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黑衣男子之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衣男子森然道:“真不知道就凭你这玄士阶别的修为竟敢口出狂言,待会让你好好感受一下什么是绝望。”

    凌飞冷笑道:“是吗?那本少可真是期待呢!”语气带有几分不屑,凌飞知道黑衣男子的强大,心中没有任何放松,虽然嘴上这样说,其实是为了激怒他。

    “大言不惭!”果然,黑衣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怒气,怒声道。

    随即,黑衣男子不再废话,在其心念控制下,黑色蛟龙怒吼一声,口中吐出一颗两丈大的能量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射向凌飞。

    轰!

    凌飞神色严峻,两掌之间各汇聚起一个一尺左右大的光球,随后将光球融合在一起,朝着能量球迎了上去,故而爆发出一声巨响。

    蛟龙两只前爪朝凌飞狠狠拍去,巨大的龙爪在空中遮天蔽日,将天色都变得黯淡下来。

    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威压自爪下传来,瞬间将凌飞压的喘不过气来。

    哼!

    凌飞冷哼一声,即便这股威压再过强大,他也不会就此低头,虽然黑衣男子是元者强者,那又如何?

    黑色眸子中闪烁着坚定,凌飞低喝一声,一股强大能量瞬间充斥他的全身,随即浩瀚的气势宛若火山一般爆发而出。

    身体似燃起熊熊烈火,强大的火属性元力化作一个能量火罩将其防住。

    虚空之中,两股强大的气势猛然相撞,无形间摩擦出道道火花。

    大黑张巍等人神情严肃,凌飞两人虽然没有动手,但这要比之动手仍要惊心,因为两人是精神力做为武器,稍不留神或许就会变成傻子。

    凌飞并非常人,当日在凌族兵器阁有高手相助,在精神上有很大的提升,故而才会久而不败。

    许久,两者终是僵持不下,两道气场爆炸开来,将两人各自弹开。

    黑衣男子神色阴沉,面上杀机清晰可见。他心念再次一动,只见背后巨大蛟龙睁着灯笼般的大眼,怒吼一声,那惊天动地的音波如同是一股强大的气流,竟然将整片空间笼罩。

    张巍轻叹一声,元者强者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眼中露出一丝绝望。

    见此,大黑哼道:“你可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难道你不相信少爷吗?”

    张巍微微一叹,摇头道:“并非是我不相信少爷,只是少爷如今年龄尚小,修为仅仅玄士阶别,怎么能对付得了此人呢?”

    大黑闻言,没有再看他一眼,只是自顾自的道:“我相信少爷能够取胜,即便真的不敌,还有我呢!”

    张巍闻言,也不再说话,只是神色凝重的看着凌飞两人之间的战斗。

    凌飞神色愈发的凝重,他察觉自身受到强烈的威压,剑眉紧皱,体表突然金光爆闪,将整片空间照亮。

    黑衣男子冷笑连连,毫不理会凌飞的动作,在他看来,眼前这修为低下的小辈只不过是在做最后的挣扎而已。

    这是,其背后蛟龙不断翻滚着低吼一声,似乎是收到什么命令,突然变得暴躁起来。

    巨口一张,一个元力光球悄然形成,朝凌飞爆射而去。

    此刻凌飞精神力早已扩散,自然注意到黑衣男子的动作。

    凌飞低喝一声,强横的能量宛若长虹贯日般的涌起,逐渐凝实的能量闪烁着点点金光,陡然在其身外形成一个金色屏障。

    当元力光球撞在屏障之上,爆发出雷霆巨响,使之整片空间都为之一振。

    黑衣男子冷笑连连,在其心念控制下,巨大蛟龙也是再度低吼,连续朝着屏障吐出几个光球。每次撞击在屏障之上都会发出一声巨响,只见金色屏障就暗淡一分,凌飞面色也苍白一分。显然,以凌飞现在的实力对抗元者强者确实显得很无力。

    两者相撞次数已经达到十三次,威力早已不容小觑,凌飞苍白的前额上溢出几滴晶莹剔透的汗珠,正缓缓流下。

    啪!

    当光球第十四次撞击在屏障上时,屏障竟然被撞碎,发出玻璃摔碎般的声音,强大的爆炸产生黑色硝烟形成了一片黑云。

    由于金色屏障的破碎,凌飞也是喷出一口鲜血,十分虚弱。这一刻,凌飞将嘴角残留的血迹缓缓擦拭干净,两只虎目充满了愤怒,冰冷的望着黑衣男子。

    凌飞意念一动,手指突然白光一闪,随即手中多出一把红色宝剑,正是血饮剑。低喝一声,全身金光爆闪,蔓延至大地,血饮剑闪烁着红芒,此刻显得让人心颤,似乎这把血饮剑不是凡器,仿佛是那鬼域至尊的邪兵,充满了杀意。血饮剑扬天,凌飞双手紧握,朝着黑衣男子猛然劈下。

    黑衣男子森然一笑,看起来毫不在意,不知何时,手中竟也多出一把宝刀。

    凌飞手握血饮剑对着黑衣男子直直的劈了下去,虚空之上,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如同浩瀚大海一般疯狂涌动,周围空气都被划得四分五裂。同时,血饮剑上方空间突然扭曲一般,红芒爆涨,随之一个剑刃猛然而现,朝黑衣男子直劈下去。

    黑衣男子此刻杀意浓厚,其右手突然黑雾涌动,强大的元力在他臂上疯狂飞窜,随即又将这股巨大能量传送到宝刀上面。

    嗡嗡。

    只听这把不知名的宝刀正微微颤抖着,不多久,刀身便被黑雾充满,显得极为古怪。在黑衣男子心念控制下,这把宝刀愈发的黑暗,发出细弱的刀鸣身,由此可见这把神秘宝刀定然十分的厉害。

    此刻,黑衣男子全身被浓厚的黑雾尽数笼罩,宛如一尊魔神,大喝一声,只闻神秘宝刀低鸣片刻,随即朝着已然临近的剑刃劈斩而去。

    哗!

    两道恐怖的剑芒相撞而摩擦出无尽的火花仿佛要将虚空都点燃一般,这看似华丽的场景实则却十分危险,稍有不慎便会被这股余波所伤,若是修为再低一点甚至会直接死亡。

    此刻,两道巨大剑刃还在僵持,凌飞却有些支撑不住,双臂剧烈的颤抖着,仰天怒吼,其体内少量元力疯狂涌动,金光爆闪,朝血饮剑内尽数注入。

    血饮剑顿时散发出强烈的红芒,顿时盖过了浓厚的黑雾,似乎压过了这把神秘宝刀。

    “死吧!”黑衣男子面容之上一闪狰狞,体内强大的元力疯狂肆虐,强行将半空中的两道剑芒震散,身体微微颤抖,看得出他也不是很好受。随即眼中杀机毕露,单掌之上凝聚起一股磅礴的元力,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十分恐怖,朝着凌飞隔空一掌拍出,巨大的掌印散发着强烈的威压,狠狠的撞击在凌飞身上,爆炸开来。见状,黑衣男子像是发了疯似的仰天大笑,仿佛凌飞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死人。

    “少爷!”“少爷!”

    大黑和张巍等人也看到这一幕,身体猛地一颤,不敢想象凌飞是否真的已经死了。

    张巍鼻尖一酸,也停止了恢复修为,就那样呆呆的愣在那里,虽然自己和凌飞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两人却也很聊的来。回想起当初二人在凌家的那夜所说的话,一同闯荡中域,立誓要在中域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可现在还没有去中域,凌飞就已经……张巍展开灵识,疯狂搜索爆炸的那片范围,可凌飞的气息却始终无法寻到。

    不只是张巍心中感慨,就连赵玉龙等四兄弟也有些心痛,他们和凌飞交情固然比不过大哥张巍,可当日在森林中若不是凌飞出手,自己恐怕早就被杀,现在哪还会完好无所的站在这里。

    轰!

    猛地一跺脚,仿佛大地都在颤动一般,一袭蓝衣的大黑怒了,如今他已经和凌飞解除了血契,即便是凌飞身死,他也不会死掉,所以大黑这一刻慌了,因为他根本察觉不到凌飞的气息,似乎自己的主人真的已经……这是大黑无法承受的事情。

    凌飞当初在森林将其收服,并立下血契,当时的疾风兽十分愤怒,自己可是变异魔兽,怎么能让一个低级的人类所驯服。虽然疾风兽很不愿,可它也别无选择,每日跟着凌飞,见凌飞每一次的举动都那么出众,疾风兽也就承认了他的身份。

    如今,凌飞就在其面前被敌人杀害,这如何能让大黑不怒。身影一闪,瞬间来到黑衣男子面前,直接轰出了一拳。

    黑衣男子狂妄的大笑瞬间停止,猛的后退五步避开这一拳。但大黑岂会这么容易罢手,随即又是霸道的一拳轰出,黑衣男子连连躲闪。

    连续躲避了大黑十几拳,黑衣男子终于不再躲避,即便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自己还是元者阶别的强者,这样躲闪让他脸面何存?故而同样一拳抡砸而出,和大黑铁拳撞击在一起。

    强大的力量相撞,发出清脆的一道声响,大黑被这股力量震退三步稳住身形,而黑衣男子却退后了五步。

    黑衣男子面色大变,先前他已经将大黑列入了和自己一般的等级,没想到竟还是小看了大黑。此刻他拳头之上传出阵阵剧痛,拳面一片通红,方才那一拳已经将其骨头震裂,若是再和大黑对接一拳,恐怕他手臂都会被废。

    “暗黑掌!”黑衣男子右手之上凝结一股强大元力,施展出法诀,对着大黑身前拍去。这一击他用了七成功力,其目的就是为了将大黑震开。

    闷哼一声,大黑又是一步跨出,仿佛不知所痛,一拳猛然砸在了黑衣男子身上,这让其浑身一颤,一口鲜血喷出。

    旋即,大黑双拳之中光华闪动,一股浩瀚的能量随之而现,如同两只由钢铁铸成的铁锤一般,朝着黑衣男子抡砸而去。

    感受到大黑铁拳上所蕴含了极强的能量,黑衣男子再次面容失色,此刻他已经有些后悔,干嘛要来招惹凌飞。

    正在他苦恼时大黑突然朝其杀来,瞬间将黑衣男子击飞三丈之外,从空中划过一道长弧,口中吐出一股鲜血。

    “大黑住手,让本少亲自动手吧!”大黑以掩耳之速闪身站到黑衣男子身前,正欲对他发动必杀一击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大黑停止了手中的举动,缓缓朝声源处望去。

    此刻,只见那浓厚的黑雾已经消散而尽,露出一道略显削弱的身影,被透明的青色光芒所笼罩,若细心之人便可察觉出,凌飞之前的伤势正缓慢恢复着。

    张巍赵玉龙等人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都暗自惊奇,这凌飞是怎么弄的?

    其实众人都不知道,早在当日残风离去时曾将一道印记注入凌飞体内,后来凌飞险些死在墨熊阳手中,从而激活了印记,救治了凌飞。那日凌飞还以为残风所留下的这道印记已经消失,可就在方才凌飞差点被黑衣男子隔空拍出的那一掌击杀时,这道印记又悄然而出,将他心脉护住,这才留下了他的小命,这道印记化为一股浩瀚的能量,朝凌飞体内注入,慢慢的恢复着他的伤势,故而有了之前的一面。

    凌飞站起身来,现在他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俊美的脸上勾起一道浅弧,淡然的朝着黑衣男子走去。走到其身前,凌飞问道:“当你来杀我之前可曾想到会有这种情况么?”

    黑衣男子微微一叹,道“看来是我失算了,没想到你身边竟然有这种高手,就我打量这么久而言,此人的修为比墨熊阳都强的不少。凌飞啊凌飞,真不知道你究竟有何好运,能有这么一位帮手。”虽然黑衣男子是在和凌飞说话,但其却一直在盯着大黑。

    凌飞冷笑道“你以为是本少是靠大黑的么?”

    黑衣男子不以为然,道:“难道不是吗?”

    周身金光流转,凌飞身上凝聚起一股强烈的元力,时而金光流转,时而又烈火焚身,仿佛身体都燃烧起来。神情严肃,凌飞正色道:“不知前辈你可否敢接小子我一招,若一招之后你还有再战之力,我便放你离开,相信这一点我还是做得到的。”说着话音突然一转,语气凌厉的道:“若是你不幸没能接下这招,那就需要死,前辈堂堂元者阶别的强者,可敢和我一站?”

    黑衣男子眼神微微一凝,眉头皱了皱,这小子敢放出这话,难道会有什么依仗?任凭你再越阶能越阶杀人,难不成还真能杀的了元者强者?

    虽然他心中仍然有不小的顾虑,毕竟之前凌飞受到那么强劲的攻击居然没死,但其嘴上却依旧说道:“莫说接你一招,就是十招又如何?”只不过他没在意自己如今已是重伤之躯,若是他全盛时期凌飞还真不一定敢这样做。

    凌飞神秘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前辈就接招吧。”

    看着凌飞诡异的笑容,黑衣男子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话音一落,凌飞周身金光黯淡,随即身体燃起了一股血红之色。

    大黑见状,连忙站到凌飞面前,道:“少爷不可,让我去杀了他吧。”凌飞还未开口,一旁张巍笑道:“大黑兄弟莫要担心,相信少爷会赢的。”在凌飞金属性元力转换成火属性时他便想到凌飞这招的恐怖了,当初在长老院和六长老比试正是这招将六长老击败的。

    凌飞身体红芒大盛,金色的元力已经完全转化为红色,黑衣男子神情严肃的注视着凌飞,以其元者阶别强大的灵识自然感应出凌飞体内的血液都仿佛要沸腾一般。

    一股可怖的能量充斥在其周身,形成一个护盾,凌飞黑色的双眸闪过一丝果断。

    “焚天诀,一转火身!”

    强大的元力化为一股股炙热的火焰,凌飞身体燃烧起来,缓缓升在空中,化作一个火人。

    黑衣男子将所有元力凝聚在双臂之上,这一刻他终于明天凌飞为什么那么的狂妄说只要一招,原来他的依仗竟然是这么一部法诀。

    哗哗!

    不只是凌飞身体变热,就连其周围空气的温度都极其的高,若是有个普通人站其身旁恐怕也很难承受这股热浪。

    凌飞低喝一声,冷眼望着黑衣男子,两只虎目中透发出一缕不服天地的神色。这一刻,他傲然立于半空,神色之中没有太多愤怒,有的只是坚定的信念,那些想要他死的人终究都会被其所杀。

    啊!

    凌飞低喝一声,只见半空中一道火柱朝着黑衣男子直冲而去。

    “暗黑掌!”黑衣男子此刻身受重伤,根本无法发挥出他那元者阶别的修为,但却又不得不催动法诀抵挡凌飞这招。

    一股腐蚀性的暗属性能量在四周疯狂弥漫,周围草木快速的发黄干枯,黑衣男子双手平展,已做出防御之势。

    轰!

    凌飞猛然撞击在了黑衣男子身上,随即一道惊雷般的巨响传出,而后一股浓厚的黑烟扩散开来,将大黑等人的视线遮挡住。众人都能察觉到肆意的能量余波依旧残留,可想而知这一招的可怖。若不是凌飞修为低下,恐怕即便是将这片空间毁灭都不成问题。

    在一旁观战中大黑等人的心仿佛都提到嗓子眼了,为凌飞捏了一头冷汗,生怕他会出什么事。

    身为当事者的凌飞此刻也并不好受,这招几乎是用尽了他所有元力,现在身体十分虚弱,面容苍白像是大病新愈一样。

    但身前的黑衣男子身体更是无比糟糕,全身衣物被方才对碰所产生的巨大爆炸焚毁,面色刷白,近乎死灰,嘴角流下一丝血迹,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

    这一战黑衣男子确实想过他会失败,面临结果时他仍然无法接受显示,活了几十年了,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败在玄士阶别之辈手中。

    “你输了。”凌飞颤颤悠悠的走到黑衣男子身前,缓缓说道,语气中没有任何高傲,有的只是平静,似乎并不认为战败元者强者有何高傲之处。

    黑衣男子仰天一叹,道:“没错,我败了,你动手吧!”说话的同时闭上了双目,静静的等待着凌飞的斩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