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六长老的压迫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先后相伴走出兵器阁,每人手中都握有一件武器,脸上掩饰不住兴奋的神色。

    凌飞轻轻挥动着玉灵鞭,淡然朝其父走去。

    凌威身旁除了四长老和妍溪如外还有两个中年男子,对于这两人,凌飞只是有些模糊的记忆,不过已经不太熟悉。

    见儿子走来,凌威摆手道:“飞儿,快过来。”

    凌飞走到跟前,凌威介绍道:“这两位是你的大伯和你袁叔。”

    凌飞一眼望去,显然易见大伯和凌威相貌有些相像,至于袁叔倒是和凌娇长得有些像。凌飞淡然一笑,显得十分有礼貌,道:“凌飞见过大伯袁叔。”

    闻言,大伯笑道:“不仅资质好,也有礼貌,更是长相一表人才啊!”转身看向凌威,道:“你小子可真是好福气,有这么个好儿子。”

    虽然大伯话语豪迈,但细心的的凌飞却发现他眼中满是羡慕之色,隐约透露出几分忧伤,似乎在这位大伯身上发生了许多故事。

    大伯话音淡淡的落下,场中顿时安静了不少。袁叔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附和道:“是啊,的确是一表人才,凌威老哥,你可让我们几个羡慕的,不像我那不争气的女儿,哎。”

    想起三年前凌飞从众多小辈中脱颖而出,也是他让凌娇接近的凌飞,和凌飞加深关系,或许以后真有用得到凌飞的地方。

    后来得知凌飞经脉被废,认为以后不会用到他的地方,觉得不需要让凌娇再浪费时间在凌飞身上,便没有让凌娇找过凌飞。

    虽然以他的身份不好明确说明什么,种种行迹却是表明了这一切。凌娇也是如此认为,只有凌香还对凌飞一如既往,丝毫没有因为凌飞成为废物后就不再理会。

    在面对凌飞时,袁叔也觉得心中有些愧疚,不由得自嘲一笑,自己都活了几十岁,对一个孩子何必这么计较。

    “爹,你怎么在这里?”凌娇从远处走来,问道。

    凌袁道:“凌志大哥,凌威四哥,我就先走了,你们慢聊。”说完带着莫名其妙的凌娇离开。

    闲聊了几句,大伯也离去。

    凌飞问道:“爹,我对他们已经没什么印象了。”

    凌威大声笑了两声,给凌飞讲解。

    原来大伯名叫凌志,和凌威关系最近,在凌家被逐出凌族后,也是凌志接济凌家的。

    本来凌志也是豪迈之人,多年前,其子在成人礼上没有通过,到了絮家庄做苦力。凌志虽然嘴上不说,但他也心里明白,去了絮家庄后再也不会有出头之日,从此就变得颓废了。

    凌飞恍然大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若是自己有了能力,便去帮他一把。

    一旁没有开口的四长老说道:“你不是想知道三年前发生了什么吗?走吧,我们去了解了解吧。”

    嗯了一声,凌飞道:“爹,娘,我就先走了,你们回去吧。”

    妍溪如嘱咐道:“飞儿,你要照顾好自己,回家后娘给你做好吃的。”

    轻轻笑了笑,凌飞目送两人离开后这才跟随四长老朝前走去。

    不多会儿,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长老院。简陋的一间房子,里面坐有四位老者。

    双目紧闭,四人盘膝而坐。凌飞和四长老走进,却没人抬眼看两人一下。

    凌飞站在四人面前,微微鞠躬,抱拳道:“凌飞见过四位长老。”淡淡的声音随之响起,但四人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没有理会凌飞。

    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四位长老这才缓缓睁开双目,为首二长老点头道:“嗯,听说你在这次混战中得了第一吗?”

    凌飞并没有因为长老们的高傲动怒,因为高傲是强者本应具备的一点,答道:“二长老过谦了,凌飞只是侥幸罢了。”

    角落旁的六长老哼道:“好一个侥幸。”

    凌飞面色不变,问道:“不知六长老此话何意?”

    六长老质问道:“玉枫那孙儿是被你伤的?”

    凌飞道:“没错,是我。”

    六长老闻言,面庞阴沉,一股威压顿时迸发出来,充满这座房子。

    木制桌子都在微微颤动,仿佛要碎裂了一般,桌上的茶具都被震到地下,摔得粉碎。

    一步跨出,六长老沉声道:“若是侥幸赢了玉枫,他怎么会伤的那么重。”

    凌飞脸色微变,有些凝重,虽然六长老贵为元者强者,但凌飞也不是吃素的,一股强大气势宛如火浪一般冲天而起,迎上了六长老的威压。

    嗡嗡。

    空气都被压挤到四周,发出低低地颤音。

    对势中,凌飞就显得有些吃力了,面色浮现出一片潮红,呼吸都变得急促不少。

    见此,四长老也爆发出一股恢宏的气势,挡在了凌飞面前,喝道:“六长老,你这是做什么?”

    二长老摇头一笑,四长老会出手或许本来就在其意料之内,朝四长老缓缓走去,将其拦下。

    低声道:“四长老莫急,六长老此举只不过是在试探凌飞的实力,并非真的有意针对。”

    闻言,四长老哼道:“即便如此,那也不准伤了凌飞丝毫,不然我可不会善罢甘休的。”

    二长老笑道:“放心吧,不会的。”

    四长老将外放的气势尽数收回,走到一旁,道:“凌飞,你要全力以赴,争取不要败了。”

    凌飞翻了翻白眼,不知道这俩老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四长老将气势收回的一瞬间,凌飞周身压力急剧变大,不得不再次全力抵挡。

    六长老磅礴的气势如同大江一般,浩瀚如海,似乎涌之不尽,挤压着凌飞。

    神情严肃,凌飞全身毛孔都放大,他的身体此刻都在微微颤抖,气势外放,不断的抵御着六长老释放的压力。

    三长老和五长老也都淡笑着在一旁“看戏”,根本没有一点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凌飞知道,现在靠别人是不行了,只能靠自己了。

    六长老的所散发的气势宛如水浪,一**的冲击着凌飞,滔滔不绝。

    汗滴布满了额头,滑落下来,隐约可见汗水都浸湿了衣衫。双脚摩擦着地面,缓缓推后。

    低喝一声,凌飞再次强行爆发出一股强劲的气势,无形的气场充斥在这片不大的空间。

    两人气势逼人,就连其余观战的四位长老也不得不展开护体气罩,来抵御二人的气场。

    嗡嗡。

    木桌支撑不住这股压力,突然碎裂开来。

    凌飞汗流浃背,意志都都变得有些薄弱,微微摇晃的身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凌飞要失败了。

    就在这时,凌飞面上青筋爆涨,一股强大的气势突然爆发而出,将六长老顿时弹开三尺。

    五位长老都惊讶的看着凌飞,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强的气势,居然能胜六长老。

    就连凌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奇怪的看着自己。难道是之前和邋遢老头对势之后就这样了吗?

    六长老哼道:“难怪能将玉枫伤成那样,光凭你灵魂之力便胜他不少。”

    凌飞脸色有些不悦,自己明明是来见大长老的,这六长老一直无理纠缠,朝其冷眼看去,沉声道:“六长老,你究竟想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