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往事 (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墨家庭院。

    此刻正有几名墨家奴仆,手持火把,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一旁还有两个黑衣人,正是墨熊阳和墨振天,此刻冷眼看着凌飞。

    此刻,虚空之上产生一股微弱的波动,随即现出两道人影,皆被黑烟笼罩,朦朦胧胧,看不清相貌,正是一直在墨家做客的那两个神秘人。

    “桀桀,墨老儿,他便是凌飞吗?”垚政俯身看向地面,指着一旁说道。

    随垚政所指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铁架上绑着一个少年,一身白色衣衫被血迹染的鲜红。

    墨熊阳恭敬道:“没错,他就是凌飞,凌族资质最高之辈。”

    凌飞只是冷眼望着墨熊阳父子,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墨振天站凌飞面前,抬手用力的捏着凌飞下巴,道:“凌少爷,都已经这般模样了,怎么还这么不受人待见,嗯?”

    凌飞狼狈一笑,道:“你说我是该怜悯你还是该嘲笑你?除了会这些偷鸡摸狗之事你又有什么本事,你真可怜。”

    “桀桀,墨熊阳,你确定他就是凌家天资最高之人吗?你可要想清楚错了的后果。”

    墨熊阳不敢迟疑,当即答道:“大人,小老以身家性命担保,此人绝对是凌族最看重的人。”

    凌飞惨然笑道:“原来这就是墨家家主,竟然是这般嘴脸,只会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

    闻言,墨熊阳怒急,强行忍住,哼道:“待会会有你的好果子吃的。”

    囬熵森然道:“垚政,既然确定了是他,那就杀了吧,我二人也好早点交差了。”

    垚政点点头,闪身来到凌飞面前,阴笑道:“小子,你也别怪我二人,上面派下来的任务,下令击杀你,即便到了阴曹地府,你也不要有何怨言。说吧,你想怎么死,我满足你这个要求。”

    凌飞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担忧之色,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或者你们上面的人是什么势力,为什么要杀我?”

    对于凌飞的胆色,就连身为敌人的垚政也有些赞赏了,虽然中域有很多天才,那里是一个最不缺天才的地方,但大多数天才都是家族或门派培养出来的,即便在修炼上天资比之凌飞要强一些,但这份胆识能和其相比的却少之又少。

    垚政周身黑雾滚滚,极为阴森,道:“若非上面派下的死命,我都有种想收徒的想法了,可惜你注定要死在这里,对于死人来说,是不需要知道什么的。”

    凌飞哼道:“想收我为徒你还不配,既然要杀我那就动手吧,我凌飞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动手吧。”话语说的十分豪迈,淡淡的神情看来略加沧桑。

    垚政闻言,也不再多说,微微抬起手臂,黑雾笼罩粗大的手掌之上,正欲朝凌飞拍下,结束他的性命。

    就在这时,墨振天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显然有着什么阴谋诡计,连忙说道:“大人先请住手,晚辈有一个办法。”

    垚政道:“什么办法,你说。”

    墨振天道:“这凌飞是凌族天资最高之人,若是将他废掉的话,可比杀了他更好。”

    垚政闻言,略微迟疑,杀掉凌飞是他此行的任务,若是将他废掉,这算违抗命令么?不由的看向囬熵。

    囬熵略加思索,墨振天见此,蛊惑道:“大人,凌飞如果成了废人,那他以后就不会对您造成威胁了。”

    许久,囬熵道:“这件事交给你了。”说完周身光华一闪,便消失在这里。

    垚政点头道:“那就依你吧。”说着朝凌飞走去。

    站到凌飞面前,垚政仍旧被一层浓厚黑雾所笼罩。

    双掌相对,掌间聚拢起一个能量球,充斥着强大的能量,朝凌飞天灵盖拍下。

    光球刚入体的一刹那,凌飞便感觉到一种比撕心裂肺还要痛苦万倍的感觉自其体内传出,像是在被无数条毒蛇撕咬着全身。

    凌飞难以忍受,拼命地挣扎却无法动弹,因为他被元力锁链束缚着,脖颈上的青筋肉眼清晰可见,额前溢出几滴汗珠,显然此刻忍受着巨大痛苦。

    但凌飞仅仅只是死死的攥紧双拳,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可见他的坚强。

    能量球入体后,变成一股股黑烟消散开来,分散在其全身各处。

    黑烟仿若黑鱼一般,在凌飞体内随意的游走,经脉之内所蕴含的元力抵制着黑烟。

    火属性元力在凌飞体内显得十分霸道,凌飞身体之内仿佛就是这股元力的“家”,黑烟自然是外来物。

    元力化为一片火海,隐隐可见散发着热气,诉说着烈火的可怕,无情的焚烧着黑烟,片刻时间,能量球便消散了。

    “有意思。”垚政自然察觉出不同,随之声音淡淡落下,再次发出一个能量球,身为元者强者等我墨熊阳自然感受得出这次能量球之上所蕴含的元力远非之前相比。

    浩瀚如海的能量球再次被注入到凌飞体内,此次凌飞身体不断地颤抖,一股比之死亡还要难忍的痛苦传出。

    能量球化作狂暴的大海,冲击着凌飞体内的经脉。

    所有经脉顷刻间冲散,一股股元气如同漏洞的水桶,缓缓散发。

    许是心有感应,凌飞神色恍惚,双目中充满了无神与无助,苦笑一声,他知道自己已经废了。

    抬头看了一眼在场的人,都被记在他的脑海中,若是以后还会有机会修炼的话,他一定会报仇的!可是会有机会吗?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垚政道:“墨老儿,他已经废了,也不能再修炼了,现在把他扔出去吧。”

    墨熊阳闻言,赶紧派仆人把凌飞抬出去。墨熊阳小心问道:“那大人现在要回去交差吧?”

    “什么?”垚政气势一变,道:“墨老儿,你还想让我走吗?”无形大力瞬间压在墨熊阳四周,狠狠地挤压着他。

    墨熊阳不敢反抗,此刻他的感觉就像是被十个大胖子全力压在一起,窒息感顿时袭来,他不得不求饶,这才稍微好点。

    在场十余个仆人看的目瞪口呆,堂堂的墨家家主竟然都不敢反抗,震惊着神秘人是有着怎么的身份何等的修为。随即也释然了,难怪不把凌族放在眼里。

    墨熊阳苦笑一声,只是说错了一句话,没想到不经意间又得罪这尊瘟神啊!

    此刻,墨家门外躺着一个白衣少年,正是凌飞,躺在地上。静静地仰望着星空,心中没有任何杂念,不起一丝波澜。

    他累了,此刻的他什么都不去想,以前的夜晚都在睡觉,还没仔细观察过星空,原来深夜的蓝天也是这么的美。

    许久,凌飞睡意朦胧,竟渐渐睡着了。

    若说凌飞心里真的没有不甘那是骗人的,虽然他拥有让常人羡慕的资质,但要不修炼,修为也不会高。相反他刻苦修炼,别人付出一倍的时间修炼,他会付出十倍的时间。

    没想到天妒英才,天资绝佳的凌飞再也不能修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