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立威 (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冷眼看向二人,凌飞沉声道:“看来非让本少动手不可么?那就教训你俩一下。”话毕,凌飞身形一闪,化为两道残影在不大的擂台上飞快旋转,形成一阵风浪。

    啪!啪!

    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只见两人脸上多出两道掌印,传来阵阵火热的疼痛感。凌飞冷笑道:“还没完呢!”化为一道残影朝两人激射而去。

    临近其身,凌飞两只虎臂充斥着强劲的能量,旺盛的金光包裹在内,随即只见两只沙包大的铁拳对着二人背后狠狠的抡砸而下。

    两人见此也是为之一怒,周身青色光芒泛滥,抬手硬接凌飞这招。但实力上明明显弱于凌飞,两人就像是被千斤重的铁锤砸住,当下便倒在台上。凌飞把握的极为精准,没有让此二人受什么伤害。

    俯身看着两人,凌飞道:“你们是自己下台还是让本少请你们下台呢?”

    两人缓缓站起身来,对凌飞抱拳道:“之前多有得罪了,我们自己下台。”

    凌飞微微点头,也就在这时,两人眼中闪过一丝怨念,体内元力翻滚,双臂间夹杂着全部能量朝凌飞一拍而下。

    气势如虹,元力滔天而起,若是常人定然会被击倒出台下,甚至有生命危险。但凌飞怎么会是常人呢,对于这两人,凌飞已经怒了,本来看在都是同族的份上都已经多次放过两人,没想到两人一直激怒凌飞。故而一个闪身站到二人背后,凌飞飞来一脚,两人顿时重叠在一起,各自喷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飞倒出台下。

    凌飞回头扫了众人一眼,见他们纷纷倒退,仿佛是见了鬼似的,眼中不经露出几分惊颤,怕凌飞会对自己出手。

    嘴角扬起一道浅浅的弧度,凌飞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杀鸡儆猴。虽然凌飞会他们出手不是很重,但对于凌族小辈却已经算个不小的场面了。

    身在凌族,每日是无忧无虑的修炼,有父母的庇佑,也有长辈的呵护,哪里见过这么可怖的一面。凌飞也正是知道这点,所以才没有动用全力。

    台上剩余小辈都对凌飞产生敬意,再也不敢自找麻烦。看着那道白色身影,凌娇突然感觉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似乎再度变成三年前那个天资聪颖的少年,嘴角总是勾起笑容。

    只是此刻的笑容,却让人感到有些惊悚,望着凌飞的背影,凌娇身体微微一颤,此时的他竟是那么的陌生。或许连其自己都没有发觉,一股悔意已经悄然升起。

    就在之前对于凌飞的搭话,自己还感觉有些厌烦,仅仅片刻之间,便有些后悔。

    看着这一道道惊颤的眼神,凌飞笑道:“你们有谁还想要出手么?或者是……”话语一顿,接着道:“或者是你们一起上,本少都接下来。”

    众人闻言都赶忙摇头,台下观战的凌玉枫心中早已怒火冲冲,这凌飞真的是在扮猪吃老虎,每次想起一想起居然被他骗了就有一种抓狂的冲动。

    隐在暗处的族长凌战也是满意的点点头,早在多日前长老院便开过一次会,主要是谈论凌飞。

    四长老将凌飞当着元者强者的面不仅废掉墨振天,随后又死战元者强者,久久不落下风,还和鸿福酒楼的主家凡老有着不浅的交往。不仅赠予其一套神秘法诀,还出手相助。

    听着凌飞的战绩,各位长老都露出满意的神色,如此年纪便有这般胆色,真是难能可贵。但坐在边角的六长老脸色却有些不悦。

    三年前他确实也支持凌飞,只是后来凌飞出事了,他便拉拢比较熟的长老一同支持其孙子凌玉枫,此刻听到凌飞种种表现,他当然不会高兴了。

    凌飞伸了个懒腰,道:“你们先分胜负吧,本少就不参与了。”

    众人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要是这个煞星一个不高兴,岂不是就清台了!

    台上的小辈都选择好目标,纷纷打斗起来。迸发出一道道艳丽的元力。五彩斑斓,汇聚交错,宛如彩虹一般,极为美丽。

    都把目标瞄向修为最弱的一个,不过都没有选定凌娇。凌娇修为虽然并非很好,但也确实不差。不过这只是其中一个不成立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谁人不爱美?

    轻轻走到凌飞身旁,凌娇红唇轻启,轻声道:“凌飞表弟,你又能修炼了吗?”

    凌飞笑道:“是啊,机缘巧合,又能修炼了。”轻描淡绘,只是随意说着,语气听不出一丝波澜,显得十分平静。

    凌娇道:“凌飞表弟,之前阻拦凌香找你是我的不对,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好吗?”话语中带有几分颤音,凌娇心中十分不适。

    凌飞郑重说道:“以前的不愉快都已经过去了,不提也罢。至于凌香嘛,还希望凌娇表姐管得不要太多了,我会好好保护凌香的,就像……”深吸一口气,凌飞再次说道:“就像三年前我说要保护你一样,或许你会觉得我没有资格说那样的话,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会相信的。”

    两人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四目相对,凌飞就仿佛是看陌生人一样。

    凌娇眼睛红润,自嘲道:“你还在怪我三年前在你困难时候离开吗?或许是吧。”

    这时,修为弱的都被打下擂台,还剩十个小辈。

    族长凌战再次出现,肃然道:“落在台下的小辈可以回去了,此次成人礼结束,台上之人先下台休息。”

    听到族长所说的话,被淘汰的少年脸上皆浮现出一丝失落,无神的朝族外走去。

    凌战面无表情,双手负于身后,像个木头人一般,静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台上。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凌战再次开口,道:“在场之人都是三场混战中的胜利者,不过这并不意味一切已经结束。所有人全部上台,进行最后一次混战,最后十人胜出,其余人皆为淘汰。”

    之前侥幸获胜的人都暗暗揪心,全是因为运气好才站在这里的,剩下的人中哪个不是有几分实力的,若是再想抱以侥幸的心理可不会再有那样的好运了。

    微风轻吹,带起一阵凉意,不大的擂台上极为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似乎都听得到一些人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十分紧张的一刻,若是胜利便有一个挑选武器的机会,失败了可就什么都没了。无法不让人感到紧张,这可关系着好处和各自的荣誉。

    试问谁不想被万人所关注?谁又不想名满天下?谁不愿呼风唤雨?谁又不愿做那天骄之子呢?(很感谢在灵思断更后还收藏着绝地成神,谢谢你们为数不多的三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