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各方动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初阳升起,柔光照耀,半空中来回飞荡的鸟儿,地上有许多贩卖物品的人士,来来往往的人群,热闹非凡,无一不在诉说清晨已然来到。

    不错,一夜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般飞逝而去,迎来第二天的光阴。

    客房中的凌飞还在沉睡,直至阳光透过门窗,照射到他俊美的脸庞,这才伸了伸懒腰,睁开了惺忪的眼睛。

    四处望了望,只有小魔风虎在地下趴着,而大黑却不知所踪。

    吱~

    这时,房门响了一声,只见大黑端着脸盆进来,说道:“少爷你醒了,擦把脸吧。”说着将肩上的毛巾递给凌飞。

    这可让凌飞惊得半天合不拢嘴,没想到整天默默无闻的大黑竟然还有这么心细的一面。

    接过毛巾,擦洗了脸后,站起了身子,却发现自己腰酸背痛,各种酸楚。这才想起来是因为昨天和黑鸦战斗的缘故,这可让他嚎叫连连。

    在凌飞的呼唤下,几人来到一起,随便吃了些东西,便走出客栈,赶往龙湖山。

    ……

    龙湖镇一处宽广大厅中。

    静,十分得静!

    此处站有不少中年人,手握长枪,身披铁甲,肃然的站了两排。

    厅堂之上有一把宝座,正坐有一名男子,漠然的神情给人一种无形压力,让人不敢直视。男子头顶的墙上刻着一个大大的“猫”字,这人正是猫王佣兵团的团长老猫本人。

    静静坐着的老猫突然对身旁一人说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大人的话,已经是巳时三刻有余,再有一刻便是午时了。”这人面色冷漠,回答了老猫的话。

    “这么久了,他还没回来吗?现在办事效率似乎并不好吧。”老猫神色依旧,但仔细听去,语气竟是有些怒火了。

    “或许他遇到什么情况了吧,也可能是……”说到这里,突然停下,冷漠的面庞嘴角微微一扬,接着说道:“他已经回来了。”

    老猫闻言,没有再回话。

    片刻,一名男子快步走来大厅。老猫开口问道:“海风,打探的如何了?”原来这人正是昨日出手拦截张巍的海风,而方才和老猫说话的也是龙月,只是不知道他二人怎么会出现在老猫佣兵团里。

    这时,海风答道:“启禀大人,黑鸦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至于您让打听的那人,最后一次动作只是购买了一幅地图,并没有特殊情况。”

    “哦?买地图做什么?”老猫有些疑惑,再次问道。

    海风道:“他一共买了两份,一份是咱们龙湖镇的地图,应该是不熟悉地方。至于他买的第二份,则是龙湖山的地图。”

    闻言,老猫面容这才稍微有所动人,道:“要龙湖山地图做什么?打探清楚了吗?”

    海风点头道:“清楚了,他是要去龙湖山,至于做什么就不知道了。”

    嗯了一声,老猫挥手示意海风站到一旁,转头看向龙月说道:“吩咐你的下去做吧。”龙月微微颈首,随即便离开了此处。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龙月又返回来,这回带了一个人回来,正是黑鸦。

    看向前面的老猫,黑鸦问道:“大人,不知叫黑鸦何事?”

    老猫先是对下面之人下命令叫他们离开,待没人后,老猫这才说道:“和你战斗之人叫什么名字你可知道?”

    黑鸦很是疑惑,不知道猫王打听他干什么,但嘴上还是回答道:“他叫凌飞。”

    “凌飞,凌飞。”老猫喃喃自语两声,继续道:“凌飞的事情我已经派人打听去了,你给我讲讲你和凌飞战斗的细节,他又是怎么将你打败的?”

    在猫王佣兵团里,老猫规矩众多,其中一条就是‘无理由服从命令’,让怎么来就怎么做,不得多嘴,若是明知故犯,可是会严惩不贷。后果多严重黑鸦又怎会不知道,即便他再好奇,也没有多问,只是如实回答。

    半个时辰的时间,黑鸦这才讲完,没有遗漏一点细节。

    听完黑鸦所说,老猫顿时陷入沉默,玄士修为的小辈却战败了玄王阶别的黑鸦,越阶战斗么?真是有意思。

    黑鸦并非是为黑鸦被凌飞战败而触动,而是因为凌飞用的功法,这才是让他在意的缘故。据黑鸦所言,凌飞当时所用神秘功法爆发出的能量可是极为强大的,这还是他修为较低,并有施展出其应有的威力。

    老猫此人本就是武痴,拥有如今的实力与地位也是凭借一身修为得来的,面对强大的功法绝学,谁又会不心动呢?

    眼中一闪狂热,随即低笑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一头雾水的黑鸦带着些许疑惑换换走出猫王佣兵团。

    黑鸦离去后,老猫眼中露出一丝沉思,随即一声冷笑。对着龙月和海风二人说道:“你们也下去吧,我有事去劫影佣兵团走一趟。”不待二人回答,老猫便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原地,留下一脸茫然的两人。

    ……

    除此之外,权邢佣兵团也在进行着商议。

    面容之上一片红润,不复昨日的苍白,经过一夜调息后,权邢的伤势已无大碍,只剩些皮外伤。

    此刻,他正坐于团长位子,和一名手下商议,面色严峻,紧皱眉头,看其神情十分凝重,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说着突然站起身来,急道:“好了,先不用说了,我现在去一趟霸天佣兵团,具体情况再和大人商量。”

    待那手下点头示意之后,权邢这才匆忙离开。

    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权邢来到一个佣兵团,和门口看守的护卫打过招呼后就快步进去。见到来人,护卫并没有阻拦,而是点头示意,显然他认识权邢。

    进入厅门,只见构造上和猫王佣兵团相差无几,唯一不同的是厅堂正上方刻着的是一个大大的‘霸’字。

    “权邢,何事让你如此惊慌?”只见权邢刚进门口,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权邢双手抱拳,身子微微一弯,显得十分恭敬,开口道:“大人,有要事禀报。”说着看了看四周。

    这人顿时明白权邢之意,故而让所有人全部离开,偌大的厅堂仅剩下他二人。

    至此,权邢苦笑一声:“大人,若非权邢有贵人相助,恐怕您就见不到我了。”

    “哈哈,权邢啊,你跟了我几年了?”

    权邢老老实实的答道:“已经两年有余。”

    “是啊,两年多了。”这人有些感慨,看他眼神中的迷意,似乎是在回忆曾经,许久,笑问道:“你跟了我两年多,难道还不了解我杨虎吗?”

    杨虎,此人正是霸天佣兵团的团长,他认识权邢完全是个巧合。两年前,权邢只是修为低下普通人,得罪了一方势力,从而惹来杀身之祸。身受重伤,一路逃到龙湖镇,当时杨虎正巧路过,得知了权邢的经历,也是有些不忍,故而出手救下权邢,打发了那方势力。感恩之下,权邢便留在了杨虎身边,成了他的左右手。直至后来,时常观察权邢的一切动作,各方面杨虎都十分满意,便帮助他建立了一个小型佣兵团,以增加实力,也正是因为杨虎救过权邢一命,权邢每见到杨虎都十分恭敬。

    听到杨虎的话,权邢不懂其中的意思,问道:“大人何意?恕权邢不解。”

    杨虎道:“其实昨日我暗中已经让人保护你的安危,即便没有贵人相助,你也不会有事。”

    闻言,权邢脸上多出一丝笑意,心中万分感动,即便真的战死,他也绝无恨意。

    杨虎问道:“你可知道救你之人是谁,为何出手吗?”

    权邢摇头道:“我只知道那出手的少年叫做凌飞,出手相助是因为他一个手下的意思,但到底是出于何意就一概不知了。”

    杨虎问道:“你没有试图把那凌飞拉拢来吗?”

    苦笑一声,权邢答道:“自然拉拢过,只可惜凌飞一直拒绝。”

    杨虎也是摇头叹息,据手下回报,凌飞身边跟着很多修为强大的人,这些人都称凌飞为少爷,若是能拉拢到凌飞,那可是能让他佣兵团整体的实力提升一大节。

    片刻,杨虎沉思道:“你记得叫人多留意一下凌飞的动向,既然他出手帮你,那就说明此人是友非敌,即便拉拢不成也绝不能交恶。”

    权邢点头道:“这个我知道,凌飞他们此刻应该已经在去龙湖山的方向,等他们回来后再留意吧。”

    闻言,杨虎有些惊讶,不过却也没有再多说这件事。转换了话题,问道:“有关凌飞的事你记得留意,眼下还是先说说你来这个的事吧。”话落,凝重的看着权邢,等待他的回话,隐隐有种感觉,或许权邢会带来一个坏消息。

    果不其然,权邢面色不好,沉声道:“大人,根据黑鸦这件事,我感觉猫王佣兵团似乎要实行他们的野心了。黑鸦之所以要挑战我,或许是老猫在看其他佣兵团的动向,只是看来……”说着,权邢苦笑一声,继续说道:“看来他们没有什么反应,都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态。”

    “是吗?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居然这么快!”

    杨虎笑了笑,只不过他的笑容有些落魄罢了,作为佣兵团之长,他的选择,决定了佣兵团的成败。若是胜利,佣兵团自然还会存在,可要是失败呢?等待的就是佣兵团的结束了。从他沧桑的面容来看,不难看出他肩上扛着的压力。

    ·

    ·

    ·

    ·

    (一声祝福:)此刻,灵思祝好朋友落葉生日快乐!衷心的祝福你的三个梦想能够早日完成,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看到它的到来。心之所愿,心诚你愿!落葉,生日快乐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