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往事 (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森然夜空,阴风阵阵,像是在狼嚎,又似乎是鬼叫一般,为这宁静的夜空平添了几分可怕。

    阴魂大军撞在龙卷风暴中,全都化为黑烟消散在这片虚空。

    若是细心之人便可看出金色风暴稍稍黯淡一分,大长老苍老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显然这些鬼军也对大长老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桀桀,原来你还受伤了,看这架势,伤一定很重吧。”许是察觉到异样,囬熵森然道。

    大长老哼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似乎不妨碍你吧。”心中一沉,没想到还是被囬熵发觉了。即便是自己全盛时期都不一定能打败他,更何况现在还受了伤呢!

    在凌族时,大长老就因为强行破关而遭到了反噬,一路追随下来,也没有来得及好好调息一下,导致伤势越来越严重。

    囬熵闻言,嘿嘿一笑,也不再多言。此刻他像是一个将军一般,指挥着庞大军队。

    无数阴魂发出慎人的叫声,朝大长老冲去。

    但刚一触碰到狂暴的龙卷风,便消散虚空。

    两人完全是在比元力的浑厚程度,谁元力强大谁就会赢得这次战斗。

    许久,大长老体内元力已经消耗大半,用不了多久便会失败。

    “不能打持久战!”这是大长老现在的想法。

    周身气息一变,金光爆闪间,将这片方圆都尽数照亮。

    改变策略,之前只守不攻,现在要发起攻势,争取主动权。

    心念一动,大长老神情严肃,双臂之上金光涌动,隔空控制着龙卷风,朝阴魂大军压下。

    啪!啪!

    强大的风暴宛如收割生命的利刃一般,简直是无数阴魂的致命克星,所过之处,尽数销毁。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自阴魂口中发出,让人极为不安。

    虽然知道这些阴魂是囬熵的元力所化,但那惨叫的声音却是真实存在的,任凭大长老心境再如何,也难免会起波澜。

    风暴冲入阴魂之中,尽数卷到其内,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紧接着一片片爆炸出现在两人眼前。

    密集的爆炸宛若九天惊雷,响彻云霄一般。地面一片狼藉,就连周边空气中都蕴含着极强的热浪,可见两人对招的可怖。

    此刻,大长老体表金光黯淡,面色十分凝重,早在先前对势中他便察觉眼前之人修为深厚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低估他了,从其元力看来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地宗”之境,若真是如此的话他定然会战败。

    囬熵周身黑雾黯淡,随即又恢复如常,依旧看不出其神情有什么变化。

    此刻,巨大风暴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光华忽亮忽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散一般。阴魂大军仿佛杀之不完屠之不尽,即便已经少了许多,但又再次重生。

    大长老察觉囬熵功法十分强大,至少也是玄阶功法。即便修为差距不大,但功法上相比便已经先输了。

    在囬熵的控制下,无数阴魂大军朝大长老一步步整齐的走来。手臂缓缓抬起,一股强大的能量自其掌间发出,朝阴魂大军中隔空注入,刹那间,所有阴魂手中都握有一把长枪,黑雾涌动。

    临近大长老,阴魂握起长枪,对着他刺了下去。

    见状,大长老一惊,周身顿时爆发出强横的元力。手臂一挥,一只巨掌自半空浮现而出。

    巨大的手掌散发出耀眼的金光,朝阴魂大军抓去。

    巨掌之内蕴含着暴虐的能量,就连周边空气也被感染,宛如死神手中的镰刀一般,所过之处一片死气。

    不多时,只见阴魂大军便少去一半,但细心之人却可看到大长老身体在颤抖,紧咬着牙关,看起来随时都会支撑不住,但其却未曾多言一句,更是没有说过一句软化。

    囬熵冷笑连连,既然法诀已经施展,自然不会允许被打散。

    握掌成拳,一股浩瀚的气势顿时凝结而出,自其掌间扩散,大地表面都荡起一层黑雾,宛若尸气一般,死气沉沉。

    黑雾如同无数黑蚁爬行,眨眼便到了大长老脚下。

    大长老面色大变,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一下,任凭其再如何反抗也没有用。

    “桀桀,没有招数了吧,那我就让你好好的品尝一下死亡的恐惧吧。”

    囬熵话音还在耳边打转,只见其身形晃动,一分为二,旋即又合二为一。凌空而起,囬熵黑雾笼罩,宛如阴魂将领一般。

    无数阴魂厉鬼似乎收到什么命令一样,发出漫天嘶吼声,凄厉无比。

    一阵咆哮后,阴魂化为一股黑烟朝大长老冲去,从大长老的毛孔口鼻中钻入。

    一股膨胀感顿时涌上心头,大长老感觉自己体内的器官都在胀大,仿佛要将身体撑破。

    囬熵阴笑道:“老家伙,这种感觉如何?”

    大长老闻言却是毫不理会。

    囬熵见状也不生气,手臂一挥,大长老便感觉体内的黑烟都尽数消散。

    大长老有些不解,既然眼前之人将自己已经禁锢,为何不下死手。问道:“为什么不动手?”

    囬熵闻言,仰天大笑,让人听着极为刺耳,因为这笑声太张狂了。

    笑声停止,囬熵道:“不杀你是因为你还不配让我动手。”顿了顿,接着道:“想知道为什么要杀凌飞吗?那我就告诉你吧,也好让你尽早打消这个念头。”

    “我确实来自中域,一个名为杀天的组织,上面的人派下来命令让我取凌飞的性命。说来也怪,下命令那人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在中域呼风唤雨都不成问题,不知怎的会来杀一个蝼蚁。”

    大长老叹息一声,在听到杀天两个字时脸上尽是难看之色,杀天组织的名号他又如何没听过,这是一个可怕的组织,为钱杀人,只要你有足够的钱足够的条件,他可以为你杀任何人。只是不知道凌飞得罪过谁,竟然能找上杀天。

    沉声问道:“那个下命令的人是谁?”

    囬熵道:“他是神算子,他要杀人,在杀天只需要开开口,就连杀天之首见了神算子大人也不敢怠慢。”

    大长老道:“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要杀凌飞?”

    囬熵道:“神算子大人为何要这样做我又岂会知道,好了,你问的不少了。回到凌族,我要你下个命令。”

    “什么命令?”

    “将凌飞赶出凌族!”

    “这不可能。”苍老的声音中蕴含着大长老不容置疑的味道。

    似乎知道大长老会这样说,囬熵并未动怒,森然道:“巳时之前倘若凌飞还在凌族,嘿嘿,那我完全可以让凌族在这个小地方消失,相信你怀疑我的能力。”

    话音一落,囬熵周身黑雾稍微黯淡一分,随即光华一闪便消失在了这里。

    攥了攥拳头,大长老身体猛的一颤,苍老的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气急攻心,一口鲜血自其口中喷出。

    天蒙蒙亮,月光悄然退去,只剩漫天星光依旧照耀着大地大长老和囬熵大战足有几个时辰,擦干嘴角残留的血迹,大长老微微一叹。

    仰天望去,此刻的大长老显得极为憔悴,似乎更加苍老了一分。

    凌族小辈中的第一人竟有如此遭遇,几经挣扎,大长老终是下定了决心,将凌家逐出凌族,因为他实在赌不起,不敢用整个凌族做赌注。

    若大长老只是一个人也不会多想,但他的一句话便决定了整个凌族的命运。

    稍稍调节了一下元力,大长老朝凌族走去,刚回到凌族便下出了命令,将凌家逐出凌族。

    几位长老面色微变,但不敢反驳大长老,只好遵命行事。族人收到消息后便开始议论纷纷,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直至凌飞回到凌族,众人这才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