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解除血契 (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细细的品尝着茶水,听着大长老的讲述,凌飞神色淡然,心中没有一丝波澜,仿佛这件事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用了足足半个时辰,大长老才将三年前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讲述出来。

    起初他还担心凌飞知道敌人的强大后心里会有什么压力,但看到凌飞的神情才发现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屋内,几位长老神情各异,相互看了看,随即又摇了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深吸一口气,凌飞没有开口,这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平静。

    早在当初见到猎魂时便从其口中知晓杀天组织的存在,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竟然有人请动杀天出手,而那个人还是中域的大人物。

    微微思索片刻,凌飞沉默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惹来的杀机。

    看似日霞城中的大势力,却是别人的走狗。凌飞咧嘴一笑,他的性格刚强,既然有人想杀他,那他绝不会坐以待毙的。

    只有努力修理,拥有了绝对的力量后,才会让世人敬畏。

    眼神柔和的看向凌飞,大长老轻声道:“孩子,从今天起,凌家就回来族里吧。”

    似乎想到什么,凌飞问道:“大长老,既然那两个神秘人不让我再回凌族,如果我要回来,会害了凌族的。”

    大长老道:“放心吧孩子,我凌族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了,绝对不会再失去第二次的,即便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保全你。”

    一席温暖的话让凌飞十分感动,他感觉到大长老这些话绝不是一些虚伪的客套话,是发自内心说的,他感受的到大长老说话时语气的郑重。

    但凌飞却摇摇头,道:“还是先不用了,等我实力足够强了之后再回来吧,况且……”说到这里,凌飞眼中闪过一丝悲痛,低声道:“连爷也在后园。”

    大长老轻轻叹息,半月之前凌飞和墨振天的决斗后,四长老目睹了一切,回到凌族便完完整整的将这一系列的事尽数的说出,自然也说了凌家老管家陈连为救凌飞挡下墨熊阳一招,就此身亡。

    知道凌飞对这件事的自责,大长老也没有过多提及此事,几位长老也各是摇摇头。

    一旁的四长老说道:“凌飞,既然大长老都出关了,相信大长老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大长老接过话,道:“不错,墨熊阳敢出手伤我凌族小辈,显然是没将我凌族放在眼里,明日我亲自去墨家向墨海讨一个公道。”

    凌飞回绝道:“不必了大长老,连爷的仇我会报的,我一定会让整个墨家都为此付出代价的。”

    大长老迟疑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参与这件事了,但只要你有需求,尽管来凌族,我会嘱咐凌战的,长老院你可以随意进出。”

    凌飞点点头,随即说道:“大长老,我还真有一件事想问你呢。”

    大长老道:“什么事,你说吧,我会尽力帮你的。”

    凌飞问道:“如果要和魔兽解除血契该怎么做?”

    旁边四长老道:“你问这做什么,难道你还养有灵兽?是一阶还是二阶?”

    四长老话音刚落,一旁几位长老都看向凌飞,眼中略带好奇之色。

    凌飞笑道:“你们都见过他。”

    四长老道:“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到底是什么灵兽?”

    凌飞道:“这只灵兽就是大黑。”

    嘶!

    几位长老满脸震惊的看着凌飞,像是看怪人一样,就连大长老都是有些震惊。当凌飞刚进入凌族时,其实大长老就已经暗中观察过他了,自然也注意到大黑。意念在大黑身上扫过很多次,总是法诀大黑身上有种奇异的气息,似乎…很像魔兽的气息,但又不是很确定,故而就没多在意,只是这个消息从凌飞口中说出还是让其感到震惊了。

    四长老道:“魔兽四阶开口五阶化形,他现在已经化为人形,难道他是五阶魔兽?”说话的同时,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不信,五阶魔兽可是完全能媲美地宗强者的存在。若大黑真是这样的一只魔兽,除大长老外完全可以屠杀掉整个凌族。

    知道几位长老误会了,凌飞咧嘴笑道:“其实你们误会了,大黑是三阶高阶的变异魔兽,因为一次机遇,才能化形的。”慢悠悠的给几人讲述了当初在森林收服疾风兽的事情,听着他讲完,几人都有些羡慕凌飞的运气,这家伙的命也太好了吧。

    虽然几人都很震惊这个消息,但长老们的心境着实很高,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大长老问道:“你想和疾风兽解除血契?”

    凌飞点头道:“是,我不想因为我把大黑连累了,半月之前和墨家决斗,我险些送命,差点让大黑跟着我一起陪葬。”

    大长老沉思道:“你需要将疾风兽体内兽丹上的精血清除,但做起来却极为困难。”

    凌飞闻言,恍然的点点头,拜别了几位长老后,朝门外走去。

    屋内,几位长老坐在木椅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眼睛看着外面的景色,心里却不知在想什么。

    许久,四长老开口道:“大长老,恕我直言,凌飞不管如何都是我凌族中的小辈,即便他犯下滔天大罪那也应该由我们凌族来处决,况且他并没有做错过什么事,更轮不到外人来管。若非是凌飞命好,或许此刻他已经死在墨熊阳的手里了,我认为大长老应该去墨家走一趟。”

    闻言,大长老眼中露出锋利的光芒,皱着雪白色的眉毛,寒声道:“既然墨家没有把我凌族放在眼里,我自然会走一趟,待我下次闭关结束便会去的。”说罢,大长老便起身朝门外走去。

    “大长老。”当大长老一只脚都跨出门槛,四长老将其叫住,问道:“何时出关?”

    “最迟三月!”说完这句话便快步离去,不给其说话的机会。

    二长老苦笑道:“四长老,这次你的话有些多了,大长老最不喜欢在他走的时候将其留下,我相信大长老会给凌飞一个交代的,你心急了。”

    四长老叹息道:“当初我便十分看好凌飞,可没想到他竟会出事,若是凌飞还是废人我也变忍了,但他又重现初日,差点再次被墨家害了,你叫我如何忍。”

    二长老笑着摇了摇头,知道四长老脾气暴躁,便没有再说什么,其余几位长老也是笑了笑,皆不曾回答。

    ……

    凌族庭院。

    此刻,正有一个白衣少年走来,左顾右盼着,似乎是在寻找同伴,嘴里不断的低声嘀咕,仿佛在埋怨同伴将他一人丢下。

    走着突然看到几个人相互说着什么,白衣少年俊美的面容上不由得多出一丝笑容,大声道:“本少来了。”这白衣少年正是凌飞,他看到的也就是大黑张巍等人了。

    “少爷。”不善言辞的大黑道了一句后便没有再说话。

    张巍笑道:“这次成人礼不知少爷过得如何?”

    凌飞道:“不算差,至少让我知道了三年前的事。”

    看着凌飞面无表情的脸色,张巍暗骂一声,以为自己讲错了话,勾起凌飞不悦的心情。

    和众人闲聊几句后,凌飞单独把一脸莫名其妙的大黑叫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道:“将你的兽丹吐出来吧,本少给你解除血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