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救人 (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见状,凌飞冷哼一声,只见汹涌的气势宛如长风破浪一般,自其体内爆发而出,迎上了黑鸦这股威压。

    两股气势对碰间摩擦出无数火花,形成两道惊人的气场。

    空气在这一时刻都疯狂起来,飞快的流动着。

    两股同为金属性的元力对碰中引起强劲的大风,整个站台之上乱石起舞,形成一股沙尘暴,朝一旁刮去。

    哗哗风声。

    台下人群大多数都挡不住这么强劲的能量涟漪,纷纷倒在地上,叫苦不迭。

    对势中的黑鸦脸色不由的阴沉下来,本以为一个玄士阶别的毛头小子灵魂境界应该很低才是,这家伙居然和自己抗衡这么久,这可把黑鸦的计划打乱了。

    凌飞似乎有所察觉,抬头看向黑鸦,嘴角微微一扬。从气势上想快速击垮凌飞,开玩笑!当初在凌族兵器阁所遇到的“邋遢前辈”可是提点过他凌飞,以至于和六长老还能短时间对势,虽然当时六长老并没有用全力,但也不能说凌飞实力不行。

    两人仍旧在气势中对拼,谁也没有松气,黑鸦眉头紧锁,低喝一声,所释放的气势又扩展了几分,只见周身金光四射,照耀整片大地。

    面对增大的压力,凌飞也是剑眉紧皱,心中略微思索。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迟早会被耗空体内能量,索性这般倒还不如速战速决。

    有此想法,凌飞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一股强横的气势陡然爆发而出,细细观察便会发现其中还夹杂着一丝火属性的气息。

    砰!

    凌飞发出的气势突然在此刻实质化一般,形成一道五尺长两尺宽金红相见的光柱,在台下众人惊诧的目光下极速变大。

    短短片刻光景,光柱已经达到百丈大小,轻易便将黑鸦所散发出的气势击散。

    咳。

    黑鸦闷哼一声,由于不断外放的气势被强行打断,他自己受了一点反噬,故而才有方才的轻咳。

    深吸了一口气,黑鸦还没有什么动作时,那道光柱已惊人之速飞射而来。

    此刻再想防御已经有些晚了,只能强行接下突如其来的光柱。

    黑鸦双臂凌空一挥,只见手掌顿时布满了金光,一手握住光柱,另一手紧握成拳,狠狠地砸了下去。

    只听一道闷雷声传出,光柱先是化为漫天耀眼的光点,宛如夜空中的星点,随即又缓缓消散开来。

    黑鸦冷声道:“看不出你还有两下子,看来想从灵魂境界上压下你去是不可能了,那我就只好亲自动手了。”

    凌飞哼道:“别把话说太死了,想要打败本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哦?是吗?”黑鸦冷笑一声,道:“那我倒要试试看了。”

    说罢,身形一晃,化为一道残影冲向凌飞。

    挥手便是隔空拍出一掌,一道金印悄然出现其面前,真身不知何时就已经到了凌飞身后,正发动着攻击。

    看前后夹击的黑鸦,凌飞冷笑一声,双脚金芒闪烁,点地几下。

    只见黑鸦的攻击已经砰然而至,奇妙的穿过了“凌飞”的身体,和金色掌印相撞,发出一声不低的响音。“凌飞”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原来黑鸦击中的只是残影。

    而真正的凌飞此刻出现在比武台一旁,巧妙的从光灵戒中取出一柄红色宝剑,横放胸前,正做着出招的姿势。

    这把长剑一片火红,发出低低的剑鸣声,看上去十分的有灵性,赫然是血饮剑。

    凌飞警惕性还是极高的,他没有傻乎乎的近身战斗,而是取出血饮剑,利用宝剑的长处来对战。

    黑鸦看到凌飞手中握着的血饮剑时,眼神一凝,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这把宝剑和别的有些不同,似乎这把剑有什么非凡之处,只是一时还想不出来。

    此刻,凌飞双掌一片赤红,火属性元力不断朝剑内注入,只见血饮剑剑身通体红光,持续的闪烁,微微晃动着。

    片刻光景,凌飞高举血饮剑,单脚点地,腾空而起,朝着黑鸦猛然劈下。

    一道红色剑刃劈天盖地般的对着黑鸦劈去。这道剑刃十分霸道,充斥着无穷的狂霸气息,剑刃所过之处地上一片狼藉,眨眼之间便到了黑鸦面前。

    黑鸦随身带的长剑之前就已经被张巍打断,现在根本没有防身之物。

    剑刃不知觉间已然快要劈在黑鸦头上,此刻再想反击确是有些迟了。

    感受着这道强大的剑刃所带来的冲击感,黑鸦心念一动,体内元力涌动而出,双臂挥舞间力量充足。

    先是在体外设下一层防御光罩,随即双臂交错,举过头顶,来抵挡这招。

    哗哗!

    两道强横无比的力量猛然相撞,顿时一声爆炸传出,紧接着一股浓厚的黑烟扩散开来,将整个比武台淹没。

    肆意的能量余波冲击出站台之外,周围一些房子也被连累,即便连人群也逃不出灾害被波及到。

    清风徐来,这才将黑烟缓缓吹散,露出两道人影,凌飞紧紧的握着死插在地上的血饮剑,额头之上布满了汗滴,正大口大口的喘气。

    与凌飞相比,黑鸦就显得狼狈不少,此刻的黑鸦,两条衣袖都被之前的那股能量冲毁,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满身的尘土,就像是个乞丐。不过好在的是身体没什么太大伤害,只有几处皮外伤。

    怒视着凌飞,黑鸦道:“小子,接下来你要是接得下我这招,我黑鸦调头就走,绝无二话。”话语中充满了杀意,意图十分明显,不想让凌飞存活下来。毕竟凌飞可是让他丢了很大的面子。

    听出黑鸦言语之外的意思,凌飞也是眼神一冷,哼道:“就凭你这点实力,不是本少吹大,杀我你还没那个资格呢。”

    “废话少说,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黑鸦眼神杀意弥漫,冷哼道。

    “来吧!”

    话毕,台上二人纷纷发出一股强横的气势,扩散开来,带起两道不弱的风浪,肆意飘荡。

    而后,黑鸦周身元力爆发,金色光芒将其包裹,只见身影极速旋转,一道道金线自其体内暴射而出,朝凌飞飞去。

    见此,凌飞周身金芒扩散,在身体之外形成一个防护光罩,将飞来的金线尽数抵御下来,无论黑鸦进攻如何猛烈,也难以刺穿分毫,两者相撞宛如钢铁碰撞一般,发出清脆声音。

    “噬金爪!”见金线没起到作用,黑鸦并没有失望,只是动用起自己的法诀,想要以此来消灭凌飞。

    当黑鸦催动‘噬金爪’时,金色光华顿时爆发而出,仿佛被镀一层黄金,闪闪发亮。

    双臂不停地在空中快速飞舞着,只见数百道爪印刹那生出,带起一阵狂风,天空都似乎被遮住了光芒,变得暗淡下来,如此场景就像是进了鬼域之中,格外的阴森。

    在黑鸦控制下,空中爪印全部疯狂的朝凌飞射去,似乎要将他直接撕毁一般。

    台下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暴走后的黑鸦真不是一般人招惹得起的角色,而看向凌飞时的目光变得有些同情,很难在这一招下存货啊!

    呜呜呜呜……

    一直躲在肩上的魔风虎发出低低的呜咽声,两只虎眼有着晶莹剔透的珠点,前爪不断地挠着大黑的脖颈,仿佛在为凌飞担忧着。

    大黑也是神情颇为不平静,若非是赵玉龙姚志等四兄弟紧紧拽着他的臂膀,不然早就冲上比武台了。

    身为变异魔兽的疾风兽,大黑确实有些不明白人类的想法,要是一起出手,黑鸦不知道都死了多少回了,哪还用凌飞现在以命相搏呢!

    其实这也就是人类和魔兽的区别,对于魔兽来讲,达到目的也许才是最关键的,但对于大多数人类而言,有些时候,颜面、承诺、道义往往比生命还要重,这也是为什么凌飞会选择答应黑鸦的生死之战,便是如此。

    站台之上,凌飞神色凝重,他完全能感受到黑鸦这招的强大,眼见爪印飞来,凌飞顾不得沉思,握起血饮剑,朝其内注入了一股精纯的能量,顿时红芒闪烁,血饮剑发出一声清脆剑啸声,而后有灵性般的颤抖了一下。

    凌飞暴喝一声,爆发出一股强横的能量,只见他体外的金色光芒逐渐朝红色转去,身体仿佛燃起的烈焰,就连他周围的空气都有了温度。

    不多时,红色光芒便占据了半个身体,没有想象中的继续扩展,反而停了下来。

    此刻,凌飞宛如一位神灵,金红相间的身体,满头清秀的长发随风舞动。心念一动,血饮剑横放胸前,挥出一道剑刃。

    这道剑刃呈现出金,红两种颜色,没有发生变大。在众人注视下,剑刃突然一分为二,微微颤抖片刻,随即又开始二分为四,四分为八……

    片刻光景,只见上百道剑刃凭空而生,形成一片剑刃风暴,迎上了那飞来的金色爪印。

    啪啪!

    两道蓄力已久的攻击在这一刻怦然相撞,顿时间,密集的爆炸声响彻云霄,冒出无数火花,整片大地都仿佛在颤抖,随即两道人影倒射而出。

    半空之上便喷出两口鲜血,头发凌乱,衣衫破旧,凄惨淋漓的画面让人不敢忍视,尤其是方才的爆炸声,都快把众人耳朵震聋。

    除此之外,早在两者碰撞之时便划出一道闪电般的光斑,照耀着这方天地。

    余留下的能量波也肆意扩散冲击,站台坑坑洼洼,地上满地碎石,再不复一开始的景象,无一不诉说着这一战的可怕。

    两道人影从空中掉落下来,神情大不相同。

    黑鸦有些发白的脸上满是不信,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会和一个毛头小子打成平手。

    而凌飞就显得比较冷静,苍白的俊脸洋溢着一丝坚定,整理了一下秀发,将嘴角鲜血擦拭干净,扶着血饮剑缓缓站起,看向黑鸦,虚弱的说道:“黑鸦团长,如何?”

    黑鸦暗自平息了体内震荡的元力,也站了起来,收起心里的惊讶,嘴上却道:“不如何,若非本团长大意吃了亏,又岂会受伤。”

    知道黑鸦这是口是心非,凌飞也不点破,眼中充满战意,邀战道:“黑鸦团长,所谓礼尚往来,既然你送了我一招,本少也应当还回去才是。不知……”顿了顿,凌飞接着说道:“黑鸦团长可敢也接本少一招呢?当然,若是团长不敢,我也不会勉强。”说着一脸嬉笑的表情。

    这一招让凌飞打起了战意,不想就此罢手。之所以会这样说,凌飞算准了黑鸦一定会应战,因为颜面对于多数人来说比命都重要,虽然黑鸦看似凶狠,其实也是一位勇者,如果他黑鸦要是不答应战斗,恐怕台下人也会看扁他的,不得不说凌飞想的确实很好。

    看到嬉皮笑脸的凌飞,黑鸦心中有些莫名的惧意,若说起来,他还是真不愿意再和凌飞战斗,这家伙根本不能用常理来对待。

    若是就此认输,这比杀了他都难受,狠狠一咬牙,黑鸦道:“好,我接下了,出招吧!”

    话落,两人对势而立,凌飞爆发出一股强大的能量,周身红光闪烁,燃气熊熊烈火,周身温度再次升高。这一次,他没有再用血饮剑,而是将之收入光灵戒中。

    而后,一股狂野的气息扩散而出,凌飞双臂展开,随即火属性元力游走于全身,双手合十,看向黑鸦时,眼中充满了自信。

    “焚!天!诀!”

    “一转火身!”

    此刻的凌飞神情庄重,周身被火焰包裹,离远看去,宛如一尊火神降临,两手之间凝聚起一个火球,朝黑鸦飞射而去。

    至此,黑鸦脸色被恐惧覆盖,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

    有所感觉,自己会倒在这招之下。

    “啊!”

    黑鸦仰天大吼,将体内元力聚集一起,形成一道防御结界,牢牢护在自己身体周围。再度施展出法诀‘噬金爪’,冲向了凌飞。

    砰!啪!

    二人再次相撞一起,又一次倒飞出去,两股狂暴的冲击力席卷开来,在这股绝强力量之下,碎石都硬生生被震成了粉末。

    这次撞击所产生的烟雾在站台中央形成一片蘑菇云,空气中仍旧蕴含着不弱的热能。

    黑鸦面色愈发的苍白,喷出一大口鲜血,眼神之中还有着骇然之色,下意识的朝后面爬去。

    凌飞轻咳一声,苦苦支撑地面的双臂突然一颤,眼前突然发黑,险些倒地。

    多亏张巍观察仔细,从台下一跃而上,快速闪到凌飞身旁,这才扶住了他,朝其体内注入一股精纯的能量,才没有让他晕倒。

    凌飞稳住身形,虚弱的说道:“黑鸦团长,承让了。”

    此刻黑鸦已经被龙月二人搀扶起来,输送了元力,迷茫的意识恢复过来,从方才的恐惧中走出。对着凌飞抱拳低声说道:“多谢少侠手下留情,黑鸦在此谢过了。”

    凌飞洒然笑道:“谢到不必,只是希望黑鸦团长能够放开权邢这件事。”

    黑鸦道:“既然少侠开口,那我也不好再说,今日告辞了。”说罢,看了身旁龙月和海风一眼,点头示意后便先后离开。

    当黑鸦等人离去,凌飞这才轻松的呼出一口长气,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正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一旁权邢走到其面前。

    凌飞笑道:“你有事?”

    权邢神色严峻,抱拳道:“多謝少侠相救,权邢没齿难忘。”

    凌飞道:“救你并非本少之意,却另有其人!”

    权邢有些疑惑,问道:“不知那人是谁,少侠可否指点一下?”

    “呐!”指了指张巍,凌飞笑道:“就是他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