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解除血契 (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将你的兽丹吐出来,本少给你解除血契。”此话一出,大黑面色古怪的看着凌飞,搞不懂他这是唱的哪出。

    凌飞笑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本少说么?”

    大黑不解道:“少爷,你怎么突然想起解除血契了,如果解除之后的话我就不再是你的灵兽了,少爷你可想好了?”

    鄙视了大黑一眼,凌飞无奈道:“别的魔兽都怕血契,你倒好,给你解除你都不需要。”

    大黑面无表情黑色眸子中闪烁着异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许久,大黑说道:“难道少爷不怕我跑了吗?”

    凌飞笑了笑,没有回答,反问道:“难道你会跑吗?”

    大黑憨厚的面容浮现出一丝笑容,也不再多言,周身青光一闪,整个人被青芒笼罩,刹那间便化为一只魔兽,黑毛遍布全身,体积很大,十分的胖,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让人很难想象的到这是一只达到三阶高阶的魔兽。

    疾风兽低鸣一声,大口张开,两排锋利的牙齿显现而出,样子十分狰狞,一颗两寸大的兽丹吐出。

    兽丹色呈漆黑,浮现在半空。凌飞看向兽丹,感受的到其内所蕴含的能量极为精纯,知道这是疾风兽修炼多年的能量。

    凌飞神情严肃,不复往常的大咧,魔兽的兽丹如同是人类的心脏一般。一个人如果没有心脏定然无法存活,魔兽若是没有兽丹也会死亡。

    一股浩瀚的能量自凌飞体内游走,顿时金光四溢,宛若和太阳一争光辉,形成一个防御结界。

    结界已然布好,但凌飞并未就此停手,体表燃起熊熊烈火,一股强烈的热能扩散开来。

    热气滔天,凌飞宛如是火神祝融,火焰在凌飞的控制下朝结界涌去,附在了结界之上。

    看着这夹杂着金红两种属性的结界,凌飞这才停手,毕竟大黑的兽丹万分重要,不由得他不郑重对待。

    既然已经做好准备,那便和疾风兽解除血契吧。

    凌飞盘膝坐下,手中充斥着火芒,将兽丹凌空拖起,凌飞十分小心。

    意念集中在兽丹之上,只见一片漆黑,隐隐所觉,泛着红色,这便是凌飞的精血,只不过他的精血牢牢的附在兽丹上面,早已根深蒂固。

    “难怪灵兽无法解除血契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微微思索,凌飞手中散发出万丈金光,一只虚幻掌影凭空聚起。

    一股吸力自掌影上传来,作用在了兽丹上面,只见兽丹发出微弱的颤抖,有些不受控制的朝掌影而去。

    凌飞剑眉紧皱,旋即握掌成爪,在金光琳琳的手掌下隔空抓紧兽丹。

    但却毫无用处,精血并未被吸走,反而是兽丹内的能量在不断游走。

    仅有两寸大的兽丹上所蕴含的能量极为骇人,很难让人想象到这是真的。

    这是魔兽体内能量的容身之处,没有兽丹的魔兽只是普普通通的豺狼虎豹,并不被称作魔兽。

    对于魔兽之间的厮杀,它们只注重兽丹,一旦杀死,必取兽丹。若是将兽丹吞下,可以炼化它的能量为己所用。

    不过再强大的魔兽,它体内的兽丹也是最为脆弱的,故而凌飞不敢用力过大,怕将疾风兽伤了。

    叹息一声,凌飞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了,没有问大长老到底该如何将精血清除掉。

    沉静许久,凌飞一指点下,金色光斑一闪而逝,附在了兽丹之上。随即金色光芒爆发开来,将四周都尽数照亮。

    兽丹之内那股强大的能量却是在此刻让人无法察觉到,被金色光斑所笼罩。

    这时,凌飞才放下心来。周身红光四射,覆盖起一层火焰,凌飞掌心凝聚起一丝火苗,朝兽丹涌去。

    眨眼便附在了兽丹表层,远远看去似是燃烧起来一般。

    火焰刚一触碰到兽丹时,疾风兽口中发出一声惨叫,虽然没有挣扎反抗,但颤颤巍巍的兽体却清晰的显示出来。

    对于疾风兽的痛苦,此刻还处于是其主人的缘故凌飞能无比清楚感受到。

    心中闪过一丝不舍,凌飞仍旧咬了咬牙,继续用火焰焚烧,只不过火焰比之方才稍弱许多。

    凌飞曾暴打王海,废掉墨振天,心中没有过一丝不忍,反而有种莫名的快感。但对疾风兽凌飞却无法狠下心来,他从内心的发自,大黑已然是他的朋友,即便说为生死之交也未尝不可。

    疾风兽四脚仿佛支撑不住它那肥胖的身躯,似乎随时都会倒下一般,但其却没有再惨叫一声,可能是因为不想给凌飞制造压力吧。

    仿佛都过了许久的时间,凌飞和疾风兽感觉像是度日如年一般。

    此刻,在凌飞全神贯注下终于发现兽丹之上有了微弱的变化,附在其上的精血竟然微微松动,化水的现象。

    见状,凌飞心中大喜,道:“大黑,你多坚持一下,本少应该知道怎么解除血契了。”

    疾风兽闻言,像个小孩子一样听话的点点头,四肢也不再颤动,凌飞的话就像是一记定心丸。

    拍了拍疾风兽的脑袋,凌飞神情严肃,手掌红光流转,一抹火苗钻出。旋即光华茂盛燃烧起来,化作大火,将悬浮半空的兽丹吞噬。

    在凌飞的意念笼罩下,任何事物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许久,他终于察觉到兽丹有了微弱的变化,精血如同蜉蝣般浮动着,终于,这滴精血化为水珠一般的液体低落下来。

    与此同时,凌飞和疾风兽的那种巧妙的联系竟就此断绝开来,他知道这血契,终于解开了。

    兽丹上的火焰被凌飞熄灭,外面的防御结界也就此破开,疾风兽将兽丹吞入肚里,化为了人形。

    凌飞看着一脸憨厚的大黑,淡淡的笑了起来,他有些不解,既然灵兽契约已经解除,他察觉和大黑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微弱关系的存在,故而十分不解。其实他不知道这是因为大黑体内的双重兽丹,虽然大黑已经不受限制,但两者之间却还有着联系。

    大黑神情严峻的看向凌飞,单膝跪地抱拳,郑重道:“少爷,即便已经解除了血契,但你还是我的主人,只要你一句话,哪怕刀山火海我也可去。”

    凌飞笑道:“我们可是朋友,不需要这样。”

    大黑不善言辞,道:“谢谢你。”

    “走吧,我们回去看看那几个家伙在干什么吧。”伸了个懒腰,凌飞带着大黑朝来路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