽了全身力量,朝半空之上打出一拳。

    砰!

    一声闷雷般的巨响在此刻竟是爆发开来,原本散发着金光的迷心散阵光华黯淡,随后直接破碎。

    轰隆隆!

    在迷心散阵破碎的那一刻,整个山洞也是坍塌下来。就这时,大黑化为一道残虹消失在远处,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张巍五人的身旁。

    见到大黑安然无恙,张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笑道:“大黑兄弟,你没事吧?”

    大黑漠然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摇了摇头,转身对江天宇道:“这次多谢你了,帮我出主意。”

    江天宇笑答道:“谢什么,少爷说过,我们是一家人嘛!”

    闻言,大黑脸上露出几许沉思,眉头紧锁,少爷呢?还没回来?

    ……

    远处,正有一道白色身影在前方,在其身前,一只白毛灵猿倒在地上,这人正是凌飞。

    深吸一口气,凌飞道:“你应该知道本少所说,念你修为不易,本少不杀你,你走吧。”

    “多谢!”在某一时刻,灵猿被迷心散阵侵蚀的灵智已渐渐恢复,见凌飞不杀自己,眼神中多出一丝迷茫,开口说道:“可否告我你的名字?此次就当欠你一道人情,若他日遇到困难,可来此处找我。若非你本人,可差人拿信物来。”说完,不知从何处取来一根长长的白毛,赠予凌飞。魔兽四阶开口,五阶化形,灵猿自然会开口说话,只是身为魔兽,大多都自视甚高,不愿与人交谈罢了。

    闻言,凌飞有些惊讶,问道:“你灵智恢复了?”

    见灵猿点点头,凌飞心中一喜,看来张巍破解了迷心散阵,大黑也一定没事了。

    “好,本少记下了,我们就此别过吧。”凌飞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原地。

    “少爷现在还没回来,会不会遇到危险?”一棵树下,正坐有六道人影,其中一瘦高男子对身旁几人说道。

    “闭上你的乌鸦嘴,少爷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另一人开口答道。

    “对对,我说错话了,少爷主意多,自然是不会遇到危险。”

    ……

    “本少回来了!”正说着,一白衣少年自远处徐徐走来,双手负于背后,嘴角扬起一道弧度,看得出他现在很开心。

    “少爷。”“少爷。”

    六人见到来人,脸上皆是一喜,朝少年快步走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