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王墨两家的阴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凌飞走后,凌香正欲拉着凌娇回屋,却发现两行泪水自其姐姐脸上缓缓流下。

    见此,凌香问道:“姐姐,你怎么哭了?”

    微微摇摇头,凌娇没有回答。拭干眼角泪水后,这才拉着妹妹朝屋里走去。门窗旁边的凌袁微微叹息一声,摇头苦笑着,他没有多说什么,这确实怨他。

    凌飞等人朝来路走去,离家也有十多天了,此刻他目的所在处便是凌家。

    早在三年前,凌飞就想知道有关他的这一切,而现在他也已经如愿了。

    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凌飞一行人回到了凌家,庭院中有一中年男子四处走动,正在低声念叨着什么。

    “爹。”凌飞大老远便看到中年男子,赶忙走到其身旁,叫道。原来中年人士正是凌飞的父亲凌威。

    见到来人,凌威面容之上多了一丝笑容,道:“飞儿,你回来了,刚才还在念叨着你呢。”

    凌飞笑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院里,娘呢?”

    凌威道:“闲着没什么事在院里转悠,你娘在屋里,这些天经常说起你。你小子也是,这都多久了,也不说回家。走吧,回屋看看你娘吧。”

    几人前后走进屋里,便见到有一中年妇人,凌飞尚未开口,妇人面色之上多出几分欢喜。

    “飞儿,你可回来了,在凌族过得怎么样呢?”妇人赶忙问道,话语中显然易见的柔和与疼爱,妇人正是凌飞的母亲妍溪如。

    凌飞笑道:“在凌族待的还不错吧,不过没有在家好。”

    “你呀!”妍溪如不知该说些什么,笑骂道。

    凌飞只是咧嘴一笑,没有回答。

    “飞儿,吃饭了吗?”

    “嗯,吃过了。”

    “那你带几位朋友休息去吧,老让人这样站着不好。”

    “娘啊,都说了你把他们当自己人就行了,不要这么客气。”

    “是啊,凌夫人,我们都追随着少爷,你不必太在意我们。”

    “没错没错,我们都是一家人嘛。”

    “哈哈,就是就是。”

    ……

    王家厅堂。

    四位老者此刻正坐在一起,其中一位略显年轻,若是凌飞在这里一定能认出,他便是当初救走王天荣和王海的黑衣人。四人神情严肃,似乎在商议着什么大事。

    一位年迈老者问道:“天向,天荣还没到吗?”

    黑衣人恭敬答道:“我已经通知过了,应该快到了吧。”

    说话间,从门外走来一中年男子,说起来和凌飞也算“老熟人”了,正是发生过多次冲突的王天荣。

    “彦叔,瑺叔,荟叔,大哥,让你们久等了。”走进屋内,王天荣便问好了一通。

    王家在日霞城创立下已经有数十年之久,当时是王天荣的父亲为家主,一身修为早已达到三断元者巅峰,可以说其已经触摸到地宗之境的门槛,为人十分狂傲,当时在日霞城绝对是前三的强者。

    原本也相安无事,但他有着非常大的野心,想在中域创立王家,不想却因为自己的张狂,得罪中域一家强大的势力,永远的留在了那里。

    他一生有两子,一位是如今的家主王天荣,另一位便是黑衣人王天向,王天向为人歹毒,修炼一身毒功,导致其身体并逐渐的衰老,故而所见王天向显得老态。

    此刻屋内其余三位老者是他的三个亲弟弟,分别是王彦、王瑺、王荟,一直守护着王家。

    在场所有人修为皆是元者阶别,不得不说王家的强大。

    几人中显然是以王彦为主,此刻他神情严肃,道:“既然人到齐了,那便步入正题吧。凌家有一子凌飞,你们已经十分熟悉了,我也就不多解释。”

    王天荣道:“不错,据说他十天前参加了凌族的成人礼,并且还在凌族逗留了十天,长老院那几个老不死的对他十分赞赏,凌飞临走之前还专门为他摆宴。”

    王荟哼道:“这是长老院那些人的一个计谋,在警告我们,不准找凌飞的麻烦。”

    王天荣问道:“那现在怎么办,总不会放着他不管吧?”

    王彦道:“那你想怎么办?”

    王天荣眼中露出一丝杀意,做了个抹脖子的声音,道:“杀了他。”

    王彦瞪了他一眼,骂道:“不动脑子,真不知道你父亲当初怎么让你当上家主,凌飞想必已经被长老院暗中保护起来,杀他不易,若是摆明要杀凌飞,那不岂是公然挑战凌族了吗?”

    虽然王家同为日霞城三大势力之一,但王家却比之凌族差了一截,若是真动起手来,吃亏的还是他王家。

    王天荣闻言,顿时一惊,连忙说道:“是是,彦叔教训的是,那现在该如何做呢?”

    一直不曾说话的王瑺此刻却开口了,说道:“和凌飞有仇的不仅仅只是我王家。”

    王彦道:“老二,你指的是墨家吗?”

    王瑺点头道:“不错。”

    王彦沉思许久,这才说道:“也好,那我就和天荣去墨家走一趟吧。”说罢,两人便朝外走去。

    两人皆是元者阶别的强者,飞行速度十分的快,故而不多久便来到墨家门前。

    墨家门口站有两个守卫,见到王天荣二人来此,赶忙前去通知家主墨熊阳。

    正坐在太师椅上休息的墨熊阳却在微微思索,这王家的人来这儿是什么意思,无事不登三宝殿,或许是有什么办不了的吧。

    亲自来到门外迎接,墨熊阳眼神一眯,笑道:“哈哈,贵客光临,有失远迎,还望二位莫怪啊!”

    王彦也是笑着说道:“岂敢见怪,还请墨家主不要见怪,这次没有打招呼就来了。”

    墨熊阳道:“彦叔你太见外了,有什么事先进门再说吧。”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三人一前两后朝屋里走去。

    进到屋内,墨熊阳吩咐下人给王天荣两人沏茶,随即他便和两个不速之客说道起来。

    谈笑间隐隐所露出一种豪迈之意,面容之上覆盖了虚伪的笑容,看起来三人像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实则却是三只狡猾的老狐狸。

    闲谈了少许时间,王彦终于道明了来意,要杀凌飞!

    墨熊阳知晓后,两眼微不可查的眯了一眯,想让墨家也汤浑水,来承受凌族的怒火么?倒是好算计啊!

    心中冷笑一声,但他表面上却是一如既往,看似随意的笑道:“杀凌飞吗?那我们可得好好商量一下。”

    见墨熊阳没有开口拒绝,王天荣这才松了一口气。

    随后的时间里,墨熊阳将其父墨海请来共同商议,谋划击杀凌飞。

    之后的两天中,墨家派人去凌家打探凌飞的消息,知道凌飞将在明天要去龙湖镇,故而第一时间便通知王家凌飞的动向。

    虽然两家人都不知道凌飞为何要去龙湖镇,但还是各派了五名玄王阶别高手,在岚莽客栈等候着凌飞的到来。

    岚莽客栈是去龙湖镇的必经之路,在那里埋伏好便能有机会击杀凌飞,达成两家的阴谋。

    一袭黑衣,面容狰狞的少年知晓了这一切,嘴角勾起一道邪恶的笑容,凌飞,没想到会有人袭杀你吧?你害的我不能修炼,这是报应,报应啊!哈哈!

    脑海中可以想象到凌飞绝望时的画面,黑衣少年这才稍微舒心,随即一挥袖袍,扬长而去。

    这黑衣少年正是凌飞的“老朋友”墨振天,自其被凌飞废掉经脉之后便愈发的恨凌飞,总希望能有一天将他凌迟杀死,可惜自己却无能为力。

    王墨两家的这个大阴谋,早已谋划好,只是在凌家的凌飞却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