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路遇强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人,其实我们也不一定会输?还有胜利的可能。”沉默良久,权邢又开口说道。

    杨虎问道:“你有办法?”

    权邢郑重的说道:“如果有凌飞帮助的话,那我们就能抓得住主动权了。”

    “哦?”闻言,杨虎一怔,是啊,若是真能拉拢到凌飞等人,那结局也许就会改变。凡事皆有两面性,作为一团之长,杨虎往往只会想坏处的一面,他并没有在意这点。

    深吸一口气,杨虎郑重其事的说道:“权邢,我交给你一个任务,无论如何,你切记务必完成。”

    权邢闻言,表情奇怪,仿佛若有所思,随即说道:“大人请讲,权邢尽量完成。”

    杨虎道:“你一定要和凌飞打好关系,若是有机会,便帮咱们一把。”

    权邢沉声道:“大人放心,权邢知道。”

    “好了,你下去吧。”缓缓坐在椅子上,杨虎拖着下巴,皱着眉头在思考着什么。

    除此之外,五大佣兵团中的毒蛇与冷血也都在商议,若是猫王佣兵团真的出手,也许会给自己一方造成机会。

    这所谓的机会自然就是从中打捞些好处,他们只需要坐山观虎斗就可以了。

    再说凌飞,一行人顶着烈日,正在赶往龙湖山的路上。一路上几人还不时在闲聊,有说有笑。

    日前,凌飞曾与黑鸦大战,若是他要大黑出手,这件事或许就没那么难,但他却选择自己上场。从他的角度来说,如果凡事都要依靠旁人,那什么时候才能锻炼出来。

    在日霞城时,残风离去的那天,曾叮嘱过凌飞,若非必要之时,不要动用焚天诀,毕竟这套功法特殊,若是被个有心之人盯上,那可是极为头痛的事情。

    虽然凌飞嘴上不说,心里却知道,他资质方面没的说,就连残风也多次夸奖赞赏,头脑自然聪明,早就将残风的话放在心上。

    在和黑鸦战斗时,以他的本意是把黑鸦打发了就可以了。只是到最后谁想得到凌飞竟然恋战,一股莫名的战意油然而生,萌生了将黑鸦战败的念头。

    故而,凌飞便动用焚天诀,暂握强大的能量,这才击败了黑鸦。

    那一时,凌飞战意狂热;那一刻,凌飞毫无保留,台上两人,元力肆虐涌动,台下人群,闭息凝神观望,谁也不敢发出声音,似乎是怕惊扰了两人。两股强大能量猛然发出,比拼着孰强孰弱。就是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身为三断玄王的高手败在玄士阶别的毛头小子手里,引起了一片惊慌。

    在凌飞胜利的那一刻,嘴角扬起了一道弧线,不过他并没有骄傲,也没有炫耀,因为仅凭一个玄王修为,并不值得。

    那时的凌飞,果断选择和黑鸦一定生死,并非是强行出头,而是他已经将黑鸦当做一块试金石。提升修为可不是睡一觉就能做到的,那需要经历成千上万次的生死之战才可,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其实凌飞在动用焚天诀时就考虑过,再三思量,他最终还是决定试着赌赌运气,抱着侥幸的心理。只可惜这次运气不好,凌飞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十分难缠的敌人盯上了。

    看着地图的位置,凌飞等人已经快到了龙湖山,走了不知道多久了,众人都大口喘着气。此刻已经是晌午,阳光也愈发的刺眼。

    故而凌飞率先开口提议先休息一阵,稍等一会儿再前行。

    于是,众人相续找了棵大树,靠着树干休息着。从空间戒中取出带来的食物,各自都分着填了些肚子。

    歇息了半个时辰,众人再次朝龙湖山赶往中。

    路途,大黑时不时朝后面看去,似乎在寻找什么。

    许久,大黑说道:“少爷,后面一直有条尾巴跟着,要不要……”说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意思十分明确。

    凌飞没有回答大黑,而是问起张巍,道:“你有什么打算?”

    张巍沉思道:“此人已经跟了一路,躲躲藏藏,看其意图,是在监视我们。只是不知道背后主谋是谁,依我之见来看,先不要打草惊蛇,就当做不知道此事,看看他究竟要干什么。”

    闻言,凌飞笑道:“和本少想的一样,我也是这个想法。”

    “来,这样,我们……”将几人都聚在一起,凌飞低声谈论着什么。

    歇息过后,几人继续赶往龙湖山,不太长的时间,便是到了目的地。

    几人已是来到山底,抬眼望去,山谷之处一片绿丛,地上长满了各类野花草,丛中攀爬着许多虫子,半空飞舞着小鸟蝴蝶,看上去倒是有些养眼。

    唯一美中不足的一点,这山谷谷口过于狭窄,其口宽程度仅可容纳两人。而谷口之上长满了茂盛的树枝攀岩而出,缠绕在乱石上面,将整个谷口尽数遮挡,若隐若现。

    一行人先后从谷口走进,里面是条窄窄的道路,走了一盏茶的功夫,道路变得宽广起来。

    这时,凌飞会心一笑,道:“还记得本少刚才说的话吧!”

    闻言,几人也都露出一丝坏笑,点头示意后,化作几道残影,消失在了原处。

    过了不久,山谷外又进来一名男子,只见他从头到脚都被一身黑衣包裹,只露出一双大眼。

    “咦,人呢?奇怪,一转眼怎么都没了,难道都消失了不成?”见一个人都没有,这名男子轻咦一声,喃喃自语。随后便准备离开此处,回去复命。

    “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啊?”就在这时,一道淡然之声传来。不远处光华一闪,出现了凌飞几人的身影。

    闻言,这个黑衣男子顿时一慌,下意识的朝声源处偷望了一眼,看到一脸淡笑的凌飞,脸色逐渐难看起来。

    男子干笑道:“几位有事吗?”

    凌飞无奈道:“别装蒜了,说吧,你是什么人?”

    这人不知凌飞说的是真是假,以为凌飞在试探他,故而不承认,还表现出一副不懂的神情,问道:“装什么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本少说什么?大白天的你穿着一身夜行服,这总不会是你个人喜好吧?”凌飞笑了笑,随即话音一冷,阴沉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跟踪我们?快说!”

    这黑衣男子急道:“我…我没有跟…跟踪你们,我只是……”

    “以为本少没发现你吗?”凌飞冷声道:“张巍,交给你了。”

    张巍点点头,朝男子走去。突然拿出一把宝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这把宝刀刀身如墨,通体漆黑,正是当日自墨家长老手中夺得的骨魂战刀。

    张巍还未出手,战刀之上,似乎就已经闪烁着淡淡的光华,仿佛有着微弱的元力波动,有灵性一般。这也难怪,毕竟此刀是把低阶灵器。

    凌飞笑道:“张巍,自从这刀跟了你之后,还没见过血吧,今日正好拿他开锋。”

    大笑一声,张巍道:“少爷说的不错,正好拿你祭刀。”

    闻言,黑衣男子闻言,本就难看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顿时跪在地上,求饶道:“大爷饶命,放过小人吧。”

    张巍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男子心头暗暗叫苦,思索良久,想着要脱身的方法,但脖颈上传来的阵阵凉意可让他心惊。

    这时,黑衣男子突然指着前方,大喊道:“快看,那是什么东西。”

    就在张巍转头的一刹那,这人猛得站起身来,朝山谷之外跑去。

    可他太小看凌飞身边的人了,跑出去还不到十步,就见眼前闪过一道蓝影,将其挡下。而这道蓝色身影之人,正是大黑。

    大黑抬起手臂,一把抓住男子的衣襟,粗壮的手臂上似乎有着极大的力量,竟是直接将他揪起来,朝凌飞身前重重的扔在地上,疼的他叫苦不迭。

    凌飞笑道:“张巍,这下可别让他有动作了。”

    闻言,张巍尴尬的笑了笑,手中骨魂战刀一挥,此人手臂顿时多出一道血痕,可见这把宝刀的锋利,冷声道:“再敢耍什么把戏,下一次这把刀就要了你的命。”

    男子见状,赶忙求饶,应声再也不敢逃跑了。他简直快被吓破胆了,心脏扑通扑通的跳,额前汗珠不停地滴落。这人不过一断玄王修为,竟然让他钻了空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可是让他很没面子,不狠狠吓他一吓怎么能成。

    瞟了一眼男子的神色,张巍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知道他已经被吓住了,定然不敢再说谎。故而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跟踪我们?可以回答了吧。”

    “小人名叫赵青,是团长派我来的。”有了前车之鉴,赵青这回不敢说谎,老老实实的回答。

    “团长?”看了凌飞一眼,见他没有反应,张巍皱眉道:“你是哪个佣兵团的?”

    赵青答道:“小人是劫影佣兵团的。”

    闻言,凌飞淡然的脸上多了一丝惊讶,走到赵青身前,问道:“你可知让你跟踪的缘由么?”凌飞神色逐渐变冷,看来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凌飞冷声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是。”赵青点点头,说道:“小人只知道今天一早猫王团长来见我家团长,他们是单独见面,所以不知道是说了什么。足足聊了半个时辰,他才离开。之后团长就下令让小人跟踪你,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凌飞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去龙湖山的?”

    赵青摇头道:“这个小人就不知道了,想来应该是那猫王团长所说。”

    “张巍,你说老猫为什么派人跟踪我们?”凌飞问道。

    沉思良久,张巍叹道:“这很难说。”

    赵玉龙接话道:“是不是因为少爷你打伤了黑鸦,老猫要为他报仇?”

    摇了摇头,凌飞无奈道:“谁知道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先走吧。”

    “少爷。”张巍叫住凌飞,问道:“此人怎么处理?”

    凌飞闻言,看了一眼颤颤发抖的赵青,微微叹息一声,道:“放了吧。”说完就朝前走去。见此,张巍也不再多说,一同离开了此地。

    见到这些“瘟神”不见了踪影,名叫赵青的黑衣男子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

    ……

    凌飞一行人继续朝前走了约莫一炷香时间,四周突然冒出来二十多人,身着打扮有些怪异,衣服破破烂烂,沾满了灰尘泥土,看上去有些时日没换洗过了。

    这些人一看见来人,脸上一片喜色,为首大汉扛着一把大刀,张狂的大声喊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看着这大汉样子,凌飞和张巍对视一眼,露出几分无奈样子,摸了摸鼻子。

    “看来碰到强盗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